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好好的经都给念歪了

好好的经都给念歪了


譬如,水果

一个水灵灵的词

导致聪明一世的孔融

忍痛相让——也就一个梨子

什么事吗,如今超市一堆堆

无人问津——都烂了,或者

 

都快烂了

又如,爱情

一个香喷喷的词

一旦步入婚姻殿堂——不,是

牢笼,你看看那些男男女女

吵得脸红脖子粗的

 

又如,自由

一个令人垂涎三尺的词

《宪法》给了很多很多的想象

国家也给——但是,你整天发呆

翱翔的是鸟,是鱼

人,像一个个衣架

 

摆满了发霉的外套

却看不到那张笑脸

春色无人欣赏

江山一脸风霜

新词像待产的孕妇

跪坐黄昏,等待婴啼

 

(吴再)

“你的工作是什么?”每次别人这样问,松浦弥太郎都会这样回答:

第一工作是,健康管理。

第二工作是,享受生活。

第三工作是,工作。

微信图片_20180203144915

马尔克斯:一直以来都坚信我真正的专业是一个新闻工作者

采访记者:你经常以孤独的力量为主题。

加西亚·马尔克斯:你力量越大,你会发现越难以识别欺骗你的人与忠诚你的人。当你达到绝对权力时,你就会把现实远远抛在脑后,而这是最可怕的一种孤独。一个强大的人,一个独裁者,他是被利益与人群簇拥的,而那些人最终的目的就是在于使他与现实孤立;让世间万物都一起孤立他。

采访记者:那么作家的孤独呢?会不同吗?

加西亚·马尔克斯:这与权利的孤独有许多关系。作家努力去描绘现实,但这常常会把他带到扭曲的观点里。当他试图去颠倒事实的顺序,最终他只会与事实背道而驰,就像他们说的,困在象牙塔里。新闻工作者是这方面的最佳护卫队。那就是我为什么一直试图从事新闻工作的原因,因为这使我能与真实的世界保持联系,特别是政治新闻工作与政治学。百年孤独之后,对我构成威胁的不是作家的孤独;而是成名的孤独,这与掌权的孤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我的朋友会因为名气而对我十分戒备,那些都是我平常接触频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