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这个冬季,咱们不喝鸡汤,喝酒

核心提示: 作为一个文学上的明白人,你要相信,文学它是一盘棋。它不是一个河南的棋盘,也不是中国的棋盘,它是一个世界的棋盘。在这个世界文学的棋盘上,中国文学是什么样子,你脑子要清楚。

这个冬季,咱们不喝鸡汤,喝酒


如果说

春雨是一个活泼的小女孩

夏雨就是一个肆意的村姑

秋雨更像一个落魄的骚客

冬雨——这冰冷而透彻的雨

俨然是一个孤独的大智者

 

如果说

桃花是一个初恋情人

荷花就是一个热恋中的禅师

菊花,更像看透了爱情之剧

悄悄地

准备挥一挥手

 

掉落在南山的东篱

这个时候,梅花来了

这满树满树的红色骨朵

俨然是冬天缓缓蔓延的血管

它要给凛冽一次反击

它是柳宗元未见的情人

 

如果说

南方的雨也能慢慢变成小雪

我愿意在一个

美丽的小镇等你

咱们不喝鸡汤

喝酒

 

(吴再)

微信图片_20180110095438

作为一个文学上的明白人,你要相信,文学它是一盘棋。它不是一个河南的棋盘,也不是中国的棋盘,它是一个世界的棋盘。在这个世界文学的棋盘上,中国文学是什么样子,你脑子要清楚。中国比我优秀的作家多得很,但是放到这个棋盘中间,也不一定能找到他的位置在哪。作为一个文学人,你要知道自己在这个棋盘上是在哪个位置。你出了一个小说,可能只是从棋盘上的这个点挪到另外一个点。(阎连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