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在俄罗斯看到徐悲鸿的《骏马图》

核心提示: 在中国美术史上,有不少画家爱好和专擅某种题材,于是这画家名字就与这种题材或形象自然连在一起,几乎一提起某画家,就会想到他笔下常表现的意象,如:齐白石的虾,李苦禅的鹰,陈大羽的鸡,黄胄的驴等等。徐悲鸿的名字常跟马联系在一起。

星岛环球网消息:在中国美术史上,有不少画家爱好和专擅某种题材,于是这画家名字就与这种题材或形象自然连在一起,几乎一提起某画家,就会想到他笔下常表现的意象,如:齐白石的虾,李苦禅的鹰,陈大羽的鸡,黄胄的驴等等。徐悲鸿的名字常跟马联系在一起。他笔下的马以奔马最具个性。他以写意之笔尽情挥洒,画出的马昂扬奔放,脱俗健强,体现了时代精神与人格魅力。徐悲鸿的马既不同于历史上韩干、李公麟的工笔马,也不同于郎世宁中西合璧的彩色马,是中国纯水墨写意的典范。画面一般没有色彩渲染而大幅留白,简练洒脱的笔触塑造出昂首嘶鸣、奋蹄奔驰的骏马形象。诗人一向有“托物咏怀”的传统,画家也一样,特定的意象,寄托着他们的情怀和理念。拿徐悲鸿说,他成名于风雨如晦的旧中国,画中之马,寄托着他的悲愤、不屈和抗争精神。而进入他曾为之奋斗、欣欣向荣的新中国,他笔下的马,舒展、欢跃,象征着画家主人翁的解放精神。徐悲鸿的马,已不仅是他个人的专擅,而且成为当代中国画的名片而名扬世界。

2014年夏,我有机缘住在中国驻俄罗斯使馆。苏联是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中苏友好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主旋律。因此,我国驻苏使馆建设最早,并备受两国领导人重视。驻俄使馆就是驻苏使馆的延续。使馆地处莫斯科列宁山,与莫斯科大学为邻。院内有山有湖,多种树木郁郁葱葱,十几栋建筑散落院内。临街的七层办公大楼,气势恢宏,彰显国力。承李辉大使盛情,带我参观了使馆60多年的藏品。馆藏艺术品分布在八个展室,瓷器、料器、工艺品、书画琳琅满目,使馆选择有代表性藏品,编辑出版了厚厚的画册《中国驻俄使馆藏品集》,这在驻外使馆中也是不常见的。使馆发挥藏品优势,在举行有国际客人参加的活动时,经常请他们参观浏览,这些体现中华文化的展品,形象地宣传着民族传统和时代精神。据李辉大使介绍,在周恩来总理主持外交工作时代,为宣传中国文化,给各驻外使领馆分配了数量可观的书画作品,用以装饰和展览,驻苏使馆获得是最多的,我看到不少清代至近现代名家作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幅徐悲鸿的《骏马图》。一匹骏马奋蹄回首,尾鬃上扬,充满激情与活力。大使介绍,《骏马图》是20世纪50年代荣宝斋制作的木版水印作品,由国际书店对外出售的。来馆参观的中、俄客人皆赞不绝口。这幅画已成向俄罗斯各界朋友传播中国文化的使者。木版水印是荣宝斋在继承我国传统雕版印刷技艺基础上独创的彩色书画复制技艺,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并于2006年被国务院认定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鲁迅先生委托荣宝斋木版水印的《北平笺谱》、《十竹斋笺谱》是其技艺精湛的代表。老一代艺术大师齐白石、张大千等都曾授权复制自己作品,直接帮助荣宝斋发展这项技艺,留下许多佳话。

据记载,徐悲鸿非常认可和支持荣宝斋发展木版水印技艺,他多次把包括《奔马图》在内的作品交荣宝斋复制。有一次,他指导技师帮他修改一条画长了的马后腿。他说:“中国画是一笔下去就见效果的,发生一些笔误在所难免,往往整幅画看上去还好,可是有一笔发生笔误,去也去不掉,很影响情绪和效果。丢弃了吧,又可惜,很矛盾。荣宝斋修改得天衣无缝,真是好手艺!”直至今日,徐悲鸿的马,仍然是荣宝斋木版水印的当家品种。在历次荣宝斋的拍卖活动中,只要有徐悲鸿的马图出现,都会成为藏家竞价的热点,屡创天价。荣宝斋收藏有多幅徐悲鸿画马原作,收录在荣宝斋出版社的12卷本《荣宝斋珍藏》中。

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杨德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