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钱选的士气青绿山水画意境深远

核心提示: 书画艺术自古以来就是社会名流与文化精英们参与的精神生活游戏。“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青山绿水,总会让参与体验者润心畅神。而钱选的青绿山水画对后世的影响并不在笔墨设色技巧形式,更多的是在意识形态上,对院体青绿山水文学化倾向的引导。

MAIN201805280837000225642828991

幽居图卷 局部(国画) 元 钱选 故宫博物院藏

原标题:钱选的士气青绿

钱选(1239—1299)是宋末元初著名画家,与赵孟頫等合称为“吴兴八俊”。他画学极杂,山水师从赵令穰、人物师从李公麟、花鸟师赵昌、青绿山水师赵伯驹。他提倡绘画中的“士气”,在画上题写诗文或跋语,萌芽了诗、书、画紧密结合的文人画的鲜明特色。

书画艺术自古以来就是社会名流与文化精英们参与的精神生活游戏。“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青山绿水,总会让参与体验者润心畅神。而钱选的青绿山水画对后世的影响并不在笔墨设色技巧形式,更多的是在意识形态上,对院体青绿山水文学化倾向的引导。

青绿山水出自晋唐,在唐代是主流山水画风,例如现存的壁画,以及大小李将军的作品。后经宋代士大夫阶层的文人审美不停地衍行与发展而完备,在具备院体宫廷装饰趣味的同时,又融合士夫文人趣味,金碧辉映,相呼成趣。

画乃无声之诗,不仅如此,山水画更是建立在道禅哲学底色上,结合作者学识,丰富人生经历,重新体悟,表达于纸上,是作者灵魂的面貌,也是作者精神世界与现实生活的侧面反映。

画史共识,元代是山水画最为繁盛的时代之一。元代山水画道禅哲学盛行,充分反映社会对山水画审美与价值取向。元代属于自由主义的社会意识形态,潜移默化影响着江南一带文人主流的自然主义审美,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钱选生于江南山水秀润之地,青山绿水如画如诗,宛如天然青绿山水画。青绿山水从唐代主流绘画走向宋代士人绘画,至元代钱选呈现了异族统治下的自由情境。

生活在忽必烈统治时代的钱选,焚烧了自己在宋理宗时代的儒学著作,有《论语说》《春秋余论》《易说考》《衡泌间览》等,放下儒业进士功名,索性“不管六朝兴废事,一樽且向画图开”,退隐诗画,山居湖州,翘首于“吴兴八俊”之中,对江南一带文人深有影响。从钱选《浮玉山居图》中张雨的跋文可知,赵孟頫早年学画于钱选,从其传世青绿山水可见一斑。赵孟頫早年问学于钱选何为士气,钱选答曰:“隶体耳,画史能辩之,即可无翼而飞。不尔便落邪道,愈工愈远。”

钱选以古法用笔入画,柔劲而沉稳朴厚,清丽而逸气。“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他的许多绘画思想主张,在整个元代自然主义盛行的画坛推广开来,渐渐形成诗书画紧密结合的鲜明特色,其中倡导的士气说、戾家画对后世文人影响极大。戾家画是指打破师承、脱略常法、与物传神的绘画精神。正如画史所载:“赵子昂问钱舜举曰:如何是士夫画?舜举答曰:戾家画也。子昂曰:然,余观唐之王维、宋之李成郭熙李伯时,皆高尚士夫所画,与物传神,尽其妙也。近世作士夫画者,谬甚也。”

钱选的青绿山水正是属于他自己主张的“戾家画”,打破陈规,不落窠臼,题材多以山居为主题,具备儒者士气。他缅怀前朝,一方面想退隐到安稳美好的古代,另一方面,又打破赵伯驹自然主义画风严谨工细的图式,在画中以“青绿为质,金碧为文”“阳面涂金,阴面加蓝”,坡脚勾金,青绿为肉,水墨为骨,诗思为神,富丽而又浪漫。

钱选的青绿山水面貌独特,出古于新,风格鲜明,多以文人把玩式手卷形式出现,尺寸之间,有千里气象。他反复回归以往画风,在延续北宋以来王诜、赵大年等“富贵神仙”山水假想色彩之外,更多的是文学化意味自然山水观的表现。宋时画家,常把自己的风格当做一种工具,来解决如何描绘山水这个问题,而元时画家则是把山水当做一种手段,来解决如何创造风格的问题。

“知诗者,乃知其画”,黄公望如是言赞钱选山水画。钱选的青绿山水都有赋诗于画尾,似乎已成定式。“云是六朝法,自题一绝句。”钱选的山水表现江南的平远深远景致的意境,也符合隐于书画的淡远心境,充分体现了山水画可望可游可居的共性。如其《山居图》自题:“山居惟爱静,白日掩柴门。寡合人多忌,无求道自尊。鷃鹏俱有意,兰艾不同根。安得蒙庄叟,相逢与细论。”不仅仅是归隐的情怀,也是个人的生活写照。

作者:吴钊

来源:中国文化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