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为徐志摩编辑《诗刊》设计封面 张光宇风格

核心提示: 第一期封面是一名裸女端坐,左边是一人的侧面头像,上端是一只夜莺。乳黄底色一片静雅。夜莺啼声婉转,在欧美国家常被作为诗歌的化身。徐志摩说:“我只要你们记得有一种天教歌唱的鸟不至呕血不住口,它的歌里有它独自知道的别一个世界的愉快,也有它独自知道的悲哀与伤痛的鲜明;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的唱着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百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

原标题:张光宇风格

《诗刊》纪念徐志摩封面

张光宇(1900-1965),生于江苏无锡,14岁到上海,先在新舞台学画布景,后在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绘制月份牌、香烟画片和广告。徜徉十里洋场,直面欧风美雨,得以广收博取西方现代艺术的新鲜营养。独特经历使张光宇的艺术涉猎全面,内容宽广,迥异于学院出身的艺术家。他开创了中国装饰艺术学派,成为一代装饰艺术大师。张仃说,张光宇风格就是装饰风格。张光宇的期刊封面装帧鼓荡的依然是装饰风。

1931年1月在上海创刊的《诗刊》,季刊,24开本。徐志摩、邵洵美编辑。1932年7月终刊,共出4期,封面均出自张光宇之手。

第一期封面是一名裸女端坐,左边是一人的侧面头像,上端是一只夜莺。乳黄底色一片静雅。夜莺啼声婉转,在欧美国家常被作为诗歌的化身。徐志摩说:“我只要你们记得有一种天教歌唱的鸟不至呕血不住口,它的歌里有它独自知道的别一个世界的愉快,也有它独自知道的悲哀与伤痛的鲜明;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的唱着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百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他的痛苦与欢乐是浑成的一片。”(《〈猛虎集〉序文》)这里,他比喻诗人的“不至呕血不住口”的鸟,正是呼应了创刊号上这只正在歌唱的夜莺。

第二期和第三期封面相同,张光宇只画了一个裸体男子正聚精会神地阅读手中的报刊。男子身材高挑,肌腱饱满,壮硕健美。他的上方“诗刊”两个美术字的造型就像古典式的吊灯,与图呼应。图和字全部集中在封面的右边,左边则是大面积的留白。如一首好诗,余味悠长,给读者留下品味和浮想的辽阔空间。

第四期的封面,白色铺底,刊名、徐志摩漫画像及“志摩纪念号”,三者的设置具有很强的装饰意味。黑白两色,突出了哀伤痛悼的主题。漫画像笔墨简洁,极为传神。

张光宇驾驭如椽画笔,兼收并蓄,悠然出入于中西之间。民间文化传统朴拙的造型、大胆的色调和对称而有变化的图案,彰显了淳厚的中国情味;同时,采纳外来艺术,又充满了现代气息和开放色彩。笔墨逸趣中自有万千气象。

作者:林夏

来源:文摘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