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泰戈尔:我的一切都已衰老

核心提示: 过去的一条林荫道,今天已长满了芳草。 在这个无人之地,有人突然从背后说道:“你认不出我了吧?” 我转过身来,望着她的脸,说道:“我还记得,不过无法确切地叫出你的名字。” 她说道:“我是你那个很久以前的、那个二十五岁时的悲痛。” 她的眼角里闪耀着晶莹的光泽,宛如平湖中的一轮明月。

微信图片_20171102085056

最初的悲痛

文|泰戈尔

过去的一条林荫道,今天已长满了芳草。 

在这个无人之地,有人突然从背后说道:“你认不出我了吧?” 

我转过身来,望着她的脸,说道:“我还记得,不过无法确切地叫出你的名字。” 

她说道:“我是你那个很久以前的、那个二十五岁时的悲痛。” 

她的眼角里闪耀着晶莹的光泽,宛如平湖中的一轮明月。 

 

我木然地立着。我说:“从前,我看你就像斯拉万月的云朵,而今天你倒像阿斯温月的金色雕像。难道说你把昔日的所有眼泪都丢弃了么?” 

她什么也没有讲,只是微笑着;我明白,一切都蕴含在那微笑里。雨季的云朵学会了秋季赛福莉花般的微笑。 

我问道:“我那二十五年的青春,莫非至今还保存在你的身边?”她回答说:“你看我颈子上的这挂项链,不就是么。” 

 

我看到,那昔日春天的花环,一片花瓣也没有凋落。 

于是我说:“我的一切都已衰老,可是怎挂在你颈子上的我那二十五年的青春至今都没有枯萎。” 

她慢慢地摘下那个花环,把它戴在我的颈子上,说:“还记得么?那时候你说过,你不要安慰,你只要悲痛。” 

我羞愧地说:“我说过。可是,后来又过了许多岁月,然后不知何时又把它忘却。” 

 

她说道:“心灵的主宰者是不会把它忘却的。我至今仍然隐坐在树阴下。你应当崇敬我。” 

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上,说:“我难道就是你的动人的形象么?” 

她回答说:“过去的悲痛,今天已经变成安乐。”

摘自《随想集》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泰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