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李白的”自我“杜甫的”忧国“,谁更佳

核心提示: 都是著名诗人,都是美酒,但他们写出了不同风格,李白和杜甫诗歌中有大量描写“酒”的诗,由于个人气质、人生经历、主要思想不同,他们的饮酒诗亦具有差异性,从“酒”所寄托情感指向看,李白的饮酒诗主要是抒发个人情感,杜甫之酒更多抒发家国情怀;李白自称“酒中仙”,实际上杜甫的嗜酒并不亚于李白,同李白一样,杜甫之死与酒也有关,李白之豪迈洒脱、杜甫之忧国忧民。

原标题:饮酒诗中的李杜,李白的”自我“杜甫的”忧国“,谁更佳

都是著名诗人,都是美酒,但他们写出了不同风格,李白和杜甫诗歌中有大量描写“酒”的诗,由于个人气质、人生经历、主要思想不同,他们的饮酒诗亦具有差异性,从“酒”所寄托情感指向看,李白的饮酒诗主要是抒发个人情感,杜甫之酒更多抒发家国情怀;李白自称“酒中仙”,实际上杜甫的嗜酒并不亚于李白,同李白一样,杜甫之死与酒也有关,李白之豪迈洒脱、杜甫之忧国忧民。

李白酒诗中:“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这句表明诗人李白胸怀远大理想,志向不凡。“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表现李白的狂放性格;“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大笑同一醉,取乐平生年”写出了诗人李白饮酒之乐;“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诗写于长安,诗人正处官场失意之时,心情苦闷,此“酒”流露其内心孤独凄凉之感。“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怀消愁愁更愁”,诗人借酒消愁抒发其怀才不遇之忧愁;从上面可以看出诗人李白以酒自我安慰,追求及时行乐。他把自己所有的情绪情感毫无保留地流露于诗篇中,其饮酒之情感亦突显出一个以“我”为中心的“为己”指向。

杜甫诗歌中的饮酒诗也主要是其关注国家社会现实之表现。《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深刻地反映了当时尖锐的社会矛盾,“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一千古名句,形象地揭示出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反映了人民的苦难,揭露了执政集团的荒淫腐败,此“酒”反映杜甫对现实黑暗的批判。“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听到朝廷收复失地,杜甫欣喜若狂放歌且纵酒。无论喜怒哀乐,杜甫饮酒都无法割舍其爱国、关注民生之情怀。

从上面可以看出来,从饮酒诗的个人情感来看,李白之“酒”主要抒发个人情感,而杜甫之“酒”多抒发忧国忧民之情。李白饮酒,更多是为己,其饮酒诗中总是洋溢着“我”的个人情感。

来源:北青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