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国运强弱与绘画传播力 (2)

核心提示: 如果当时进入后印象派画家视野的东方艺术是中国画,而不是浮世绘,那么促成富有东方艺术情调的形成,或许就不只是今天从梵高画里见到的一种,那些转动的笔触和狂热滚烫的色彩,兴许语言手法更加多样。

倘若19世纪中叶,大清国力强大无比,那么真正作为东方艺术符号特质和精神象征的中国画,就会早早进入欧洲人的视野而备受欢迎,正如这20多年来随着国力不断增强,使得西方人接受中国画的热情远甚于当年了解浮世绘的程度。虽然历史无法假设,然而从今天中西艺术交流的方方面面,不难想像十九世纪中叶,西方油画风格面目的形成,皆有可能从不同层面发生。

一个民族的崛起,乃至强大,必有助于自身文化复兴,且能更全面辐射到周边地区,从而形成更具广泛性的影响力。比如,当西方画家看到许许多多令他们大吃一惊的 ,那些曾拜他们为师的中国人独有的文化体系时——如当时已誉满全球的毕加索,在看到齐白石写意画之后,从眼神流露出的激赏之情——他完全是被中国画独有的艺术语言风格所征服,而陶醉于其中。于是乎,最能代表东方文明的中国书画艺术,也愈来愈通过在西方绘画领域传播,逐一“开花”,而西方艺术也不再铁板一块,各种以主观内心情感表达的艺术形式纷纷出笼,开始冲破他们自以为是的对个人精神表现有所束缚的枷锁和樊笼(如架上绘画),并迅速向最能焕发出人类精神情感表达的层面进发探索。

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写生作品展

作为与中国画艺术体系泾谓分明的西方写实油画,不仅在自身艺术辉煌的发源地力度减弱且消解得很快。近100年来中国文化包括绘画艺术受国力增强的助力,通过走出去与西方艺术的广泛性交流,再现自身的独特魅力。反观西方文化曾引以为荣的油画,已难再现17世纪伦勃朗、19世纪安格尔和德拉克罗瓦,及印象主义包括俄罗斯巡回画派那样光芒四射的艺术魅力,其势已有所锐减。

当年的浮世绘,就因中国人走向现代化进程的步子缓慢些,让其抢先一步影响了19世纪欧洲画坛。而今,随着21世纪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和国力的强大,以及随之而来各个文化层面的影响力,在不断与世界当代各种先进文化的艺术交流中,中国画自身散发出来的魅力征服了世界上那越来越多想了解、接触她的人;而浮世绘除了被日本本土另类画法取代外,还有从新闻报道中几乎找不到它活跃的身姿,不免让人产生联想,是不是这一曾活跃在18世纪画坛的所谓可以反映某些东方艺术面目的手法,如今结局已不容乐观,甚至正走向穷途末路之际,使得艺术界人士不愿去研究其存在的可能。可见,艺术界各种表现手法及形式语言的生生息息,也如自然现象一样,按照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这一亘古不变的规律,发展或湮灭!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蓬勃开展,一切文化艺术交流的脚步也将加快,中国画对某些区域的传播力度,必将有所加强。其实,近些年已经有不少由美协机构或由社会小范围中国画家组织开展的活动,走出国门去采风写生并举办画展交流,足迹几乎遍及世界各地,让中国画语言直接面对当下,面对不同民族区域人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举措比起平常外国人到中国美术院校学习中国画、了解中国画艺术有着更为显著的功效和作用!

曾经的积穷贫弱不堪回首的年代,随着国力的增强早已烟消云散!作为代表一个国家先进文化形象的中国画,也越来越显示出其旺盛的艺术生命力!看来,对人类文明进程形成巨大推动力的是文化,而文化影响力,只有在国力强大之下才具有更广泛性的表现。

作者:潘丰泉

来源:美术报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国运 强弱 绘画 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