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座副刊 > 正文

心中的大圆伞

核心提示: 坦白地说,父亲在我心目中并不是理想主义的英雄。数年前的一次在酒楼的大家庭餐聚上,餐厅经理笑言他双眉如剑应是个退役将军。的确,他的眉毛雪白浓密且飞扬,他其实是一个老知识分子。

早晨7时40分,接到山弟电话,话筒那端是无言的哽咽,不祥预兆迅即袭上心头。果真,老父亲刚仙逝了!这是2015年9月21日。

夜半曾起来,正值暴雨,阳台前的河流奔涌,远方迭山空蒙,天幕雨线垂直,氛围彰显萧瑟,原来是老父亲惜别的前奏。

亲人的离开,是佛家言及“无常”的一种。尽管父亲年迈,仍深深不舍,很无奈,很悲痛,很哀伤。父亲入院后,检验结果是绝症晚期。明明知道这是一个迅速扑来的准现实,大家却总不甘接受。六次病危通知,六次祈祷侥幸,最终仍未能回避唯物主义法则。

父亲与子女的相处,其实主要在晚年。之前的日子,大多远离。番邦的话语,异域的故事,他乡的经历,是子女们好奇的内容,也是向小伙伴炫耀引以为傲的资本。动荡年代,社会弥漫彷徨,更充斥倾轧,而正是父亲的光环,子女们得以安然荫庇保护,这是风狂雨骤中挺立的大圆伞。

坦白地说,父亲在我心目中并不是理想主义的英雄。数年前的一次在酒楼的大家庭餐聚上,餐厅经理笑言他双眉如剑应是个退役将军。的确,他的眉毛雪白浓密且飞扬,他其实是一个老知识分子。什么样的文化决定什么样的风骨。他谨言,是那个年代的缩影;他慎行,是存在决定意识的写照……当然,知识就是力量,偶尔,会发觉其民主中的坚执、宽容时的原则,细品之后,才理解这是生存发展的一种方式,方明白这是成熟练达的一种标志。父亲一生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坦诚磊落,他的人生经历,有其独特的发展模式与出彩造诣,“ 大圆伞 ”的支柱坚实牢靠。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和志趣,传承总是具有底蕴,开来展现生机活力。父亲曾经赠予我最大的财富。时值父亲返国休假,少年的我征询他书架上《巴甫洛夫传》中的一句 : “ 只有神学院的教授才教导学生,引用权威的语录证实自己的正确性。”这是唯心主义范例,这是盲目崇拜的典型。巴甫洛夫正是善于质疑才成就了后来在神经学(尤其是条件反射范畴)上的杰出贡献。他赞同巴氏观点首肯我的认识,在那个只允许一个声音的年代,需要相当的勇气;当然,那也是密室密语。在后来的人生漫长跋涉中,印证了这是一个核能驿站,其教导我独立思考,启发我辨证地待人接物处事,激励我前行披荆斩棘锲而不舍,理想的旗帜永远高高飘扬。

作者:邝景廉 原文2015年10月13日刊载于《广州日报》-大洋网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