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每日诗词 | 铁血男儿辛弃疾告诉你,什么叫兄弟

女人有闺蜜,男人有兄弟。

你可以给“兄弟”下一千个定义,可是在人称“词中之龙”的辛弃疾眼里,兄弟,就是你独自喝闷酒的时候,一定也为他准备一个杯子放在那里的那个人。

此刻,公元1207年的十月夜空,繁星点点。

江西上饶铅(yán)山的瓢泉山庄,辛弃疾在独自喝着酒,他的对面就放了一个空杯子,像是在等谁。

他老啦,已经68岁了,年轻时的“建功立业、报国杀贼”的梦想,终其一生也没有实现。

他感到心里一阵难受,忽然起身,抓起挂在墙壁上的那把陪伴了他多年的宝剑,挑亮那在微风中摇曳的烛火,细细端详。

醉眼朦胧中,他仿佛看到苍穹之下,一袭白衣的自己手舞宝剑,时光彷佛又让他回到了少年时代,又带他回到了那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

往事就像是电影里的蒙太奇,一幕幕从眼前滑过,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

还有——

兄弟。

1

第一个从辛弃疾眼前闪现的人,叫党怀英。

辛弃疾和党怀英曾是一个组合,叫“辛党”。党怀英是泰安人,他们求师于安徽亳(bó)州名士刘瞻,是同学。

他们都出生在金朝,1127年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变”后北宋灭亡,宋高宗赵构即位,南宋王朝建立,女真人统治了黄河以北地区。

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出生,他很小的时候没有了父亲,爷爷辛赞为他取名“辛弃疾”,有仿照“霍去病”将军之意。

在爷爷的影响下,辛弃疾从小就练剑,才十六岁就已经长到了一米八多。

据说刘瞻最喜欢的学生就是党怀英和辛弃疾,认为这两个人将来一定会在文学上有成就。事实证明,刘老师的眼光不错。

无奈这两个学生虽然都很优秀,志向却完全不同。

党怀英希望将来自己像孔子教导的那样“学而优则仕”。

刘老师其实更看重辛弃疾,因为这个学生很善于填词,他填词总感觉像是顺手拈来,一些俚语啦、甚至是“之乎者也”之类的虚词都敢随意填到词里来,而且读起来丝毫没有违和感。

刘老师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苏东坡第二,可是辛弃疾却说他的志向就八个字:

建功立业,报国杀贼!

刘老师觉得很遗憾。

脾气火爆的辛弃疾骂党怀英“软骨头”,文质彬彬的党怀英急了,他骂辛弃疾是“脑子进了水的傻蛋”。

他们俩狠狠地打了一架,结果22岁的党怀英输给了16岁的辛弃疾。

之后党怀英擦着嘴角的血瞪着辛弃疾说:“你就等着走岳飞的老路吧!”

一提起岳飞,两个人不打架了,抱头痛哭了一场。

党怀英说:“一切要顺其自然,这是老庄教给我们的,我只做好我该做的事情。”

后来党怀英果然成为金朝时期的文坛领袖,在文学、史学、书法上都颇有建树。

辛弃疾不,他说梦想就是用来实现的,实现不了,至少他也为此而折腾过,绝不会后悔。

之后辛弃疾投奔南宋,一生郁郁不得志。没有完成他报国杀贼的梦想,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在填词方面,可谓南宋第一,无意中实现了老师的愿望。

辛弃疾曾经写过一首词《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里面有这样两句话流传甚广: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辛弃疾知道,党怀英一定会理解他的选择,因为他是兄弟。

铁血男儿辛弃疾告诉你:兄弟,是虽然和你意见不一致、和你吵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却依然会尊重你选择的那个人。

2

回忆到这里,辛弃疾叹了口气,他抚摸着那把已经生锈的剑,忍不住大声吟诵起他写的一首词来:

鹧鸪天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檐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chuò)银胡,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宇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壮岁旌旗拥万夫”,那时的他,血气方刚无所畏惧,才刚刚22岁就拉起了一支两千余人的反金队伍。

辛弃疾没有想到,他会和一个大老粗做兄弟。

他是个农民,五大三粗大嗓门,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甚至还差点杀了自己。然而就是他,让自己甘愿为他把性命交出来都在所不辞。

这个人,叫耿京。

那时海陵王完颜亮,刚刚推翻了金熙宗自己做了皇帝,听说临安风景秀丽,野心勃勃地打算打过江去,他打的如意算盘是: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早就对金朝的各种苛捐杂税、民族歧视不满的汉人此时纷纷起兵造反,耿京就是众多造反队伍中的一个,他三十多岁正当年,很短的时间内就聚集了二十多万人,于是辛弃疾投奔他而去。

北方男人多孔武,山东男子更重义。

他们一见面就惺惺相惜,耿京佩服辛弃疾的文韬武略,辛弃疾佩服耿京的敢做敢闯,于是辛弃疾就在他手下做了秘书。

他们日日在一起研究带兵打仗,培养了深厚的革命友情。

谁知这时辛弃疾推荐来的和尚义端,偷了辛弃疾保管的义军大印跑了,把耿京急得拿起刀要杀他,但是辛弃疾立马请缨,追到义端杀了他拿回大印。

后来他们决定带着起义军渡过黄河去投奔南宋。辛弃疾前往临安,不辱使命、奉表归宋,不料他完成任务北还时,听说叛徒张安国为了一顶济州知州的乌纱帽暗杀了耿京,投降金人。

“锦檐突骑渡江初”,那是他听说耿京被杀之后,内心沸腾着的愤怒、一定为兄弟报仇的热血使他锦衣快马,带领50人冲进50000人的队伍,活捉张安国,日夜兼程南奔,明正国法。

铁血男儿辛弃疾告诉你:“兄弟”这两个字,不是用嘴巴来说说而已的,他是一个男人的的诺言,是心跳多久就要彼此肝胆相照多久的纯爷们儿。

3

投奔宋高宗、杀了张安国的辛弃疾虽然在久已疲软的南宋引起一阵轰动,但并没有受到重用,他还有着一个不尴不尬的身份:归正人。

辛弃疾并不在乎大家怎么看他,也不在乎宋高宗只是给了他一个江阴签判的小官来做,反正他才二十多岁,有着大把的青春可以让他支撑他的梦想。

机会很快就来了,曾经被金人打到海上漂泊都不敢回击的宋高宗退位了!新上任的这个宋孝宗表现出了雄心勃勃、想要恢复失地、报仇雪耻的锐气,甚至还为岳飞平了反。

血气方刚的辛弃疾,马上提笔写了《美芹十论》、《九议》等有关抗金北伐的建议。

但是辛弃疾的满腔热血被人认为是锋芒毕露、狂妄自大,于是他不但没有进入到统治集团的核心,反而被先后派到江西、湖北、湖南等地担任转运使、安抚使一类重要的地方官职,去治理荒政、整顿治安去了。

辛弃疾干得很出色,一度朝廷只要有了棘手的事摆平不了的,都找这个山东大汉来解决。

也许是太了解自己容易得罪人的性格不好改变了吧,也许是内心觉得北伐无望了吧,辛弃疾开始考虑在江南定居。

1181年,41岁的辛弃疾在江西做知府时,他看上了上饶的带湖,根据带湖四周的地形地势,亲自设计了“高处建舍、低处辟田”的庄园格局,并对家人说:“人生在勤,当以力以田为先”,因此,他把带湖庄园取名为“稼轩”,并为自己取号曰“稼轩居士”。

辛弃疾的预感是对的,他当年冬天就遭到弹劾,于是他来到带湖新居,开始了他长达二十年的闲居生活。

没有了俗务的干扰,那么就来填填词吧。年少时的业余爱好也该捡起来了。

可以先晒晒自己的和睦家庭: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清平乐·村居》

可以写写醉酒后的憨态: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西江月·遣兴》

再自嘲一下自己的狂态: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贺新郎》

也可以写写爱情: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元夕》

偶尔卖卖萌: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贺新郎》

当然,最可爱的还是这首: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如此看啦,这样的日子也很是悠闲,然而对于一个有梦想的人而言,他表面幸福快乐,可是内心却很痛苦,只是没人知道罢了。

终于,知己出现了。

4

当辛弃疾写下“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摸鱼儿》),对南宋朝廷表示不满的时候,他写下了“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

当辛弃疾写下“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来表达他报国无路、壮志难酬的悲愤时,他写下了“夜视太白收光芒,报国欲死无战场”(《陇头水》);

当辛弃疾回忆着“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的豪迈,他写下了“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当辛弃疾借古讽今,只好把心放在古人那里,写下“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他写下了“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书愤》);

甚至辛弃疾迷路“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他也会变路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游山西村》);

辛弃疾发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丑奴儿》),他也“闲愁如飞雪,入酒即消融。好花如故人,一笑杯自空”(《对酒》);

……

这个人,就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

这两位互为知己的人在1203年浙江绍兴山阴一所破旧的草堂边相遇了。当时辛弃疾63岁,而陆游,78岁。

他们不仅经历相似,而且性情相同,他们都不顾自己可能会受到牵连的后果,去参加了被朝廷斥之为“伪学魁首”的朱熹的葬礼,只因他们都是朱熹的朋友。

辛弃疾看着陆游,问他:“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永遇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陆游叹了口气回答他:“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诉衷情》)

铁血男儿辛弃疾告诉你:兄弟就像是月亮旁边的那颗星星,有时不一定看得到,但他却始终在默默地关注着你,不离不弃。

5

还有一个“有事一起扛,无事一起狂”的兄弟,他叫陈亮,字同甫。

1188年冬天,太上皇宋高宗终于驾崩,这让很多人看到了北伐的希望,仰慕辛弃疾的陈亮,约上朱熹,日夜兼程800里来见他,要和他商讨光复大计。

但是朱熹没有来,急性子的陈亮不等他了,自己去找辛弃疾。

那时辛弃疾的带湖山庄着火,他新建了一所瓢泉山庄,陈亮要经过一座小桥,可是他骑的那匹马到桥上不走了,陈亮“驾驾驾”了好几次它还不走。

你们猜陈亮接下来做了一件什么事?抽出刀来,砍下马头,看也不看一眼,自己过桥去了。

这让站在桥那头等他的辛弃疾惊呆了,陈亮看着辛弃疾张大的嘴说:“别看了,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朱熹那个老头儿不来正好,咱俩好好谈谈!”

正生着病的辛弃疾瞬间被陈亮的热情点燃了,他全程陪着陈亮“憩鹅湖之清阴,酌瓢泉而共饮”,说到激昂处,这两个热血男儿禁不住放声高歌,连楼头的积雪也被震落了。

陈亮回去后,一次被人诬陷入狱。辛弃疾知道后,和朱熹等多位朋友营救他出狱。

1194年,陈亮去世,享年五十二岁。

铁血男儿辛弃疾告诉你:兄弟,是英雄与英雄间的惺惺相惜,是自身气质的互相吸引。

6

辛弃疾抚摸着手里的宝剑,忽然他起身携剑来到屋外。

十月夜空,繁星点点,苍穹之下,一袭白衣的辛弃疾一边舞剑一边大声吟诵着在他心里徘徊了很久的一首词: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吟罢,他为对面的那个空杯子倒满酒,举起手中的酒杯说声“干”,然后一饮而尽。

他举起手中的宝剑,大喊三声:“杀贼!杀贼!杀贼!”然后倒地身亡。

在辛弃疾辞世后不到三年,1210年春天,85岁的诗人陆游追随他的好兄弟而去,留下了不朽的千古绝唱:

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辛弃疾死后不到百年,1279年,南宋灭亡。

辛弃疾并没有在这世上白白来过,在这广阔的天地里,他有一群肝胆相照的兄弟和他共同演绎南宋王朝的——英雄本色。

这辈子,值了。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