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世界诗歌日,你读诗了吗?(请用方言来读)

哈喽!世界诗歌日来了!就是今天,你读诗了吗?

在文学体裁中,诗歌是最难译的。它代表着语言的最高境界。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33

联合国创建世界诗歌日的初衷:发掘不同语种诗歌的影响力。好吧,读几首你从未见过的诗歌,试着用你的方言朗诵。(不要笑哦)

尼科洛兹·巴拉塔什维利

语言:格鲁吉亚语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36

去年,世界诗歌日的纪念对象是有“格鲁吉亚拜伦”之称的尼科洛兹·巴拉塔什维利。

这位格鲁吉亚诗人只活了27岁便英年早逝,留下的诗歌也不过四十多首。他是第一个将欧洲浪漫主义引入格鲁吉亚文学的诗人,擅长使用短句。早期诗歌注重浪漫性的表现,后来诗歌中的政治色彩渐渐浓重。和拜伦一样,巴拉塔什维利也是一个跛子,这导致他没有办法完成加入军队的愿望,只能在阿塞拜疆的一个小镇担任职员。1845年,巴拉塔什维利死于疟疾。

100年后,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发现了他的诗歌,用了四十天的时间将他的全部作品译成俄语。

巴拉塔什维利诗歌节选

别国疆土的侵占者

改不掉血战的旧习,

他们征服了半个世界,

梦想着剩下的一半。

可我们是大地之子

从生到死在田间辛劳。

活着的时候,谁被土地

认做僵尸,谁就是可怜之人。

科雅姆帕拉姆巴什·塞奇达南丹

国家:印度 语言:马拉雅拉姆语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39

1946年,科雅姆帕拉姆巴什·塞奇达南丹出生于印度。童年时马拉雅拉姆语作品的阅读经历影响了他的诗歌创作,并于60年代开始马拉雅拉姆语的诗歌创作,并且在主题和形式上都有所创新,将马拉雅拉姆语口头诗和印度史诗以及欧洲现代先锋诗歌进行结合。70年代后,他的诗歌也开始折射更多社会现象。

拉尔·戴德声言反对边界

第4诗节

正午时分我看见黑暗。

我们饮着酒,坐在火山口,

我们在坟墓边缘跳舞。

栖于月下

南迪(注:南迪是湿婆的圣牛)眼睛般闪亮的

夜莺告诉我

血液不知道边界。

持续奔流于另一个人的

是其自己的血液。

当两个人在爱里触摸彼此

他们的血液合一;

带着仇恨触碰

血液则尖叫着流出。

甚至衣服也是边界。

所以我将自己脱光了抵达我的湿婆,

赤裸如湖面上的微风。

我的唇是燃烧的灯芯,

我的乳房,花儿

而我的臀,香:

我是供品。

问问菩提和紫铆(注:紫铆

palash,拉丁学名Butea monosperma,是印度北方邦的标志性花卉),

灵魂没有宗教:

自然哺育万物。

蓝色天空

是尼拉坎陀的喉咙。(注:湿婆被叫做尼拉坎托,因他喝下诸神和魔鬼合力搅拌乳海时随神饮一道出现的毒液,喉咙变蓝。)

瑙瓦拉·蓬派汶

国家:泰国 语言:泰语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42

1940年生于泰国。诗歌《林中叶》是为纪念1970年代泰国反抗军政府的抗议运动而写的。这一事件是泰国1932年民主革命后首次由学生、市民自发组织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诗里出现的集·普米萨是泰国著名的左翼作家、学者、诗人,才华横溢,被军政府枪杀,去世时年仅36岁。

林中叶

丛林边飘落的一片树叶,

也好过都市里那些黄色的——

叶片,终将毫无意义地凋零,

在人的丛林里化作黑色污点。

丛林的落叶把森林滋养,

俯下身躯使根茎茁壮。

如同母亲用乳汁哺育婴童,

使其成长,遍布国疆。

当城市被野蛮人充斥,

好人便卑微形同砾石。

当林中生灵自食其力,

城市众生只有另谋它途。

集·普米萨是这树叶的姓名,

陨落却在世间留名。

仿佛深林之烛将光明唤醒,

不枉用仅有的气息与风相迎!

风和着芦笙把忿恨合奏,

嘴吞进米粒一次次咽酸楚入喉。

汗水把我干涸的双眼浸透,

身躯被疾病折磨得绿而发臭。

枪声总高过嘴里的呐喊,

凄冷黑暗的一生终落下帷幔。

但非凡的灵魂却长存不朽,

一如夜愈深愈耀眼的星辰。

时光吞噬了他的身躯,

时光也见证了他的价值。

时光一次次把好人吞噬,

时光也不断为好人歌颂赞语。

一片树叶在丛林边落下,

为了催生叶叶新芽。

一颗明星在今日陨灭,

为了更多群星绽放光华!

——选自《同饮一江纯净水》,熊燃译

让·约瑟夫·雷倍里伏罗

国家:马达加斯加 语言:法语、马达加斯加语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45

马达加斯加诗人雷倍里伏罗(1901-1937)早期也受波德莱尔与兰波影响,用法语写作超现实主义诗歌,晚期则回归本土的马达加斯加语。因为自学成才,没有文凭,雷倍里伏罗没有办法去前往仰慕已久的巴黎,被马达加斯加上流社会拒之门外又让他的社会理想破灭,再加上经济困难,1937年,雷倍里伏罗服用氰化物自杀。后来,他被认为是非洲文学史上第一位现代诗人。

仙人掌

一只只熔解的手

将花朵举向高空——

一只只无指的手

在风中屹然不动

他们说,从它们完整的手掌里

流动着一个隐秘的泉源

正是这个秘藏的源头

滋润着成千上万的畜群

和无数的部落,流浪的部落

在遥远的南方边陲。

无指的手来自同一个泉源

塑模的手,为天空戴上花冠。

这里,

城市的两侧郁郁葱葱

仿佛透过森林的月光,

它们静静地散发清凉

亚里夫山脉蹲伏如精壮的公牛,

在山羊不走的岩壁之上

它们隐藏着,守护自己的源头,

这些使鲜花盛开的麻风病患者。

一旦测知它们所从来的洞穴

就可以发现它们断指的病根

那病根比黄昏更隐秘

比黎明更朦胧——

你与我都所知甚少。

泥土的血液,石头的汗水,

以及风的精华,

全部在这些手掌中聚拢

融化了他们的手指

催开了一朵朵金色的鲜花。

——摘自《现代诗110首》,舒卓译

夏巴尼·罗伯特

国家:坦桑尼亚 语言:斯瓦希里语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48

“斯瓦希里语桂冠诗人”,坦桑尼亚的国家诗人。于1909年出生于坦桑尼亚南部。除诗歌创作外,夏巴尼·罗伯特还是一位非洲的人文主义者,著有大量呼吁自由的散文作品,在坦桑尼亚国内反对宗教与种族冲突,提倡女性解放。1962年逝世于达累斯萨拉姆。其作品已经成为坦桑尼亚课本的必备书目。

愁思在心中荡漾

你该知道我的景况,

我瘦了,像根绳索那样!

仿佛连气也透不过来。

吃不下呵,睡不香。

爱情将我折磨,

愁思在心中荡漾。

你该知道我的景况,

我瘦了,像根绳索那样!

不进食呵,不祈祷,

坐立不安空惆怅。

爱情将我折磨,

愁思在心中荡漾。

没有了你,我的爱人,

我怎能欢心,开朗?

你也分明知道,

我心绪茫茫,肠断神伤。

爱情将我折磨,

愁思在心中荡漾。

——摘自《外国诗歌鉴赏辞典》,周国勇译

戴珊卡·马克西莫维奇

国家:南斯拉夫 语言:塞尔维亚语

微信图片_20180322094551

戴珊卡·马克西莫维奇,1898年出生于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王国。她的诗歌浅显易懂,没有复杂的意象和隐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南斯拉夫曾就语言和文化的统一进行论战,部分作家建议用现代主义的形式创作诗歌,但马克西莫维奇坚持诗歌传统的抒情性。但在二战之后及铁托时期,马克西莫维奇的诗歌开始呈现现实倾向,在创作儿童读物的期间秘密写下大量爱国诗歌。1993年,马克西莫维奇在贝尔格莱德去世,享年94岁,她被誉为“塞尔维亚第一位女诗人”。

春之歌

今宵当我端详初露面的花蕾和春燕,

我觉得我的心儿在慢慢地舒展,

仿佛像在欢天喜地的美妙日子里,

远处现出了广阔的地平线。

犹如娇嫩的小苗越长越大,

也好像长出双翼轻轻飞旋,

又仿佛整个宇宙都充满了幸福,

人间再也没有痛苦、灾难。

我觉得这颗心在把一切追求,

为此要向它把美好的生命贡献,

对于它一切都并非多余,

它的欲望是如此巨大无边。

我觉得截止到今天,

一切都是从我火热的心里发出的笑谈,

我能够并且愿意献出自己的爱,

但是迄今尚未把任何人爱恋。

全部温柔的潮水在我心里翻卷,

找不出什么语言能表达这种情感,

我可以把心儿献给所有的人,

然而许多东西仍会充满我心田。

——摘自《外国诗歌鉴赏辞典》,郑恩波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方言 诗歌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