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诗词文对趣味多:可听过富有排比之气的鼎足对

核心提示: 郑板桥六十岁那年,为自己写了一副寿联:

郑板桥六十岁那年,为自己写了一副寿联:

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取数叶赏心旧纸,放浪吟哦,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过到六旬犹少。  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令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日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

这副对联是郑板桥叙怀言志之作,字里行间可见他的人格画像。这一年,郑板桥已经在潍县为官七载了。几年来他吏治有为,清廉如水,爱民如子,受到百姓的爱戴,在诗画上,也有所成就。但欲辞官归田的想法也是愈发明显了。写下对联后的第二年,他便去官离开潍县,从此与书画往来、以诗酒唱和。

资料图

将目光重新放在这副对联上。对联内容极妙,形式也颇有意趣。其中上联的“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与下联的“只令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常常被人摘出单独作联,更加显出对闲适清净的渴望。而上下联除“但使”和“只令”外,其他三组四字词语互为对仗,恰似“鼎足而三”,这种对偶形式就被称作鼎足对。

鼎足对,是中国古代文学中一种特殊的对仗形式,它的特殊之处就在于,有且只有三句对仗,它们互为对偶,如鼎之三足,它还有个俗称,叫“三枪”。

鼎足对在元曲中最为常见。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前三句,就是鼎足对: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富有排比之气的鼎足对,用简练的语言将秋日黄昏之景一一描摹,意蕴深远。

资料图

当然了,鼎足对在诗词中也有存在。就宋词而言,鼎足对常常被词人用来加强情感的抒发、意趣的描摹。苏轼的《沁园春·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开头就是一句鼎足对——“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这是熙宁七年,苏轼由杭州通判调知密州(今山东诸城),当时其弟苏辙在齐州(今济南),苏轼相思甚切,途中他写下这首词。他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弟弟,旅途的风景便无心欣赏了,只觉得旅舍灯光孤零零青冷,听到声声鸡鸣,马上收拾起残梦早早出行。这里运用鼎足对的形式,绘声绘色描绘出词人旅途中所见之景以及景中之情。

辛弃疾词中也有鼎足对,如“五车书,千石饮,百篇才”(《水调歌头·和赵景明知县韵》),侠义之气在这三句对仗之下喷薄欲出。

资料图

这样的形式用于对联,就有了鼎足联,也就是所谓的“三柱联”。它由三个可互为对仗的句子组成,或一个上联两个下联,或两个上联一个下联。而开头我们所说的郑板桥的对联,仅仅是在上下联中分别使用了鼎足对的对偶形式,并不能称之为三柱联。

(来源:中纪委网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排比 诗词 趣味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