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魏晋有钱人的豪车

核心提示: 春秋战国时,就有了带有彩席的马车这样高级的出行工具,而百年后的魏晋南北朝,王公贵族们的车辆装备,也不遑多让,甚至更加豪华。

11月9日,河南新郑郑国三号车马坑出土了一辆鞍车,长2.1米左右,宽1.6米左右,是郑韩故城内首次发现带有彩席的马车。据负责人马俊才介绍,“这辆车放在今天,就是汽车中的房车”。春秋战国时,就有了这样高级的出行工具,而百年后的魏晋南北朝,王公贵族们的车辆装备,也不遑多让,甚至更加豪华。

晋武帝的羊车

晋武帝坐的羊车,可不是真的羊车,超级豪华

历史上提到晋武帝的家事,最有名的是两件。

第一,他有个做了皇帝的傻儿子晋惠帝。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段子是,晋惠帝觉得老百姓固然穷得吃不起饭了,可为什么不能喝肉粥填饱肚子呢?

第二,晋武帝的后宫人数,放在几千年的历史上,都能名列前茅。他的妃子多到什么程度呢,多到不翻牌了,临幸的时候随机抽查,走到哪里算哪里,彰显出绝对的公平公正。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出乎晋武帝意料的是,为了吸引皇帝过来,妃嫔们叫宫人把竹叶插在门上,又在地上撒了盐,这样一来,皇帝的羊车就慢悠悠地驶过来了——羊喜欢吃盐嘛!这个故事在《晋书》里没有了下文,在后世却被当做宫怨的典故之一。元代萨都剌有一首《四时宫词》,“夜深怕有羊车到,自起笼灯照雪尘”,写得不错,但其实历史上晋武帝坐的羊车,可没有这么低调。

羊车的形制与轺车一样,由车轮、车轴、车舆和伞盖组成,和我们经常看到的先秦汉代车辆很像,不过要豪华得多。

历史上说,这种车,用金宝装饰四周,紫锦作帷幕,朱丝做网,驾驭的童子有二十人,年纪大约在十四五岁左右,梳着两鬟髻,穿一身青色宫装,浩浩荡荡,实在不怕动静太小。

羊车的动静一向不小,而且绝大多数,都和男色或者女色有关。

据说被称为中国四大美男之一的卫玠卫叔宝,七八岁的时候坐着羊车去逛街,就跟玉人一般漂亮,围观的人不计其数。卫玠这个应该算是特例。就跟新郑出土的这辆鞍车一样,墓主人可能是春秋晚期的君主,魏晋交际的时候,羊车也不是人人都能坐的。

比如当时的中护军羊琇,曾经就因为乘坐羊车而被弹劾免官,以为“素者非服”,违背了礼法制度。泰山羊氏在魏晋时期算是高门士族了,羊琇本人更是协助晋武帝即位登基,有很大的功劳,但居然都因为乘坐羊车而被弹劾免官了。除了可能存在的政治因素以外,主要原因就是羊车有制。

一直到东晋及南朝,羊车才成为一种大众普及的交通工具。不过,这时候的羊车,和晋武帝时候的羊车,可是有着天壤之别了。虽然名义上还叫羊车,但其实已经不驾羊了,改用几个童子牵引,就跟民国时代的黄包车似的,寒酸朴素得很。从这方面来说,“羊车”无羊,其实应该改名叫做“童子车”。不过南朝人称其为“牵车”,更是直白得很。

魏晋房车“金根车”,没有最豪、只有更豪

画轮四望通幰七香车

羊车固然豪华,但还不能真正算是一流的豪车。要说魏晋南北朝时,真正的房车,大概应该算是金根车。

这也是皇帝坐的一种车。形制是从秦朝时候传下来的,据说十分豪华。最详细的记载是在《后汉书·舆服》中,“轮皆朱班重牙,贰毂两辖,金薄缪龙……画日月升龙,驾六马,象镳镂锡,金鍐方釳,插翟尾,朱兼樊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极尽修饰溢美之词,但简而言之,其实就是用金子装饰的车辇。皇帝出行自然气派,金根车用六匹骏马,三公九卿、大将军、校尉,还有大批侍卫护驾,随行车辆也有很多,司南车、武刚车、云罕车、豹尾车……等等。然而是否真有这样的气派,还得另说。西晋末年,洛阳城中无粮,人吃人的事儿常常发生。晋怀帝司马炽当时打算偷偷逃出洛阳,但竟然没有车可以给皇帝用,只得抚手而叹,最后被抓。

轺车

还有一种同样可充门面的气派之车,叫做五时副车,又叫五帝车。中国神话,很多时候都要提到上古五帝——中央黄帝,东方青帝(伏羲),南方赤帝(炎帝)、西方白帝(少昊),北方玄帝(颛顼),黄青赤白玄,所以五帝车也是被漆成这五种颜色,代表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晋室南渡以后,因为没钱再做这些充门面的事儿了,所以免去五时车,改用马车代替出行了。

不过,马车在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其实并不常用。世家大族,王侯公卿,最习惯坐的是牛车。牛车又被称为犊车,本来是汉代地位极其低下的人所乘坐的交通工具,到了魏晋南北朝,摇身一变,就成了贵之所贵了。

西晋名士王衍曾在家族聚会上与人起了争执,对方气不过,举起酒杯扔在了他的脸上。王衍一言不发,气定神闲地坐上牛车,然后在车里照了照镜子,很得意地跟族弟王导说:“你看,我的眼光,仍然是在牛背之上。”意喻高人一等,但到底还是存了愤愤不平。

魏晋风潮,有钱人才玩得起一车四牛

魏晋士族们有钱,有闲,就变着花样儿地折腾新奇玩意儿。《晋太康起居注》中记载,齐王(司马攸)出镇,诏赠清油云母犊车。用云母装饰犊车,是王爷才能有的待遇,连高官大臣都坐不上!王爷享受的待遇当然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勋贵大臣也不差。有一种皂轮车,也是牛车改造的,不过是以皂漆轮榖,上面加了青色的油布帷帐,用四头牛拉着——后世只说四轮马车,却不知道魏晋的时候,还有四轮牛车。

豪华牛车

牛是耕作之物,在当时非常金贵,所以也只有有钱人才玩得起一车四牛的奢侈了。

偶尔也有特殊待遇。比如曹操杀了杨修以后,给他父亲杨彪送了一辆画轮四望通幰七香车,青牛孛牛二头——一个儿子换了一辆车两头牛,不知杨彪心中作何感想。

日本平安时代沿袭了魏晋风潮,贵族也大多乘坐牛车,还有牛车比赛——都是从魏晋南北朝学来的。石崇和王恺不光斗富,牛车的速度也要拼一拼。两人一道出游晚归,争相入城,石崇的牛车“迅若飞禽”,王恺根本追不上,深以为恨。

牛车虽快,但日常缓慢平稳的步伐,正合那时的魏晋风流,从容闲散,天下事不过如此而已。

油幢车与皂轮车大同小异,只是不漆榖。南朝萧齐的名妓苏小小曾写诗说,“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就是这种车。苏小小写这一首是缠缠绵绵的同心诗,唐代李贺路过苏小小墓的时候,写的就带了很重的鬼气: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如果当时骑青骢马的少年读了李贺的这首诗,恐怕就不敢坐上苏小小的油壁车了。

真正实用的是安车。古代最早的车辆几乎都是站乘,后来,才有了可以坐乘的安车,汉代郑玄认为这是一种“妇人车”,但其实不独女人,为了照顾一些年岁较大的官员,朝廷也会赐予安车,以示恩宠。纵然安车还被称为“小车”,其实车厢十分阔大,乘坐者可以在里面睡觉休息。

晋武帝司马炎

皇帝也是人呀!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有钱人 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