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毛泽东收藏的趣闻轶事

核心提示: 毛泽东收下齐白石的书画,挂在墙上欣赏了一段时间后,除留下老片真空石雕花砚留念外,其他都送到有关部门珍藏。对于“天”改“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

收藏是人之天性,不过个人因兴趣不同、地位不同,收藏方式也有所不同。由于毛泽东所处的特殊地位,许多书画家、收藏家对他都有所馈赠,可是他自己立下规矩,党和国家领导人不可收礼,即使收下也要交公,因此毛泽东是一个过眼烟云的收藏家。虽然他是一位有名无实的收藏家,但他与著名收藏家和书画家交往中的许多趣闻轶事,说起来令人兴趣盎然,十分感动。

石砚与墨盒

毛泽东是当代伟大的诗人和书法家,一生爱用毛笔,故以砚终身为伴。可他所收藏的并非端砚、歙砚等名砚,而是一般的青石砚。毛泽东所用的青石砚,特别大,腰圆形,长约26厘米,用此大砚台很合乎毛泽东的性格。大手大脚,大笔挥洒,在井冈山茅坪八角楼写出震撼中国的大文章,此砚也有一份功劳。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的一方青石雕花砚为大画家齐白石所赠。砚长26厘米,大头15厘米,小头14厘米,厚2厘米,配有楠木砚盒。此砚原为齐白石心爱之物,曾亲手刻砚铭:“片老真空石也,是吾子孙不得与人,乙酉八十九岁,齐白石记于京华铁栅屋。”白石老人本来想以此宝传家,但出于对毛泽东的敬爱,遂连同书画赠送给同乡人。毛泽东收到礼品玩赏一番后,留下砚台其他交由国家博物馆收藏。

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常到全国各地视察工作,若带着砚台办公,既要磨墨,分量又重,十分不方便,于是出差时改用墨盒,他常用的是一方小铜墨盒。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到杭州视察,住进汪庄招待所,所领导知道毛泽东爱用毛笔批阅和起草文件,特在他的办公桌上放了一方铜墨盒。毛泽东见此擦得锃亮的大墨盒爱不释手,他爱写大字,原来的墨盒太小,舔笔不方便,于是当他即将离开杭州时,提出以自己原有的小墨盒交换大墨盒。汪庄招待所负责人说:“主席要此墨盒,也是为了办公方便,你拿去好了。”毛泽东不愿随便拿公家东西,最后还是以小墨盒换了大墨盒。

齐白石的书画

齐白石是当代国画大师,他的画至今还是收藏家高价位梦寐以求的藏品。齐白石与毛泽东既是同乡又是忘年交。据有关史料记载,1950年春毛泽东邀请齐白石作客中南海,留他共进晚餐,吃的当然是富有湖南风味的家乡菜肴。毛泽东边吃边对齐白石说:“你原名纯芝,我原名润芝,两人小名都叫"阿芝"。你我可以称得上是同乡同名兄弟,你年长,我该尊称你一声老哥呦!”听了毛泽东一番风趣的话语,齐白石情不自禁爽朗地笑了起来。毛泽东接着说:“听说国内不少收藏家收藏你的字画,我也是白石艺术的爱好者。”

齐白石回家后,即选了一幅作于1941年的精品《苍鹰图》和《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立轴,并补“毛泽东主席,庚寅十月齐璜”和“九十翁齐白石藏”两款,及青石雕花砚等一并送给毛泽东。

没几天,著名收藏家张伯驹、王樾等人来访,齐白石很高兴地谈起送了两幅作品给毛主席的事。当说到《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篆书对联时,张伯驹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原来此联写错一个字。出自清代安徽完白山人邓石如之手的后一联原为“天是鹤家乡”,而齐白石却写了“云”。齐白石经张伯驹提醒,马上紧张起来。毛主席是博览群书通晓古今的大学问家,我竟然送他一副错字对联,不但对毛主席不恭敬,传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张伯驹忙安慰老人说:“齐先生,你这个"云"字改得比邓石如的"天"字好。他上联若是"地",那么下联"天"字不可动,可上联却是"海"字,恰与你的"云"字相对,我们不必拘于成格,改动古人成句自古有之,毛主席也许会称赞你改得好呢!”经张伯驹这么一说,齐白石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其实,毛泽东收下齐白石的书画,挂在墙上欣赏了一段时间后,除留下老片真空石雕花砚留念外,其他都送到有关部门珍藏。对于“天”改“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之后,各书法家写此联时,皆以“云是鹤家乡”为准,原来的“天”字反倒被人忘了。

印章的点点滴滴

自古以来藏家墨客皆爱玩赏印章。

毛泽东虽是国家领导人,但他同时也是诗人和书法家,所以也和历代文人一样,同有玩赏印章之雅好。

1946年1月28日,毛泽东寄函柳亚子,信上提到印章:“……很久以前,接读大示,一病数月,未能奉复,甚以为谦……印章二方,先生的和词及孙女士的和词,均拜受了……”

柳亚子何以会赠送印章给毛泽东呢?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与20年之老友柳亚子重逢山城。柳亚子《赠毛润之老友》七律送毛泽东后,又向他索诗。毛于离别重庆前的10月7日将《沁园春·雪》抄录给柳亚子。柳赞曰:“展读之余,以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乎。”当时毛泽东没带印章,无法在词上钤印。柳亚子当即向毛泽东表示“赠印两方”。事后,柳特请篆刻家、十万印楼主曹立庵刻了一方“毛泽东印”白文印,一方“润之”朱文印。印刻好后,柳亚子先将两方新印钤在毛泽东抄送他的《沁园春·雪》后,再将二印奉至毛泽东。故毛泽东回信提起柳亚子赠印事。

在蒋介石的白色恐怖统治下,胆敢给毛泽东刻印,真有杀头之险。但曹立庵却掷地有声地说:“我人虽是肉长的,刻印刀却是铁铸,为毛泽东刻印何惧之有!”除了此君,1948年有篆刻王之称的谢梅奴,也冒着生命危险,在满街飞驰逮捕共产党人的警车呼啸声中,在深更半夜,飞笔走刀,为毛泽东著名的《沁园春·雪》刻下30多方印章。当时长沙尚未解放,篆刻王是以自己的热血和铁笔为我国刻下第一组毛泽东诗词篆刻艺术品迎接黎明,这确实是难能可贵的艺坛佳话。现这一组篆刻已被视为革命文物收藏于国家博物馆。

另外,著名书法家邓散木也以寿山石为毛泽东刻印一方。此印独出心裁,有两大特点。一是将“毛泽东”三字横刻,他还将“泽”字的三点从左边挪到右下端。原来“毛”字笔画较少,与繁体字笔划多的“泽东”二字排列不协调,邓散木这一大胆创作真可谓“画龙点睛”之笔。二是此印为龙纽大印,顶部空琢双龙,并刻边款,这一珍贵文物现陈列于韶山毛泽东纪念馆。

钱君匋也是当代一名篆画家。1954年,钱君匋在北京中国音乐出版社任副总编。一天,他应邀赴中南海,毛泽东笑着与他握手说:“你刻的印非常好,谢谢你。”原来钱君匋曾为毛泽东刻过一方“毛泽东印”白文印。此后,毛泽东又通过上海博物馆请钱君匋刻了一方“毛氏藏书”朱文印。

毛泽东收藏的故事很多,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许许多多的珍贵收藏品绝大多数皆交公处理。但却通过各种收藏活动,交了很多方方面面的朋友,与一大批党外名家和国际人士进行了友好交流。这些收藏品、礼品实为毛泽东一生革命活动有机组成的一部分,所以他的藏品都具有广博深邃的内涵和特殊的文物价值。(本文来源:《南京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毛泽东 轶事 趣闻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