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伦敦晚拍 佳士得豪取1.495亿英镑

马克斯·贝克曼 鸟的地狱 120×160.5cm 1938年

6月27日,伦敦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拍”落槌。整场拍卖32件拍品,成交总额达到1.49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3.05亿元),成交率高达94%,这是近三年来伦敦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拍”成交金额首次突破10亿元(人民币)大关。其中,贝克曼《鸟的地狱》3.14亿元(36,005,000英镑),毕加索《写信的女人》3.04亿元(34,885,000英镑),梵高《收割者》2.12亿元(24,245,000英镑),三件作品就累计斩获人民币约8.2亿元。

本次上拍的梵高向米勒致敬的这组作品共有10件,7件留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3件留在私人藏家手中,而本次上拍的《收割者》就是其中之一。竞价一开始,就有4、5位藏家通过委托竞投,其中就有亚洲藏家竞价至1500万英镑,叫到1900万英镑的时候新买家通过委托介入,并竞争至2150万英镑落槌,加佣金成交价达到24,245,000英镑(约合人民币2.12亿元)。梵高这幅《收割者》完成于他在圣雷米养病时期。米勒这组作品最初创作于1852年,曾在杂志中出版,包括了10幅丰收农民的形象。尽管基于米勒同一主题的创作,梵高向弟弟西奥解释:“这不是简单的复制,它是在翻译成另一种语言。”他以超凡的想象力赋予画面色彩,深蓝色的天空呈现出浓密的、令人窒息的不透明感,在金色田野边缘,绿色灌木的边缘上用了短而倾斜的笔触,天空不再是无限的空旷,而具有了有形的质感,与人物构成了和谐的整体。

毕加索《写信的女人》则自2000万英镑竞价至3100万英镑落槌,加佣金34,885,000英镑(约合人民币3.04亿元)。在《写信的女人》中,玛丽·德蕾莎坐在一张华丽的棕色椅子上,正在写一封信。窗外淡蓝色的天空淹没在幽静的房间里,照亮了她的细腻特征。布瓦热卢古堡侧面的百叶窗与本画中的窗格相同,表明创作地点位于二楼的工作室里,色彩层次丰富的红色壁纸也出现在作品中,在著名的作品《梦》中也可以找到类似的场景。《梦》是以玛丽·德蕾莎为原型的创作,那幅作品在1997年在佳士得上拍,同样创作于1932年的《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在2010年5月4日的伦敦佳士得拍出1.064亿美元的高价,也就是说,目前毕加索最贵的三幅作品中,有两幅是以玛丽·德蕾莎为原型创作的。而毕加索目前最贵的10件拍品中,有半数是为玛丽·德蕾莎创作的肖像。

贝克曼罕见的大尺幅表现主义作品《鸟的地狱》创造了全场最高价,更是刷新了他的拍场纪录。现场从2400万英镑直接加价到2600万英镑,随后以100万英镑为竞价阶梯,最后在场内一位藏家和两个委托竞争,场内藏家应价速度极快,分别出价2800万和3100万英镑,随后委托给出3150万英镑,场内买家立刻回应3200万英镑,最终落槌给这位场内买家,加佣金36,005,000英镑,约合人民币3.14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在以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西方主场”,亚洲藏家已经成为重要力量。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介绍,亚洲藏家实力的分布形成了良性梯队,各种价位的竞投都有。亚洲曾经对莫奈、梵高、毕加索相关题材有成熟的判断,也有很高的出价水平,但对于其他艺术家的认知还和欧美藏家有一定差异。而近年来,亚洲藏家不仅对熟悉的艺术家感兴趣,也开始参与现代艺术更多艺术家的竞标。

作为西方艺术市场最重要的版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体现着市场的重要指标,从2015年开始,佳士得伦敦和纽约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拍成交额就在逐渐下滑,分别在2016年中期达到最低,其中也有在2015年设置“艺术家的缪斯”等特拍专场的原因,导致2016年佳士得在这一板块的重点拍品有所减少。到2016年11月,纽约佳士得晚拍率先突破,成交额回升到16.8亿元,伦敦也在2017年2月以8.2亿元的成交总额拉动英国市场的回升。到今年5月,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晚拍更是拿下近20亿元的成交总额,在伦敦刚刚结束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则再次印证这一板块的趋势,在上拍数量达到近三年最低的情况下,达成13.05亿元的成交额,是去年同期晚拍成交额的6倍,比今年2月的拍卖成交额也增加了60%,上拍数量却是近三年最少,说明拍品均价和质量的不断提升。

来源:美术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佳士得 伦敦 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