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龢庵与文美斋花笺

核心提示: 鲁迅与郑振铎在编著名的《北平笺谱》时候,最赞赏的笺谱之一,就是天津老店文美斋的《百花诗笺》,这部笺谱也成为近代木版套色印刷花笺的代表性作品,至今坊间留存的本子,都成为藏书家插架中的尤物。

MAIN201804170903000179058107433

张兆祥花卉笺

原标题:龢庵与文美斋花笺

鲁迅与郑振铎在编著名的《北平笺谱》时候,最赞赏的笺谱之一,就是天津老店文美斋的《百花诗笺》,这部笺谱也成为近代木版套色印刷花笺的代表性作品,至今坊间留存的本子,都成为藏书家插架中的尤物。

昔日印刷花笺是很多纸店(当时称为南纸铺)的重点项目,须聘请名家绘画、高手刊刻,不计工本,也因而成为各家南纸铺竞争的手段。晚清时期,北京的南纸店手工最好,名家也多,然而文美斋却在天津异军突起。文美斋南纸局的创始人是焦书卿。焦书卿出生于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自少年入文美斋学徒,而立之年巨资入股,成为该号的总司。焦书卿视商德为重中之重,整顿店务,大兴以文治商的风气。光绪年以来,文美斋增售书籍并致力出版,刻印过不少《四书》《五经》及子集等好书。

宣统三年(1911年),文美斋不惜工本,以加料宣纸,采用传统木刻版水墨套色印刷技术在津隆重刊行张兆祥所绘的《百花诗笺谱》一函二册(计200页)。笺谱宽9厘米,高30厘米,天地放宽,卷首为桐城派名士张祖翼题写的“文美斋诗笺谱”及其亲撰的序文。同一时期的花笺用色以淡雅、疏朗为主流,有的甚至淡得难辨画面。《百花诗笺谱》却以秀美清妍的色彩打动观者,线条流美,诚可作画谱临习,与当时南北名社所刊行的笺纸相比毫无半分愧色,被各界公认为绘、刻、印俱佳之作。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花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