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我还有我的自由:写诗

『读诗本是寻常事,繁华静处遇诗舍』

诗人多多说:「诗人一定要有一种迷狂,就是强烈的自转,就像一个球,你自转一放慢,外界就进入,纳入公转,然后就绕着商业走,绕着什么走,就走了。自转,我抵抗你们。」吴三让可谓一个强烈的自转体,他的诗上天入地、古今未来、花草鱼虫、生活时政包罗万象,用词新颖奇特、诙谐智趣、别具一格。 他饱蘸生命的激情写下他的喜乐忧伤、他的痛苦哲思,他的诗是赤诚跳动的心,他的率真豪迈深情执着会深深触动你。他既是纯真的孩子,又是沧桑的智者,他是孤独的流浪者、寻道人……

——诗人和子

微信图片_20180313092938_副本

我还有我的自由:写诗


我害怕

这样子写下去

24行诗会不会突破3000首

会不会突破5000首,10000首

会不会被人笑话是“乾隆爷的诗”

——哦,哈,管它呢

 

当我写诗

我就是一个快乐的孩子

也是一个试图摆脱抑郁的病人

我也曾对诗歌的力量一无所知

可是,可是,

点燃了的火箭

 

就要穿越太空

就要遨游宇宙

就要射到写《诗经》的人的

屋顶上,小船上

就要让雎鸠惊醒

就要让硕鼠吓醒

 

——哦,哈

真有《一个人的诗经》啊

真有戒不了诗的瘾君子啊

——哦,哈

我很害怕,这样子写下去

新的诗集会不会胖成一个枕头

 

(吴再)

 

《似水流年》

谁在命里主宰我

每天挣扎人海里面

心中感叹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留下只有思念

抛开枝蔓,闭上眼睛,只让梅艳芳的声音存在于耳边,她亦是无可取代的。张充和也是无可替代的。

张充和(1914年——2015年6月18日),女,出生于上海,祖籍合肥,为淮军主将、两广总督署直隶总督张树声的曾孙女,苏州教育家张武龄的四女(“合肥四姐妹”中的小妹)。张充和在1949年随夫君赴美后,50多年来,在哈佛、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传授书法和昆曲,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默默地耕耘了一生。被誉为民国闺秀、“最后的才女”。2015年6月18日凌晨,张充和在美国去世,享年102岁。

微信图片_20180313092941_副本

微信图片_20180313092944

《风继续吹》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过去多少快乐记忆

何妨与你一起去追

要将忧郁苦痛洗去

柔情蜜意我愿记取

这首歌曲源自为山口百惠于1980年演唱的日语版《再见的另一方》,作词作曲者分别是阿木燿子和宇崎竜童,编曲为萩田光雄。后来在1983年该歌重新由郑国江改歌词为《风继续吹》,由张国荣演唱并广为传唱。

微信图片_20180313092948_副本

微信图片_20180313092951

《一生中最爱》

如果痴痴地等

某日终于可等到 一生中最爱

谁介意你我这段情

每每碰上了意外 不清楚未来

何曾愿意 我心中所爱

每天要孤单看海

《一生中最爱》是由向雪怀作词,伍思凯作曲,谭咏麟演唱的一首歌,收录于专辑《神话1991》中。这首歌唱出了爱情中真挚与坦诚的力量。

微信图片_20180313092955_副本

《最佳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