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徐文顺: 猛犸牙雕匠人的“生意经”

核心提示: 象牙雕刻是中国一项古老的传统艺术,有着十分久远的使用历史,早在旧石器时代,居住在周口店的山顶洞人就开始用象牙雕刻作装饰品。

象牙雕刻是中国一项古老的传统艺术,有着十分久远的使用历史,早在旧石器时代,居住在周口店的山顶洞人就开始用象牙雕刻作装饰品。《史记·微子世家》记载:“纣始为象簪。”辽、金、元、明、清历代帝王亦把象牙作为皇家供品。直到现在,象牙以坚实细密,色泽柔润光滑的质地,精美的雕刻艺术,倍受收藏家珍爱,并成为古玩中独具特色的品种之一。

在我国民间,象牙一直被认为具有避邪、吉祥的寓意,于是国内对象牙制品的需求一直很大,这在某种程度上加速了大象偷猎、杀戮与走私现象的发生。出于对保护大象种群的考虑,国际上曾一度禁止了象牙贸易。我国作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成员国,正式执行相关的全面禁止非洲象牙及其制品国际贸易的公约。

中国牙雕行业需要生存和发展,野生动物需要保护,这就会造成了传统文化保护与保护野生动物的两难。所幸,被埋藏于西伯利亚冰层下的猛犸象牙引起了牙雕业的关注,用猛犸象牙替代现代象牙成为当下牙雕行业的趋势。

猛犸象牙,俗称古象牙,又叫万年象牙,材质与非洲、亚洲象牙一般无二。如果从资源稀缺的角度衡量,猛犸象牙作为史前生物遗存,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加之其密度更大,硬度更大,加工成工艺品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因此收藏前景广阔,升值空间巨大。

在牙雕工艺中,以雕工见长的南派牙雕,素以精细工整、玲珑剔透而闻名于世。其牙雕工艺不仅历史悠久,还拥有着国内众多数一数二的匠师级人物。在牙雕工艺日渐式微,猛犸象牙推陈出新的今天,南派牙雕界涌现出这样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牙雕大师,他的出现,为当代牙雕工艺,尤其是以猛犸象牙雕刻为主的牙雕行业,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懵懂间的接触,从此与牙雕结下不解之缘

徐文顺,巧雕工艺创始人,牙雕工艺美术师,1977年出生于中国艺术之乡,妈祖故里的一个普通家庭。自幼酷爱画画的他,在1995年拜中国木雕荣誉大师吴金良门下学习木雕,在24岁那年,受国家级工艺大师佘国平指点,木雕技艺有了长足的提升。机缘巧合下,被佘国平之弟,国家高级工艺大师佘国珍大师看中,经指点下开始接触石雕工艺。自此以后,学业有成的他,在木雕界和石雕界拥有着不小的名声。

在野生象牙还没有禁售的那个年代,徐文顺生在中国妈祖故里艺术之乡,自小耳濡目染牙雕工艺的他,对牙雕有着独特的情怀。在18岁那年,还在做木雕学徒的徐文顺,一边跟着师傅学艺,一边在镇上的牙雕作坊上班,开启了他人生当中第一次牙雕的亲密接触。作为牙雕行业的小学生,徐文顺知道,这些漂亮到近乎神奇的东西是师傅一刀一刀刻画出来的,至于是否违法,则全然不知。

两三个月之后,镇上的牙雕作坊仿佛在一夜之间变得惊慌错乱。那时他才知道,加工野生象牙是违法的。不过,那些如梦似幻的作品和技法却如梦魇般,在他年少懵懂的内心种下了一颗种子,等待着以后的绽放。

失业之后的徐文顺,凭借着从师父那学来的精湛木雕工艺,来到了广东四会,开始了他的翡翠雕刻之旅,这也为他以后在牙雕界拥有一席之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做了几年之后,一直对牙雕念念不忘的徐文顺,得到了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好消息,广州市场对牙雕市场的态度松动了。

怀揣着梦想和在玉雕工作中积攒的宝贵经验,徐文顺毅然决然的投入到牙雕的行业。第一次的牙雕从业经历让他深深明白,从事野生象牙雕刻不仅违法,而且残忍。此时的广州,猛犸象牙已然流行,徐文顺知道,牙雕的机会来了,自己的梦想不再遥远。

22岁的徐文顺,凭借着过硬的雕刻功底,很快在广州牙雕界站住了脚。小有名气的他,没有被名利所牵绊,越是努力,他越发现,牙雕行业的水真的很深,要想在牙雕技法上有所突破,就必须学习更为专业的东西。经过朋友的推荐,徐文顺拜师到了雕塑行业的泰斗级人物潘鹤教授的门下,接受了正规化的指点。期间,还被国家级工艺大师佘国平、佘国珍两兄弟看中,在木雕和石雕给予了众多指点。

直到现在,徐文顺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被四位大师看中,并在自己木雕、玉雕、石雕、牙雕的技术上给予悉心帮助。“也许自己心态比较好,十多年来,一直是以学习的心态,虔诚的对待这个行业。”徐文顺感慨的说。

做猛犸象牙雕刻,徐文顺最风光时,工资可以拿到近两万的水平,放眼平均工资不足千元的1999年,已经算是难得高工资了。风光无限而又不骄不躁,带着和年龄不符的行业责任感,古道热肠的他,指导过的徒弟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统计。业内相熟的同行,都亲昵的称他为“阿顺”、“顺哥”。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誓要为艺术献身

随着国际国内大环境的变化,象牙被禁售,传统牙雕正在逐步走向没落,徐文顺十分着急,牙雕作为中国绵延数千年的技艺终究要有人继承下去,所幸,猛犸象牙给危机中的牙雕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

名气的增加,责任的重担,让徐文顺意识到,帮别人打工是无法将牙雕行业发展壮大的,要做大做强牙雕行业,他需要属于自己的团队。2013年,徐文顺来到坦洲,开始了创业之路。

彼时的牙雕行业,鱼龙混杂,竞争无序,三五个人的小作坊即可开启工作。这样的状况,在徐文顺看来,完全就是 “做生意”,以赚钱为主的牙雕从业者,如何能够将牙雕工艺发展壮大。徐文顺想要将自己带队的巧雕工艺打造成牙雕行业的正规军,这就造成了,不论谁想要学习牙雕技术,徐文顺总是来者不拒,悉心指导。在他看来,只有整个牙雕从业队伍的素质提升了,中国牙雕的未来才有希望。

徐文顺从没有将自己看做是一个商人,他认为自己更多的是一个“匠人”。“牙雕行业虽然是一项技术活,但当下,很多从业者十分缺乏匠人精神。用商人的精明去对待牙雕是对牙雕艺术的极不尊重。”徐文顺道。

作为一名“商人”,徐文顺讲求顺其自然,从做出创业的决定,到公司发展壮大,都是顺其自然的结果。当然,这其中离不开众多好友的支持,“当时,自己公司订单越来越多,猛犸象牙购买跟不上。如果不是一个行业协会的会长朋友帮忙,办批准、办海关,直接到俄罗斯购买猛犸象牙,我们还真的回到“无米之炊”的地步。”谈起朋友的帮助,徐文顺十分真挚的说到。

2013年,徐文顺的“巧雕工艺品设计部”“厦门市湖里区巧艺雕工艺品店”正式注册成功,截止目前,两个工艺厂诞生的作品被众多业内大师所追捧,很多作品被誉为“鬼斧神工”。在徐文顺的牙雕创作生涯中,诞生作品数百件之多,其中又以《群仙祝寿》、《百态佛》、《百态达摩》、《三十三观音》、《戏婴图》、《清明上河图》为最。其中,《清明上河图》从构思到成品耗时近三年时间,而耗时一年半完工的两件《群仙祝寿》作品,其中一件在上海被收藏,另一件在香港。

  柳暗花明,猛犸象牙成为牙雕界的福音

随着阅历的增长,徐文顺不再将关注的焦点聚集在牙雕的工艺上,更多的是考虑牙雕的传承和野生大象保护之间二者的平衡,年少时的记忆,给徐文顺的内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现在,很多人提及象牙,首先联想到的就是象牙的走私和买卖,这多多少少会对象牙雕造成一定误解。”徐文顺坦言。

“其实,很多人对象牙牙雕有很多误解。在过去,确确实实存在着走私象牙用作牙雕的事件,近年来,国家加大了象牙管理规范,牙雕市场也逐步正规化。拿巧雕工艺来说,我们的主要材料主要来自正规渠道的俄罗斯进口猛犸象牙,由海关批准的正规渠道过来的合法猛犸象牙,这些猛犸象牙都是有据可查的。”徐文顺说,“如今业内基本上将猛犸象牙替代了野生象牙,而猛犸象早在公元前2000年就已经灭绝,现在用的猛犸象牙都是在底下埋了数万年的,出土之后,虽然猛犸象牙多少会存在表皮侵蚀开裂的问题,但其内质和当代象牙基本一致,是替代当代象牙的绝佳材料。”

尽管猛犸象牙来自已经灭绝的物种,成品率较低,但因色泽柔润光滑,质地紧实细密,这些万年象牙一跃成为当今牙雕最佳的材料。特别是近年流行的大型牙雕,也只有用猛犸象牙才能实现。

一件精美的牙雕艺术品出世,需要经过选材、打胚、修光、开脸、打磨、雕刻等多道工序的制作。每道工序环环相扣,绝不能掉以轻心。其中,打胚是牙雕的重要阶段,它要求匠人根据象牙的长短、粗细、色泽设计不同的图案。

提到保护大象,徐文顺态度非常坚决,“猛犸牙完全可以取代象牙,猛犸牙雕既可以將我們几千年的牙雕手工艺传承下去,又可以满足众多牙雕爱好者和收藏者的需求。普及猛犸牙雕可以很好的保护野生大象。政府在严厉打击野生象牙走私行为的同时,应出台猛犸牙的标准规范,当猛犸象牙牙雕的市场更规范,做到堵疏结合,良性发展。”

同时,徐文顺还指出:“猛犸象牙是近几年才进入大众视野的,很多人对这个行业还十分陌生。无论是从传承传统牙雕工艺的角度,还是从保护野生动物的角度,社会人士应该多多宣传猛犸象牙,让猛犸牙雕发扬光大。猛犸牙雕艺术未来可观,当下要解决的问题是,要让大众充分了解猛犸象牙雕刻的好处。”

  猛犸象牙市场潜力不可小觑,牙雕未来可期

猛犸象牙牙雕有着非常高的艺术收藏价值,随着市场的不断向热,徐文顺明显感觉到,牙雕行业的春天正在临近。“自2017年以来,牙雕市场越来越火热,明显和去年无需竞争的态势有着质的变化。现在很多客户过来,会指名道姓的告诉你他需要什么样的猛犸象牙作品。”谈到猛犸象牙的市场,徐文顺信心满满。

徐文顺的巧雕工艺主要走批发路线,客户遍布全国各地,除此之外,他还在浙江东阳,广东广州有着线下实体门店,随着猛犸象牙牙雕的火热,徐文顺决定在北京新增加一家门店,目前正在调研中。

对于自己企业的未来,徐文顺有着自己的看法。他希望猛犸象牙不要像过去“野生象牙时代”走高冷路线,动辄上百万的价格,成为少数人的专属。徐文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打破行业惯性,让猛犸象牙成为日常大众也能消费的商品。象牙在过去,大多作为收藏品来使用,随着猛犸象牙的流行,猛犸象牙制作的摆件、挂件、鬼工球等等,成本已然不高。作为配饰、礼品、收藏品,价格降低也不再是奢谈。“我希望,喜欢象牙牙雕的人,花几十块钱也好,几千块钱也好,甚至几百万元,都能买到象牙做成的商品。为了防止造假,我们可以提供专业的鉴定机构提供的鉴定证书。”徐文顺信誓旦旦的道。

为了实现他的市场规划,年近不惑的徐文顺特地学习了互联网电商知识,想要通过“互联网+猛犸牙雕”的方式,让大众消费者以一种更为便捷的方式,获取到猛犸象牙商品。“一则可以让猛犸象牙产业更良性的发展,让传统牙雕借助互联网的翅膀腾飞,二则,让消费者能够快速了解猛犸牙雕,进入到日常大众的消费体系中去。”徐文顺的互联网电商,再下一盘惠及全国消费者的大旗。

在徐文顺的身上,我们不难发现,传统牙雕行业不仅能够被很好的传承,还能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在快速发展。有了猛犸象牙的替代,实现牙雕传承和野生动物的保护也不再矛盾,还能让更多猛犸象牙牙雕作品出现在普罗大众的生活中去。

猛犸象牙行业,未来可期。猛犸象牙牙雕市场,未来可期。像徐文顺这样的牙雕行业匠人,未来可期。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吴铅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