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从大千看大师——漫议绘画大师应具的素质

核心提示: 近期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张大千艺术展”,被观众视为走近大师的捷径。依大师的标准看,当代人评当代人为大师是不恰当的,因为大师与否,是美术史概念,美术史上的人物,没有一定时间的积淀是定不下来的,但张大千,一两百年后仍应会被当成大师看,因为他的才气在美术史上是罕见的。

原标题:从大千看大师

《谷口人家》 张大千 1980  85×176cm  中国画

近期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张大千艺术展”,被观众视为走近大师的捷径。依大师的标准看,当代人评当代人为大师是不恰当的,因为大师与否,是美术史概念,美术史上的人物,没有一定时间的积淀是定不下来的,但张大千,一两百年后仍应会被当成大师看,因为他的才气在美术史上是罕见的。

天纵之才

大师级美术家,一般有过人才华。张大千对形色的记忆力、感受力超凡。他看过很多真画,且记得住,连细节都记得住。他担任过北平故宫博物院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室指导教授,担任过中国古书画出国画展审定,琉璃厂收的画总要请他鉴定了才放心。他收藏极精极多,眼力非凡,在鉴赏上曾说过一番很不客气的话:“世尝推吾画为五百年所无,抑知吾之精鉴,足使墨林推诚,清标却步,仪周敛手,虚斋降心,五百年间,又岂有第二人哉!”在《大风堂名迹》序言中,大千自称“一触纸墨,便别宋元;间抚签賱,即区真赝”。1957年,台北故宫精心挑选出了一套《故宫名画三百种》,就被张大千客气地挑出十八张“小有问题”的作品。这一方面有赖于民国故宫开放,古画流动也较古代方便,古人不可能有今人的条件,亦如其自称“惟(余)事斯艺垂五十年,人间名迹,所见逾十九,而敦煌遗迹,时时萦心目间,所见之博,差足傲古人”;另一方面,大千过人的眼力、记忆力的确为画史罕见。

也因为有这种天生之才,故张大千在仿古上亦独步古今。张大千对古代各家各派的特点分析到让人吃惊的地步。宋元以来各大家的作品,他可以做到一眼就能分辨,对石涛、八大山人更是心领神会。只要看八大山人的签名,张大千就能大致判定出那是其何年的作品,出入不会过三年。他画石涛,连松针用笔之起笔收笔的位置顺序都有研究,且不说用清代纸仿清人画,用清人印泥钤仿清人印章,叫后之鉴定者何以入手?

张大千临摹敦煌的壁画,其研究之精微,记忆之精准,也让人叹为观止。至今收藏于四川博物院那551件张大千及门人临敦煌壁画成品及粉本堪称精细入微。张大千曾自夸:“别的我不敢讲,但是我在敦煌临了那么多的壁画,我对佛和菩萨的手相,不论它是北魏、隋唐,还是初唐、盛唐、中唐、晚唐,以及宋代、西夏,我是一见便识,而且可以立刻示范,你叫我画一双盛唐时的手,我绝不会拿北魏或宋初的手相来充数。”也正因为如此,张大千仿古的神奇故事很多,如直接骗了黄宾虹、陈半丁这些鉴定大家,绘声绘色,极为生动。故事归故事,但一幅《溪岸图》闹得中外鉴定界沸沸扬扬却是近些年的事。明明五代时期的作品,美国一些美术史家及鉴定专家一口咬定这是张大千制作的假画。至今有传说,国外各大博物馆藏中国古画中,有不少就是张大千造的假画。可见张大千仿古的本事在今天已被夸张至神话级别,也让人从侧面看到张大千在鉴古仿古方面无与伦比的能力。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