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走进秦汉长城与丝绸之路 看它们的潜在联系

核心提示:  秦汉时期是中国长城史上的重要阶段。秦始皇“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史记·秦始皇本纪》引贾谊《过秦论》),是当时统一事业的重要主题。长城防线及邻近地方时称“北边”,因与匈奴战事的激烈与持久,为全社会所关注。

原标题:秦汉长城与丝绸之路

【史海钩沉】

 秦汉时期是中国长城史上的重要阶段。秦始皇“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史记·秦始皇本纪》引贾谊《过秦论》),是当时统一事业的重要主题。长城防线及邻近地方时称“北边”,因与匈奴战事的激烈与持久,为全社会所关注。长城营筑与长城防卫的直接作用是形成军事意义的“藩篱”,但是长城又有促进交通和贸易的历史效应。长城“关市”的繁荣成为游牧区与农耕区经贸往来的重要条件,河西长城的出现有保障丝绸之路畅通的意义,长城沿线形成东西文化交汇的高热度地区,同时长城也是秦汉文化向西北方向扩张其影响的强辐射带。

秦汉长城与丝绸之路

甘肃境内汉长城遗址  李国民摄

  长城交通体系及秦长城的文化意义

众所周知,长城的阻隔作用是明确的。《史记·匈奴列传》所谓“筑长城以拒胡”,《汉书·匈奴传上》作“筑长城以距胡”。《汉书·陈胜项籍传》引贾谊《过秦论》“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颜师古注:“言以长城扞蔽胡寇,如人家之有藩篱。”《汉书》卷五一《贾山传》“筑长城以为关塞”,也是同样的意思。然而,另一方面,长城又有促进交通建设、完备交通系统的作用。《史记·赵世家》说赵长城的营建致使“北地方从,代道大通”,就是例证之一。秦汉时期,长城沿线即“北边”多次有高等级交通行为的记录。如汉武帝后元二年(前87年)左将军上官桀巡行北边(《汉书·昭帝纪》);新莽始建国三年(11年)“遣尚书大夫赵并使劳北边”等。帝王亲自巡行“北边”的记载,也体现了“北边道”较好的通行条件。《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三十二年(前215年),东临渤海,又“巡北边,从上郡入”。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出巡途中病故沙丘平台,棺载车中,“从井陉抵九原”而后归,说明这次出巡的既定路线是巡行北边后由直道返回咸阳。汉武帝曾于元封元年(前110年)“行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北河”,巡察了“北边道”西段。同年,又北“至碣石,自辽西历北边九原归于甘泉”,巡察了“北边道”的东段及中段。此外,他还有多次巡行“北边道”不同路段的举动。司马迁在《史记·蒙恬列传》所说:“吾适北边,自直道归,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障”,可能说的就是跟随汉武帝出行的经历。

居延汉简中有“●开通道路毋有章处□”的简文,又保留了“除道卒”身份的记载,其职任应当是筑路养路。甘谷汉简记载,“北边”居民应缴纳“道桥钱”(张学正:《甘谷汉简考释》,《汉简研究文集》,甘肃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88—89页),也反映出“北边”交通建设受到重视。

长城本身就构成一种军事交通系统。上古城建规范,城墙上形成道路以便兵力集结调动,长城也是如此。《周礼·考工记》说,城有“环涂”,也就是环城之道。长城也有完善城防的傍城道路。《水经注·河水三》说:“芒于水西南径白道南谷口。有长城在右,侧带长城,背山面泽,谓之‘白道’。”此所谓“白道”就是“侧带长城”,与长城构成军事防务策应关系的道路。长城交通系统的道路有两种形制,一种是与长城平行的道路,如“白道”。另一种是与长城交叉的道路。《史记·匈奴列传》说匈奴“攻当路塞”,应当就指这种道路。《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记述周勃战功,说其“还攻楼烦三城,因击胡骑平城下,所将卒当驰道为多”,证明北边长城防线有驰道沟通。汉武帝元光五年(前130)夏,“发卒万人治雁门阻险。”颜师古注引刘攽曰:“予谓治阻险者,通道令平易,以便伐匈奴耳。”也涉及长城与内地的交通情况。这种道路最著名的,是自九原通达甘泉的秦始皇直道。

在张骞之前,中原与西域乃至中亚地方的交往,可以追溯到周穆王西行的故事。《左传·昭公十二年》写道周穆王“周行天下”。司马迁在《史记·秦本纪》和《赵世家》中,也记述了造父为周穆王驾车西行巡狩,见西王母,乐而忘归的故事。造父是秦人的先祖。在阿尔泰地区发现的公元前5世纪的贵族墓巴泽雷克5号墓中出土了有凤凰图案的来自中国的刺绣。在这一地区公元前4世纪至前3世纪的墓葬中,还出土了有典型关中文化风格的秦式铜镜。从中可见秦文化对西北方地区的早期影响。汉代北方和西北方向国家与部族称中原人为“秦人”,反映了秦经营西北联络各族形成的长久历史影响。新疆拜城发现的《龟兹左将军刘平国作关城诵》作为文物实证告知我们,至东汉时期,西域地方依然“谓中国人为‘秦人’”。《史记·蒙恬列传》记载:“(秦始皇)使蒙恬将三十万众北逐戎狄,收河南。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秦王朝的长城经营,使得长城以外的“戎狄”通过这一建筑实体认识了“秦人”的文化,并保持了长久的历史记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