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如何看待民间国学传播乱象?

核心提示: 近年来,随着大环境的改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已成定局。国学成为一种日趋走俏的消费品。在公众心目中,国学不再是因循守旧、墨守陈规的代名词。国学一词也不断的细化,越来越高频的走向了民间生活。

近年来,随着大环境的改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已成定局。国学成为一种日趋走俏的消费品。在公众心目中,国学不再是因循守旧、墨守陈规的代名词。国学一词也不断的细化,越来越高频的走向了民间生活。

国学传播走到今天并不容易,这主要也依赖了两方的努力,一方是学术界,一方是民间自发的传播。可能这么说过于的笼统,因为大部分领域基本都可以总结为这两股势力,但是在其他领域里,民间势力一般很难和学术界抗衡,而国学传播则不然,民间所形成的势力范围,远远超出了学术界的想象。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个情况就一定不好,国学传播最终还是要面向群众本身,让大众回归古典思维,如果民间能自发的去做些事,对于国学传播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这是要肯定的,所以以往一旦有民间的团体组织国学活动,普遍得到大家的赞美,溢美之词层出不穷。

但随着这方面发展的越来越大,偶尔就让人嗅到一丝不对的味道,所以但我们今天要来聊一聊,民间国学传播是否都如想象的那般美好。

关于读经教育

这几年民间势力最大、发展最好的国学民间势力恐怕就是各种读经教育了,其产品就是形形色色的读经私塾和读经班,主要以儒家经典为主,辅以其他派别以及外国经典,用简单的重复方法去大声诵读经典,认为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来领悟经典的精髓。

乍一看,这种方法非常好。简单易行,成本低,承诺效果好,甚至有的地方打出圣贤教育的旗号,仿佛可以批量生产圣贤一般,但仔细想想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之前跟人讨论的时候我抛出过一个观点。但凡声称自己创造了某种神奇的方法且简单粗暴易行,效果显著,树立成绩标杆或者造神(既用了他这个方法后从一个很差的学生一举变为业界大师)的包治百病的大力丸模式的教育,几乎都不靠谱,说到这大家也可能猜到我说的利用这个模式非常成功的人是谁了,没错,他就是李阳。

疯狂英语的李阳是80后和90后学习英语避开不了的人物,其影响之大一直至今依然有大批的追随者,李阳把英语教育搞成了成功学,认为大声朗读重复就能学好英语,而读经教育也是采取类似的方法教学,至于是否也是成功学,这个有待后人品评,鉴于有人不了解读经教育,我把两种结合起来讲可能会让更多的人看清楚。

这两种教育有个共同特点,不重视方法,不重视教材。其实这两点在我看来都是致命的。

首先谈谈教育方法。古今中外,大家普遍都认为教书是个技术活,哪怕到今天,教育的理论不断的在发展,各国的经验也不断的在碰撞交流,互相借鉴,想发展出一个较为合适的教育模式,但实际上,作为一个接受教育的个体来说,我们似乎哪种方法几乎都不满意。

在这么一套严格的体系里开展的教育我们都觉得到处是破绽,那某一种贯穿始终的教学方法能行的通么?刨出去这些来说,夫子也讲求因材施教,而且传统中国文化里也有家学和师承的说法,试想,如果教育方法不重要或很简单,为什么会产生这些现象呢?

其次,不重视教材。二者都认为教材可以随便选,关键是在人的操作性,但现实是,无论是英语教育还是古籍教育,每年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用于研发和出版相关书籍,帮助大家更好的去进行相关学习,当然英语要更明显一点,毕竟英语是全球热,而古籍仅仅是国内一小部分人的爱好,但这不能成为抹杀这些人功绩的理由。

如果教材不重要,耗费这么大的目的在哪里?或许有人认为二者不是一回事,但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古代教育所使用的教材,也是有因革损益的,如果教材不重要,那先贤这么折腾的理由在哪里。

如果看不清楚以上两点,一旦在学习成果中出了问题,往往会下意识认为是自身不努力,而忽略了是否本身这套体系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有的人会认为,这些我们不在乎,我们就是为了孩子好,那我们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把孩子送到读经学校的家长有的是抱着望子成龙的想法,有的则是抱着接受古典教育的想法,对于这两种想法的家长,我也只能表示出遗憾,因为当前的读经学堂在我看来并不能满足上述要求。

首先,老实大量读经的方法在前面说过了,并非古典教育的方法,而是有读经界的代表人物王财贵先生独创的,所以如果是接受古典教育,那这一点就不满足你的需求,只不过教材是古代典籍而已。

舍弟在山东某地上小学,当地的小学也已经开设单独的国学课程,一学期讲一本蒙学读物,我觉得实质上没有太大区别,有人可能担心师资的问题,但是老实大量读经的方法对教师而似乎并不需要太强的专业素养,所以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其次,看看教学效果。就目前而言,我没有看到一例完全由读经教育培养的人才案例。

我与读经教育界的朋友有过多次亲切友好的交流,也有一些人是我的好朋友,但这不影响我对这个问题上的看法。

读经界出过很多传奇,我也都了解了一下,但让我疑惑的是,所谓的传奇人物基本都没有完全由读经教育培养出来的,有很多是在体制内就很好的学生,转而读经,这些没有说服力,而目前社会各界似乎也没有哪位人才是由读经教育产生的。

有人说是读经年头短,读经学员还未长大,所以不能接受检验。但王先生撰写过一本《读经二十年》的图书,如果年限属实,这个年头在我看来不短了。退一步而言,如果真是学员还未长大,也是可以检验成果的。

我曾经倡议选出同样人数年龄段相仿的读经教育的学员和体制内的学生进行简单的测试对比,无论接受哪种教育,最终的目的都是在当代社会生存,这么做也是对学生负责,但最后不了了之,心中甚为遗憾。

写了以上文字肯定有人认为我是反传统,其实不然,我开始接触经典也是从读经的方法开始的,但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并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有人或许认为我太功利了,这点我不否认,作为一个理工科的学生转而研究人文,自然要选一个科学有效的方法来入门,从而进行一定的学习。

那到这里,是否可以说这种老实大量读经的方法可以一笔抹杀掉了?那也是不行的,因为对于一些教育资源落后,师资严重不足的偏远地方,这种方法无疑是最优解,但是对于北上广这种教育资源极其发达的方法,这方法可能显得有些水土不服了。

以上为我进行读经以来的疑惑,非常欢迎读经界的朋友能予以反驳,让我的思维能过升华,起码也能让我见见世面。另外,我质疑的是当下的读经教育,而不是读经本身,这点要说清楚,以免有人反驳我混淆了概念。

既然谈到了读经本身,我就多说两句,关于当代人是否要读经,可谓仁者见仁,从支持者角度来看,读经当然非常的好,但也要听些反对者的声音,进行综合的判断。

周予同先生在《僵尸的出祟--异哉所谓学校读经问题》一文中提到:“经是可以研究的,但是绝对不可以迷恋的;经是可以让国内最少数的学者去研究,好像医学者检查粪便,化学者化验尿素一样;但是绝对不可以让国内大多数的民众,更其是青年的学生去崇拜,好像教徒对于莫名其妙的《圣经》一样。如果要懂得修齐治平之道,这是对的;但是,下之有公民学,中之有政治学,伦理学,上之有哲学,用不着读经!如果你们顽强的盲目的来提倡读经,我敢作一个预言家,大声的说:经不是神灵,不是拯救苦难的神灵!只是一个僵尸,穿戴着古衣冠的僵尸!它将伸出可怖的手爪,给你们或你们的子弟以不测的祸患!”

周先生本身是经学名家,他如此说词必然有其道理,但年代稍微久远,是否过时就要看读者的判断了,但我是支持读经的。

关于女德班

女德班这个话题是近期不得不去触碰的,丁璇“大师”的讲座曝光后,波及范围广,引起了大范围的讨论,甚至一些平日里插科打诨、卖萌求打赏的博主也纷纷就此事发表了看法,舆论方向几乎是一边倒,反对女德。

一提女德,有人就喊大清亡了,但我疑惑的是难道大清亡了就来了一个可以不讲修养不谈德行的年代了?难道大清亡了,人们就可以彻底抛弃美德了?我想这肯定是不可以的。

女德是一定要修的,而且在这个时代,更加要强调修养德行。为什么不说修养男德,因为在传统儒家典籍里经常出现对男性德行的要求,这跟修习学问是直接挂钩,确实单独拿出来说的意义不大。

为什么男女都要修德行?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就阐述的很清楚了,试想,我们在生活中或者影视剧里会更钟情于谈吐优雅、落落大方的男女主角,还是喜欢随地吐痰、满口污言秽语的角色?

如果更喜欢后者,那我恭喜你,因为那很容易就可以学会了,你马上也能成为自己理想的人格。如果更钟情于前者,那么我们就要想想跟他们的差距了,其实人与人的层次差别不完全是金钱,如果是金钱代表一切,那么土大款都是贵族了。个人认为人与人的层次差别更多是在于个人的修养。

为什么这么美好的东西会有人不假思索的反对,很简单,因为繁琐,认为觉得自己会吃亏,就好像小时候总是排斥父母所说的礼貌问题以及谦让问题,因为大家都坚信会叫的孩子有奶吃。

说了这么多,肯定有人认为我支持丁璇,但如果那么容易被猜到了,我也就不想写了。我的态度是支持女德,但不支持丁璇,理由很简单,她的东西跟传统几乎没关系。

丁璇的几条语录语出惊人,例如:“你家男人是你前世养的一匹马,你是这个马的主人。前世你打它,这辈子他打你”、“三精成一毒”、“女人挨揍不得病”等言论,实在是匪夷所思,如果古代真这样,我觉得女性没有灭绝真是奇迹,而且按照这种淘汰法则,当代的女性体质应该远高于男性。

为什么说她跟传统关系不大?因为她的传统功底真是太差了。她在某个讲座里提到:“男性象征天,女性象征地,天在上,地在下有个自然规律,永远不会变,那就是地永远翻不了天,所以这是教育女人,要懂得敬天。”

相敬如宾是每个人都向往的爱情观,所以她这个结论我觉得还算可以,只是太片面了,应该强调互相尊重。但是她这个推导过程真的是太让人吐槽了。

《周易》第十二卦:否卦(天地否),乾上坤下。“象曰:天地不交,否”,乾上坤下意味着闭塞不通,阴阳不交,是不和谐之象,是不吉之兆。而《礼记•月令》提及:“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在《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也有类似的论述:“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云雾不精,则上应白露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不施则名木多死。”

地翻不了天。这是我们的基本认知。在传统文化中,这不意味地只能敬天,只能服从于天,居于从属的地位。丁璇凭借着常识在授课,但是却违背了传统文化,那么问题来了,她打着传统的名义反传统,她讲的到底是什么呢?

关于她的东西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只补充一点吧,根据最新的消息,她身上诸多头衔均涉嫌造假。

当然,民间国学传播的问题远不止以上两个,有些甚至比上述的案例危害还大,鉴于篇幅有限,不能一一提及。

民间国学传播需要改善方式

上面说了那么多,并不是想说民间复兴传统文化都是很吐槽的,该值得肯定还是要肯定,如江苏南通的知止堂义学等民间国学机构还是值得肯定的。我们需要把水分和骗子压出去,让普通的大众能接接触到靠谱的国学文化。

有的人说,无论怎么说,这些人都为文化传播做出过贡献,甚至是先行者,你怎么评价这个事。诚然,在中华文化复兴道路上这些人有没有贡献?有。但功过能不能相互抵消?不能,因为水分和骗子做事的目的性很强,传统文化知识一个旗号而已,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功大于过吗?没有,如今丁璇的事来说,让女权组织大肆利用,认为是儒家的把柄,不断的攻击,仅从这点来看,这是功大于过的表现么?

现在,是时候正本清源了。而正本清源最大的力量,应该把眼光凝视在学术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突然不相信学术界的专家,反而愿意相信民间的包装的大师,甚至其影响居然会误导了官媒,所以早些年很多知名的媒体会做过一些所谓的大师的活动,有些“大师“甚至得到过政府机关的支持。

但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大家都慢慢发现了这些人虚伪的面孔,这种情况得到了遏制,但大众还是对学术专家抱有不信任的态度,我们随便想三个国学大师,必然有一个是民间包装且学界共同体不认可,这就是事态的严重性。

关于民间和学术界能力水平的孰高孰低,我们不谈太深的,仅用常识来想想。

一群经过高等教育的训练且读了数十年相关领域书籍、需要完成各种项目和教学任务以及还要参加各种学术会议的人,就算资质愚钝,难道还比不上每天抽空读读书,没有经过任何考试选拔的人么?就算古代用人,也得有个科举筛选吧。所以对于学术界要有一定的信心,要对专家教授保持信心。

虽然学术界内部也存在问题,但是对普通大众来说,他们的素养和水平足够了。

诚然,今日民间国学发展乱象跟学术界的不亲民的普及模式也有很大关系,所以也不能完全把责任抛给民间,这点也需要改善。如果有一天学界和民间能无缝链接,各司其职的传播国学,那可能真的就是国学复兴的一天。

来源:儒家网

责任编辑:吴铅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