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白居易:少年经不得顺境,晚年经不得逆境

核心提示: 人生是一场不得不走的远行,就算我们无法选择它的起点,但是我们却能选择如何走过生命的终点。 若是你在人生的旅途中偶尔感到困惑和迷茫,可以抬眼望一望走在你前面的白居易: 少年经不得顺境,中年经不得闲境,晚年经不得逆境。

曾国藩有一句名言:“少年经不得顺境,中年经不得闲境,晚年经不得逆境。”

人生在世谁不愿意事事顺利,又能安享时光呢?

可是,“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综观大诗人白居易的一生,恰恰印证了曾国藩的“人生三境”。

少年经不得顺境

白居易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的乱局,一家人颠沛流离分居5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穷困潦倒的生活。

但是,他却没有被苦难打倒,从小便立下“兼济天下”的志向,刻苦攻读。

后来,他给好友元稹写信,其中详细回忆了他年少苦读的经历:

我白天写赋,晚上读经,中间还要学诗,不敢有一丝懈怠;

而且常常读书读到嘴边上、舌头上都长了疮;

写字写到胳膊肘上、手心里都长了老茧;

年纪轻轻,头发都白了;

以至于成年以后,身体都要比同龄人衰弱一些。

古语云:“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就是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白居易像一枚璞玉,被磨砺得愈发光彩夺目。

他三岁识字,五岁学诗,十来岁已是文采斐然,我们从小就会背诵的那首《赋得古原草送别》就是他16岁时所作。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古龙说过:“一个人在少年得意,未必是福,而少年时的折磨,却往往使得日后能有更大的成就。一块美玉,不经琢磨,不能成器,人之一生,何尝不是如此?”

少年白居易,就像他诗中描写的野草一样,用他那坚韧不拔的意志,彰显出一个少年顽强不屈的生命力。

多年后,当他进士及第,在大雁塔上写下“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的时候,恐怕就是对那个逆境中坚强生长的少年最好的回答吧。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写道:“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

一个人如果在少年时期,沉湎于玩乐,不敢面对生活的挑战,那么他的人生必定无所作为,更别说以后要肩负起家庭,乃至社会的责任了。

中年经不得闲境

刚刚过去的2017年有一个关键词叫做“油腻”,和他搭配在一起的被称作“中年人”。

还有一句话非常流行,叫做“人到中年不如狗”。

其实,这些都是对“人到中年”的误读。

白居易被贬江州(今江西九江)的时候已经43岁,按理说在这个年纪遭遇人生重创,恐怕早就意志消沉。

而且江州司马还是个闲职,用某些体制内的话说,“混吃等死就好”。

但是白居易官闲人不闲,那首家喻户晓的《琵琶行》就是在这个时候面世的。

三年后,他调任中州刺史、然后又先后担任杭州刺史和苏州刺史。

从中央到地方,纵使遭受打压,可白居易不仅没有郁郁不得志,反倒更加勤勉,将政务处理得有声有色。

杭州的“白堤”和苏州的“白公堤”就是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最好见证。

此后,“苏杭白堤”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段千古佳话,白居易也世世代代为人们所景仰。

这不就是一个中年人“闲不住”的结果吗?

卢梭说过:“青年是学习智慧的时期,中年是付诸实践的时期。”

纵观整个中华历史,像白居易这样的中年人比比皆是,他们用其忙碌的身影,书写下一个社会,乃至一个时代的华章。

曾国藩组建湘军的时候已经40岁,此后南征北战十数载,到了54岁还主办洋务,连他自己后来都不得不慨叹:此生中年不得闲。

而他这一“不得闲”的结果怎样呢?

于己而言,他功高盖世、位极人臣;于国家而言,他强行为一个皇朝续命一甲子。

其人更是被后世奉为“古今第一完人”。

汪国真的《人到中年》里有这样一段关于中年人的描述:

“到了中年,生命已经流过了青春湍急的峡谷,来到了相对开阔之地,变得从容清澈起来。花儿谢了不必唏嘘,还有果实呢。”

人到中年,年富力强,但凡您不闲着,无论身处何等境遇都能干出一番成绩。

晚年经不得逆境

陈继儒在《小窗幽记》中写道:“少年人要心忙,忙则摄浮气;老年人要心闲,闲则乐余年。”

人生苦短,到了老年,已知天命,正所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此时,若非迫不得已,依旧在逆境中摸爬滚打,不但会损害你的身心健康、甚至还会有危及性命的厄运。

白居易晚年的时候,得到新皇帝的赏识,三番五次将他调入京师,可他最终选择远避朝堂。

宦海沉浮多年,使他清醒地认识到朝堂的波峰诡谲、尔虞我诈,他本就无心权力,还不如做个地方官为老百姓办些实事来得痛快。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他这一选择的正确性:

白居易63岁那年,中国历史上最为惨烈的宫廷流血事件“甘露事变”爆发,一日之内600多名朝臣被杀,其中有很多都是当年他同朝为官的老同事,而他却成功躲过了这场灾厄。

“晚年经不得逆境”,这句话在白居易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但这并不是意味着要你苟且偷安、无所事事。

孔曰:“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

人到晚年,应该学会遵从自己的本心,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生活姿态。

就像渡边和子在《心是一切温柔的起点》中的自白:

人都会老去,而我想漂亮地老去。老年人经常被人形容为“老而丑陋”,我觉得也可以用“老而美丽”这个词来形容。

“老而美丽”,与其说是具有半老徐娘般美丽的面貌,还不如说是一种具有年轮之美、心灵不起皱纹的生活姿态。

人生暮年,白居易创作出了大量的讽喻诗、闲适诗,流传至今的多达3000首,数量为唐代诗人之冠。

这些诗歌后来传到四域八方,一时间洛阳纸贵。

白居易也被后世尊称为“诗魔”;日本人更是对其推崇备至,奉其为“诗神”。

人生七十古来稀,白居易虽然体弱多病,但是晚年的他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像他的字号一样,白乐天,乐天知足,反倒活得比常人更加丰富多彩,福寿延绵,终年75岁。

人生是一场不得不走的远行,就算我们无法选择它的起点,但是我们却能选择如何走过生命的终点。

若是你在人生的旅途中偶尔感到困惑和迷茫,可以抬眼望一望走在你前面的白居易:

少年经不得顺境,中年经不得闲境,晚年经不得逆境。

在每一个年龄阶段做自己该做的事情,那么你的人生也许就会少点“逆境”,有点“闲境”,多点“顺境”。

愿有一天,我们真正远去,依旧可以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个漂亮的背影。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