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我应该就是集萤映雪的那个书生

核心提示: 《鹊桥仙·华灯纵博》是文学家陆游的词作。词的上阕先回忆自己从军汉中的豪壮之举,然后谴责朝廷无意北伐,提拔重用那些无心肝的酒徒,却将他这样的志士放逐到江湖去当渔父。

微信图片_20180316093724

无论何时,无论何人,欢迎光临深圳市三让诗舍,缓解一下疲惫的身心,喝杯咖啡,闭上双眼,去想象美好的诗意。

高耸澄澈的蓝天。坚硬沉默的安托山地质公园。风吹得红棉簌簌作响。这时请把肩膀放鬆,静下心来。

——三让

微信图片_20180316093730

我应该就是集萤映雪的那个书生


合上诗集,黄昏到了

一只鸟闭上嘴

两只鸟闭上嘴

三只鸟闭上嘴……

只有人还在叫:回家了

回家吃饭了……

 

有人无家可归

有人有家不归

隐匿,有时更能打动人心

橄榄树,石榴树,椰子树

驼铃,驼队……

仿佛一个八卦阵

 

合上诗集,老年到了

从中考开始,从高考开始

我就老了

我仿佛就是悬梁刺股的那个古人

我应该就是集萤映雪的那个书生

在八十年代最后一个夏天

 

我闭上了嘴

30岁闭上嘴

40岁闭上嘴

50岁闭上嘴……

只有诗人还在叫:

万马齐喑究可哀……

 

(吴再) 

 

诗作鉴赏 

《鹊桥仙·华灯纵博》是文学家陆游的词作。词的上阕先回忆自己从军汉中的豪壮之举,然后谴责朝廷无意北伐,提拔重用那些无心肝的酒徒,却将他这样的志士放逐到江湖去当渔父。下阕描述自己的“渔父”生涯,进一步表达对封建统治者的不满。全篇表面作消沉颓唐之语,骨子里却十分愤激,豪气可感。

微信图片_20180316093736

鹊桥仙·华灯纵博

【宋】陆游

华灯纵博,雕鞍驰射,

谁记当年豪举。

酒徒一半取封侯,

独去作、江边渔父。

 轻舟八尺,低篷三扇,

占断蘋洲烟雨。

镜湖元自属闲人,

又何必、官家赐与。

微信图片_20180316093739

【解释】

1、华灯:装饰华丽的灯台。

2、纵博:纵情赌博。此处视为豪爽任侠的一种行为表现。《剑南诗稿》卷二十五《九月一日夜读诗稿有感走笔作歌》:“四十从戎驻南郑,酣宴军中夜连日……华灯纵博声满楼,宝钗艳舞光照席。……”

3、酒徒:犹言市井平民,普通人。《史记》卷九十七《郦生陆贾列传》:“郦生嗔目案剑叱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

4、蘋洲:丛生苹草的小河。

5、闲人:作者自称,乃愤激之辞。

6、官家赐与:唐开元间,诗人贺知章告老还乡到会稽,唐玄宗诏赐镜湖剡溪一曲。陆游反用其典,表达自己的不满之情。官家,指皇帝,此处明指唐玄宗,实指当时的南宋皇帝。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书生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