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王维:人生下半场,千万别矫情(3)

核心提示: 当白居易24岁登临大雁塔,写下“慈恩寺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的时候,王维21岁就已经状元及第,名耀整个大唐。

03

公元750年。

十五岁出游,五十岁依然郁郁不得志的王维赶回家中探亲,然而子欲养而亲不待。

王维的母亲临终前曾问过他一个问题:

“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王维字摩诘吗?”

王维自然明白,“维摩诘”是印度高僧,母亲把他的名字拆开来为自己命名,还教他从小就背诵《维摩诘经》。

“维摩诘”这个名字翻译过来就是没有污垢,即“净”。

母亲学佛几十年,仿若就是为开导眼前历遭悲厄打击的儿子,让其解脱身心的桎梏。

要他看开苦乐两境,淡看是非成败。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有些东西,你越是在乎,越是失去。

奔波的人生,我们已经用力,尽心,何必还去耿耿于怀。

人生下半场,千万别矫情,经历的越多,你越会明白,这世上没有不带伤的人。

晚年,王维重新回到政治权力的中心,但是看过了人生无常之后,他不再关心官场上的种种是非。

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从此后,他有事上朝,无事还家,抽空作作画儿,钻研钻研佛学,悉心经营他在终南山的辋川。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时的王维官反而做得越来越大,当了太子中允后不久,他又加集贤殿学士,迁太子中庶子、中书舍人,一路扶摇直上,最后官尚书右丞。

王维的才华毋庸置疑,但这“迟来的辉煌”,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唐肃宗李亨和他的父亲唐玄宗李隆基在赌气,只要李隆基不喜欢的人,李亨偏偏要重用。

对此王维心知肚明,可他看破不说破,一边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边过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田园生活。

朝堂上的尔虞我诈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人生下半场,不纠结,不纠缠,不矫情。

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这样的事情,王维年少的时候早就经历了一遍。

沧桑世事,负累几许,只要紧守住自己的本心就好。

公元761年,王维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中,平静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临终无病,遗亲故书数幅,停笔而化。”

去世前两年,王维上表将辋川别墅改为寺院,又将自己职田中的粮食用来为灾民舍粥。

无论先前的职场生涯如何,王维死的时候确实像一个得道高僧。

正如陈贻焮先生所说,“他采取了圆通混世的人生态度,半官半隐地生活起来了。”

王维在鱼龙混杂、朝不保夕的官场中,从小吏修炼成诗佛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比起李白的骄傲,杜甫的深沉,王维活得更加洒脱,他就是这样一个温柔淡然的模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人过中年,能让你挥霍的时间少之又少。不矫情、不做作、不畏惧别人的目光,想要的东西就去争取,得不到的东西就断舍离。

人生下半场,活的就是一份豁达,一份明白: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如是,安好。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王维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