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我们不能光给皇上编织新衣

640

我们不能光给皇上编织新衣

 

有人说我是诗人

我笑了

我的那些分行的东西

算哪门子的诗

有人说我不是诗人

我又笑了

 

他们的那些分行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

奥斯维辛之后

诗歌死了——显摆着的

只是诗的残骸

而一旦到了有钱人的时代

 

就连残骸都被大雨冲走

横尸遍野的是口水/口号

没有杜甫的时代,诗人最多

他们的诗集印制精美

他们轮流坐庄的颁奖词

惊天地,泣鬼神

 

老实说

我喜欢诗人写给诗人的评语

它粉碎了千百年来

“文人相轻”的陋习

还有,我喜欢这种互换广告

我们不能光给皇上编织新衣

作者:吴再

责任编辑:皇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