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唯一不用导航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180320084654_副本

唯一不用导航的地方

吴再

 

风吹也好,不吹也好

红棉的火焰再次在沉默的

春天燃烧

黄昏的人

仿佛看到无数盏灯挂在树上

你尽管走路

 

甭管夕阳下山

此刻,谁是归人,谁又在家

煮茶,煮饭,炒一盘西红柿蛋

等你——我爱黄昏

此刻,万物慵懒

仿佛水形物语

 

或者就像一首舒缓的夜曲

音量刚好给街上的树听到

当我安然坐在门口

内心充满感恩

这个城市,有我等待的人

也有等我的人

 

真是有点不舍

小区花园清静无事

低矮的九里香长青

群鸟缄默,蝴蝶回到暗处

这平凡的日子多么安详

我们并不需要起立鼓掌

微信图片_20180320084658_副本

德里克·沃尔科特(1930年-2017年3月17日),生于圣卢西亚。诗人,剧作家及画家。出版过戏剧集和多种诗集,被誉为“今日英语文学中最好的诗人”“加勒比地区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他的诗“具有伟大的光彩,历史的视野,献身多元文化的结果”,1992年,德里克·沃尔科特获诺贝尔文学奖。今天,是他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日。

微信图片_20180320084702

在其作品中,他探索和沉思加勒比海的历史、政治和民俗、风景,有强烈的历史感。他的抒情诗则表现了他对爱情、死亡和记忆等有恒主题的思索与感受。他形成了“他自己的诗歌领域,独立于他继承的任何传统”——如果考虑到他的背景,他的加勒比海的出生地,他的非洲与欧洲血统。瑞典文学院认为他“忠于三样东西——他所生活的加勒比海、英语和他的非洲祖先。

微信图片_20180320084706

白鹭

德里克·沃尔科特

这些浑身洁白,鸟嘴发红的白鹭多么优雅,

每只都像一个潜行的水壶,在潮湿的季节

茂密的橄榄树,雪松

抚慰咆哮的急流;进入平静

超越欲求摆脱悔恨,

或许最终我会达到这种境界,

在阳光下,棕榈叶像轿子一样低垂着

影子在它们下面狂舞。在我充溢着

所有罪孽的身影进入遗忘的

绿色灌木丛以后,它们就会到达那里,

一百个太阳在圣克鲁什山谷

上升又下沉,我的爱如此徒劳。

微信图片_20180320084710

仲夏(节选)

德里克·沃尔科特

飞机像一尾银鱼钻过云层的卷册—— 

那上面将不会留下我们经历之地的任何记录 

不会有海水的明镜,不会有忙于自我增殖的 

珊瑚;这些卷册不是正在消失的石头垒起的 

大门,而是潮湿的文化中破碎的书页。 

因而它们的羊皮纸上裂开了一个洞,在一片 

巨大的阳光废墟之中,那座岛屿猛然显现: 

它已被旅行者特罗洛佩和弗劳德1所知晓,因为它 

一无是处。甚至连人都没有。飞机的投影 

像鲦鱼穿过海藻一样从容地在绿色的丛林上 

起伏。我们的阳光被罗马和你的白纸 

所分享,约瑟夫2。这里,和其他地方一样 

都处于同一个年代。在城市,在泥浆中的殖民地 

光从来没有纪元。在废弃的码头附近 

在西班牙港3周围,灼目的郊区渐渐消失在词语中—— 

马拉瓦尔,迭戈马丁——航路漫长如同遗憾 

教堂的尘顶渺小得让你听不到钟声,而 

亮白的清真寺尖塔那尖锐的呼喊也无法 

从绿色的村庄传来。下降的窗户在泥土 

的书页之上轰响,甘蔗地沉入诗段之中。 

名词们像鸟一样轻易地找到了它们的枝头,又像 

一片白鹭的疾云一样掠过褐黄的沼泽。 

来得太快了,这斜冲下去的家的感觉—— 

甘蔗扑向机翼,围栏;一个当滚动的机轮 

不停晃动心灵之时依然站立的世界。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不用 导航 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