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摹制:穿越历史与时空 让壁画在现代复活

核心提示: “用当时的材料,通过防湿、防腐、防潮、防水的处理,而且基本上百分之百再现这张壁画的原貌,这真是在壁画发展史上立了一大功。”站在采用“摹制法”复制的壁画前,作为中国新壁画运动开拓者之一,86岁高龄的侯一民难掩激动。

摹制法复制的北京法海寺壁画《水月观音》 李韵摄/光明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用当时的材料,通过防湿、防腐、防潮、防水的处理,而且基本上百分之百再现这张壁画的原貌,这真是在壁画发展史上立了一大功。”站在采用“摹制法”复制的壁画前,作为中国新壁画运动开拓者之一,86岁高龄的侯一民难掩激动。

在近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丹青遗韵妙手生花”——姚智泉古代壁画摹制艺术展暨学术研讨会上,56幅采用摹制法制作而成的壁画作品甫一亮相,就让大家惊讶不已。作为一种新的壁画保护方法,由内蒙古科技大学包头师范学院副教授、内蒙古斯琴塔娜艺术博物馆古代壁画研创中心主任姚智泉探索的“摹制法”,能够使壁画作品在质感上、肌理上接近古代壁画原貌,实现中国古代壁画高度仿真接近原作前提下的异地展陈。

姚智泉说自己与壁画结缘,“颇有些歪打正着”。当时,在油画领域浸淫多年的他,日渐感到原有的西方油画资源已经难以支撑以后的艺术创作,他希望找到突破自身艺术探索的新途。

2005年清明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姚智泉来到山西芮城永乐宫。面对永乐宫一绝——壁画,他被其中所体现的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深厚的文化积淀、精湛的绘画技巧,深深震撼了。

姚智泉依然记得,在一个开满粉红色紫荆花的院子里,他开始了研习摹写永乐宫壁画的生活。就在那时,作为油画家的姚智泉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放弃自己多年从事的油画专业,开始尝试借助中国古壁画这宽阔无比的肩膀,触碰到自己追求已久的艺术之梦。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随后的那些年中,姚智泉拜访游历了诸多存有古壁画的寺院、道观和墓室,看过了无数被保护以及未能得到保护的中国古代壁画。让他感到痛心的是,随着时间的磨砺,古壁画无一例外地出现了脱落、皲裂、霉变,甚至有一些几年前还能看得到的壁画如今已然消失殆尽了。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各类污染越来越严重以及种种人为因素的侵扰,有些珍贵的古代壁画正在加速消亡。

摹制法复制的北京法海寺壁画《水月观音》细部 李韵摄/光明图片

敦煌飞天、反弹琵琶、唐人马球图……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中国古代壁画历史遗存量相对较少,但其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却极其丰富。如何保存这些壁画,是一个公认的世界性难题。“要学习壁画,必须先保存这些瑰宝。”找到一种保护这些珍贵壁画的方法,成为姚智泉深感迫切的当务之急。

对古代壁画的保护多是针对文物本体进行,极少采用离开本体的保存办法。经过多年探索,姚智泉发明了“摹制法”。所谓“摹”就是对古代壁画中形象的临摹,而“制”则是对绘画材料的加工与制作。

与一般的壁画复制相比,“摹制法”的特殊之处在于,采用制作古代壁画的天然胶与原沙质作为底料,在亚麻布上完全按照古壁画墙的质地、肌理制作出壁画的地仗,然后用与原壁画颜料相同的矿物质颜料,在涂有这种材料的亚麻布表面进行绘画。“力求在形、神、味、韵和古壁画达到高度一致,体现出年轮、肌理和美感的特点。”姚智泉说。

众所周知,壁画一般由支撑结构(墙壁或岩壁)、地仗层(又叫基础层、灰泥层、泥层)和颜料层(或称画面层)三部分组成。姚智泉表示,摹制法,是将现代高科技技术与古法工艺相结合,制作出一个符合古壁画年轮质感又为现代人方便使用的地仗,再在这样的新载体上进行壁画临摹。

“‘摹制法’并不是一招治百病,”姚智泉说,“而是要根据不同壁画的特点有针对性研制地仗层、颜料、绘画方法等,最终形成一个相对可行的摹制方案。”

古代壁画之所以不易保存,怕水、怕湿是一大问题。为解决这一难题,姚智泉在整个画作完成之后添加了防水层,使得摹制壁画有了防水、防酸、防碱、防紫外线的特质。目前这样的画材已获得两项国家专利。用摹制法复制出来的壁画,解决了古壁画因难以移动且脆弱,不便展示和研究的难题,“使得这些珍贵的艺术瑰宝可以近距离地被观察,甚至触摸。”姚智泉说。

目前,山西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汉代壁画墓等已经采用“摹制法”对壁画进行复制。2016年9月,“北方草原古代壁画艺术精品展”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博物馆举行,展出了采用“摹制法”复制的汉代墓室壁画、阿尔寨石窟壁画、明清召庙壁画和内蒙古其他地区的五代至明清的壁画,令观众大饱眼福。

“摹制壁画可以使得这些前人给我们留下的文化艺术得以最大化地被人们所欣赏。”姚智泉希望,“摹制法”能够在今后的石窟、寺庙、古墓等的壁画展示、研究、传承上发挥更大作用,使众多“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古代壁画能够走进博物馆、展览馆中,让更多的人欣赏、触摸、感受到中国古代壁画之美。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