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因为落花,人们就把墓志铭刻在风里

1


因为落花,人们就把墓志铭刻在风里

 

这是一个暮春的夜

因为落花

人们就把墓志铭刻在风里

人生如梦,如雪

如一切柔软的事物

我也一样,我更愿意

 

把一生比作乐曲——我的

乐曲应该包括三个乐章

序曲:中庸的快板;

慢板;

末乐章:充满活力的快板。

而在序曲性质的第一乐章

 

曾经营造了这样一种氛围:

有点哀婉

不乏凄美

想尽情抒发却欲言又止

第二乐章有点宣泄

仍能听出其中的丝丝眷恋

 

这是暮春的子夜

我希望进入第三乐章后

喜悦之情

喷薄而出

万物归我、天人合一

以一宏大的渐速音结束

作者:吴再

 (星岛环球网行政总裁兼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