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王维的朋友圈里居然没有李白

核心提示: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盛唐诗人王维的一首《送元二使安西》,被谱以乐曲,传唱后世,也被当成了好友送别的代表作。朝来清新小雨,客舍青青柳色,这大好时光,却成了送别朋友的背景。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盛唐诗人王维的一首《送元二使安西》,被谱以乐曲,传唱后世,也被当成了好友送别的代表作。朝来清新小雨,客舍青青柳色,这大好时光,却成了送别朋友的背景。好友元二就要进入大漠,将与眼前的春光无缘,岂能不伤感,于是借酒一杯,表达别情,依依不舍之情和挂念朋友之意,表达得十分充分。从这首诗,也能隐隐窥见大诗人王维的朋友圈,里面充满了诗情画意,我们且进去看看。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

最优美的朋友圈线下邀请书

互联网世界的朋友圈毕竟是个虚拟世界,不能见面,不能握手拥抱,发个拥抱的表情,也只是个符号而已;即使视频聊天,也总是滞后半拍,没有亲切感,朋友必须走到线下,才能有现场感。

古人交友,最讲究现场感,王维也是这么想的。有一天,他忽然想念朋友裴迪,于是在朋友圈发信一封,邀请老友线下相见。想要老友下线来游玩,光靠交情可不行,因为裴秀才很好学,正临近春天的大好时光,可不能浪费,得读书用功,才对得起大唐盛世。王维也明白老友好学,他承认“足下方温经”,也不好无故打扰,总得有点理由才行吧。我们虚拟一下王维是怎么在朋友圈邀请裴迪的。

王维:腊月快过了,出来走走?

裴迪:给个理由。

王维:昨晚去玄灞,月光照着城郭,清朗着呢。又低头看辋水,泛起阵阵涟漪,映着月光,晶莹剔透啊。

裴迪:情怀虽好,没有远方。

王维:寒山远火,明灭林外。

裴迪:有点意思。

王维:陶渊明隐居的境界这里也有,深巷寒犬,吠声如豹。夜晚还有村民在舂米,和寺庙里稀疏的钟声相映衬,享受这静谧吧。哥听到的不是犬吠和钟声,而是安静的内心世界,此时独坐,僮仆静默。

裴迪:闭着眼睛想啥呢?

王维:想老友啊。

裴迪:老友你不是“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吗?

王维:非也,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念明月,此时念老友,想着曾经与老友“携手赋诗,步仄径, 临清流也”。

裴迪:你说得固然好,可惜现在还有点冷,景色未免萧条。

王维:要有发展的眼光,春天正在一步步走来。等你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草木蔓发, 春山可望, 轻鲦出水, 白鸥矫翼, 露湿青皋, 麦陇朝雊, 斯之不远, 倘能从我游乎?”

裴迪做心动状,但是放不下手里的书。

王维:这样妙不可言的风景,只有阁下这样高智商的人才能领会,不然我可不敢轻易打扰你,“非子天机清妙者, 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

裴迪发去一个握手的表情。于是春山线下游的计划达成一致。

只因守寂寞 还掩故园扉:

王维在朋友圈介绍工作失败

王维的朋友圈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那就是写“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孟浩然。孟浩然有一日在朋友圈晒了一首很励志很悲伤的诗:“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这诗是私发给丞相张九龄的,表达自己想大干一番的愿望,然而也没什么作用。襄州刺史韩朝宗很看重孟浩然,愿意推荐孟浩然,但是孟浩然觉得韩朝宗没什么用,于是拒绝。这时,在京城当官的王维来粉孟老师了。

王维:老孟,来长安吧,你的工作就业问题,我来想想办法。

孟浩然:谢谢王才子,不过丞相张九龄和襄州刺史韩朝宗都解决不了,您有什么办法?

王维:皇上也在咱朋友圈。您这次在长安太学赋诗,名动公卿,在长安朋友圈引起地震,我待会把你介绍给他,他也不会感到突兀。

唐玄宗:王维,我们群聊里的孟浩然似乎是新进来的,诗写得好,以前也听说过,“朕闻其人而未见也”。

王维:对,孟老师的诗写得好,前几天在太学赋诗,意向高古清朗,惊动很多同行。

唐玄宗:晒一首上来看看。

孟浩然: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唐玄宗:老孟,你根本没来主动来找过我,怎么能怪我呢?这锅我不背,“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

于是这事泡汤了。不久孟浩然悻悻地离开长安,离开前,在朋友圈里发一首诗以表达自己沮丧的心情:“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因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对此,王维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没过几年,孟老师去世了,王维亲自替老友营造坟墓,还画像表示想念。可惜,王维朋友圈里这个最重要的老友,再也不会发出任何表情互动了。

当然,以上故事很可能是个谣言,有版本说孟浩然当时是在名相张说的朋友圈里碰到唐玄宗的,或者说压根没这么回事。大唐的朋友圈过去这么多年,真相无从揭示了。

千古之谜:

同年龄的王维李白从来不同框

要说盛唐时期的那些大诗人,其实彼此之间基本都认识。例如两位最了不起的诗人:李白和杜甫,这二位曾经有过交集,还一起游历。尽管当时的李白已经红透大唐,杜甫同学还只是个无名小辈,但李白没有嫌弃他,还是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这份情义让杜甫久久不能忘怀,以至于多年后杜甫还发诗在圈子里找李白:“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在李白、杜甫的朋友圈里,还有高适的影子,这三大诗坛巨人一起游历,结下伟大的友谊。若干年后,杜甫到四川时,饿得嗷嗷叫,在朋友圈向老友发出呼救:“为问彭州牧,何时救急难?”高适知道后,马上送米过去,救了杜甫一家的命。

然而,奇怪的是在这个高层次的朋友圈里,偏偏不见王维和李白互动。其实,在道理上说不过去,李白和王维同龄,都是公元701年出生的,都是八世纪的“00后”。盛唐的时候,李白在长安,王维也在长安,而且两人都和唐玄宗接近,无论是朋友圈类型,还是空间、时间,都应该有密集交往的可能性。偏偏历史那么无情,这么伟大的两位诗人,就是不同框,在当时的史料里,找不到半点二人来往的蛛丝马迹。

到了清朝,有个叫赵殿成的学者站起来说:其实王维老师和李白老师是有交往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圈,这个朋友圈被宋朝人画了出来,就叫“七贤过关图”,也有人说是明朝人画的。画的是盛唐时期的七位大诗人,骑着马,冒着大风雪,叮叮当,铃儿响叮当,出了蓝田关,去游龙门寺。这七个人就是:张说、张九龄、李白、李华、王维、郑虔、孟浩然。瞧瞧,王维和李白终于同框了。

然而,这幅朋友圈图的真实性如何,无从考究了,但还是满足了人们对于盛唐诗坛朋友圈一切美好的想象。

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铅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