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一个鸭脖子仿佛一个问号

核心提示: 诗舍也有闲云野鹤之流, 云游四海,观山阅水,独揽阅读之欢。 亦有弃尘世之繁嚣,择深山而栖之, 仿首阳之处士,绝周粟而善终。 大凡诗人,置身于红尘之间, 或为物驭,或为情困。

微信图片_20180327101548

微信图片_20180327101552

一个鸭脖子仿佛一个问号


在一个卖鸭脖子的摊位前

停下

一个扭曲的鸭脖子仿佛一个

问号:知道我的身子去哪了吗

知道我的屁股去哪了吗

你知道吗……

 

一个问号接着一个问号

买鸭脖子的人没有回答

他啃得津津有味

鸭子的其他部位去了哪儿

他管不着

也不想管

 

这让我想起卖肉的摊位

——就这条腿,只要腿

还让我想起卖鱼的摊位

——就要头,其他不要

一只羊,一只鸡

一头猪,一头牛……

 

最后,它并不知道自己的

手去了哪里,自己的内脏

又去了哪里……

碗与筷子每天都在“快递”

从刀尖

到舌尖

 

(吴再)

微信图片_20180327101555

诗舍也有闲云野鹤之流,

云游四海,观山阅水,独揽阅读之欢。

亦有弃尘世之繁嚣,择深山而栖之,

仿首阳之处士,绝周粟而善终。

大凡诗人,置身于红尘之间,

或为物驭,或为情困。

终其一身,苦不堪言。

文心雕龙,苟苟营营,

不知脱身而求逍遥。

外物之腐浊,世之滋垢,

侵蚀入体,绝精神而耗元气,

终日郁郁寡欢,唉声叹气,

或抒怀才不遇之情怀,

或发生不逢时之感慨。

微信图片_20180327101558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问号 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