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座副刊 > 正文

母亲的脚步

高寿的母亲步履不再矫健了,近年经过两次腿部骨折,以及多种疾病缠身,卧床成了常态。

她曾经很好强,典型的工作狂。无论是幼教、小教的授课、管理、科研诸岗位,都可以看到她利索的身影。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永远不知疲倦的奔突脚步。

母亲对儿女要求严格。少年时代玩伴们出门宽松,唯独我须每天完成背诵十个成语及释义的课外作业,才能与小伙伴们会合。日积月累,培养了我注意使用成语的习惯。如果说高等教育是高屋建瓴,那么初级教育则是奠基盘石。长大了,更体会到母亲是用她的频率催促着我的脚步。

任何人的一生,都会起起伏伏,交织成功喜悦与挫折失落,母亲也如此。自己受到多大打击她无甚表露,而捍卫孩儿不受伤害却从来不披衣甲。我年轻时曾莫名受到委屈,当她了解到真相后,痛责她所认识的相关者,直至晚年拄着拐扙参加每年一度的专题春茗时,仍耿耿于怀地满场寻找其踪影宣泄一番。在儿子眼中,这蹒跚的拄杖行走,虽有点记仇之嫌,而更是彰显正义的脚步,是体现伟大母爱的脚步。

近年的母亲,有时清晰的描绘让人倍感浪漫。86岁生日那天,母亲说:“ 我昨晚做梦了,与教育局局长谈了半个钟,突然发现自己回复口齿伶俐了。” 我说:“ 这是你的中枢神经得以拉筋按摩,绝对是新良方,以后会安排高级一些的人来探你,那么你就能起身跑步了!” 母亲笑道:“ 也曾做梦,拄着雨伞飞奔。”我:“ 犀利!”母亲:“ 可惜低头一看,是纸伞,看破了,就折断了,趴下了。”我:“ 斑马也是马,精神奔跑也是跑!” 母亲:“的确,梦中跑步好爽,也是享受。”这印证了马克思语录的真谛:一种美好的心情,比十副良药更能解除生理上的疲惫与痛楚。

母子情,是天下最能撼动心扉的交流元素。一天午饭后,喂母亲吃香蕉,掰开蕉皮,让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咬食蕉心……突然,母亲在轮椅上仰脸微笑道:“ 你也来一口……” 当然,我不假思索凑近接上一口。

即时,母亲舒心地笑了----这是骄傲的笑,仍拥有绝对的指挥权;这是欣慰的笑,儿子对食物上的唾液没有半分犹豫;这是真诚的笑,俯仰天地亲情无间。

轮椅,代替了腿脚;关注,是母亲对孩儿始终不会怠懈的人生主题。又一次关于得失话题的开怀闲聊之后,我书写了合宋代名士邵雍诗文再创作的诗篇放置于她枕边:满目云山俱是乐,一毫荣辱不须惊。流水光阴仰天去,庙堂江湖策马轻。

母亲又安然入梦了,她肯定为詩中的骏马自豪;她梦中的脚步,正伴随当下潇潇春雨,继续为子女去踏平坎坷,也在为后辈的点滴进步而欣喜地翩翩起舞。                                                                        

作者:邝景廉 原文2016年3月23日刊载于《羊城晚报》-金羊网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