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千年瓷魂“中国白”

水袖(瓷雕) 邱玫瑰

想思为荷(瓷雕) 林建胜

陶瓷工匠运用传统跳刀技法与釉水结合研发陶瓷新品

工人在德化月记窑窑场上晾晒泥坯

国色天香(瓷雕) 柯宏荣、陈桂玉

独立春风第一香(瓷雕) 陈明华

守静(瓷雕) 苏献忠

【匠心游艺】

陶瓷艺术是中国传统手工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白瓷作为众多陶瓷种类中的一种,以白若象牙、温润如玉著称。白瓷对于欧洲人来说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文化产品,第一个把白瓷称作“中国白”的是法国人普拉德,法国作为接受白瓷较早的国家,始终对其甚为推崇。由此,白瓷这位“丝路使者”也成为了中国的符号,声名鹊起,走向世界。

高岭土是制造陶瓷的优质原料。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就开始制作和使用陶器。夏商时期,原始的青瓷制作工艺逐渐出现。唐末五代,历经秦汉、魏晋南北朝与隋唐的发展,陶瓷工艺已初具规模,各地制瓷业欣欣向荣。早在欧洲出现陶瓷工艺专著之前,陶瓷烧制工艺研究家颜化彩便在总结前辈制瓷经验的基础上,潜心研究烧瓷技法并撰写了陶瓷烧制工艺专著《陶业法》,绘制了陶瓷工厂的规划设计图《梅岭图》。

到了宋元时期,德化窑开始生产白瓷。为了满足大量的出口贸易需求,白瓷产品主要是国外所需的日常生活用品,器型有碗、盘、炉、盒、壶等。这些瓷器造型优雅、釉色晶莹,白瓷的“白”依赖于含铁、钛等杂质成分较少的优质瓷土。一代代陶瓷匠人的潜心钻研使得制瓷工艺逐渐发生了变化,轮作、模印和胎接成型的技术开始兴起。同时,窑炉革新先驱林炳发明了依山坡而建、由下自上呈现龙蛇之势的龙窑,不仅使烧瓷数量增加,而且瓷器的烧成质量也更佳。当时的龙窑大量烧制各式瓷器,其中,由龙窑演变而来的阶级窑烧制技艺在明末清初传到了日本,对日本的瓷窑发展影响深远。

明代,白瓷的制作工艺登上了新的境界,生产能力和工艺水平也远在宋元之上。明代白瓷瓷质致密,胎釉纯白,以明净、典雅、精巧的玉质美感闻名于世,被誉为“象牙白”“鹅绒白”。这个时期也是瓷雕艺术的繁盛时期,以何朝宗、张寿山、林朝景、陈伟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瓷雕艺术家,开创了捏、塑、雕、刻、刮、削、接、贴的“八字技法”。同时,随着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的贸易往来,大量光泽如玉、宛似象牙的白瓷进入欧洲,迅速在欧洲风靡起来,成为欧洲贵族追捧的对象。

明末清初,制瓷匠人仍继承传统、锐意创新,开发了多种釉料品种。

千年轮回,传承不止。白瓷在中国当代陶瓷艺术的发展中,取得了杰出的成就,无论在工艺技术还是艺术设计方面,都有了提高和拓展,陶艺家们创作了许多优秀的陶瓷艺术作品。白瓷的装饰艺术十分精湛,装饰手法丰富多样。在继承发扬刻花、划花和印花等传统装饰技术的基础上,艺术家们大胆创新,使用堆花、贴花和刻写诗词美语等装饰技法,充分利用白瓷质地纯白、杂质少等特点,塑造出各种艺术品而不施任何彩料。

作品《水袖》构思巧妙、匠心独具,绘写在袖间的蜻蜓和莲花图案使作品“活”了起来,给人清新之感;作品《守静》充分利用了原料的可塑性,塑造出如流体般的运动感,加以光效衬托,呈现出丰富的明暗变化;而作品《国色天香》则在塑造人物头发、衣饰和面部表情上下足了功夫,充分呈现出不同局部的不同质感。这些瓷雕作品的装饰内容大多取材于民间生活,多为人们喜闻乐见的题材。

作为中国陶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白瓷有着深厚的文化根基。这一抹耀眼的“中国白”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光辉与荣耀,让整个欧亚大陆乃至世界感受到了陶瓷的魅力。几千年来,一代代制陶人凭借他们的勤劳和智慧,用土与火造就了特色鲜明的陶瓷文化,也铸成了千年不灭的中国“瓷魂”。

 (作者:姜源,系青年画家)

来源:光明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国 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