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道德不可靠?大禹治水的光荣与黑暗

核心提示: 中国道德史,从大禹开始。从大公无私开始,以大私无公结束。 帝尧之时,洪水滔天,万民忧虑。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家喻户晓。

道德很重要,道德不可靠。

中国道德史,从大禹开始。从大公无私开始,以大私无公结束。

帝尧之时,洪水滔天,万民忧虑。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家喻户晓。

鲧治水不成被杀,主要不是堵水不成,而是不敬上帝,是只修城建坝保自己部族,害了其他部族,不顾大共同体利益,引发众怒,被治死罪。鲧被祭司祝融杀死,祝融为三苗祭司,禹从此与三苗结仇。

鲧跌倒的地方,大禹得站起来。

鲧不待上帝之命,偷上帝息壤堵水,挑战上帝。大禹不敢无敬畏之心,称天下治理之道是以德辅助上天,“清意以昭待上帝命”,洁净心思以待上帝之命。

水从上天而来,鲧堵水,是要堵天。大禹疏导,是顺天,不完全是技术考虑。

鲧只顾自己部族,大禹不敢自私。大禹吃穿简易,住房简陋,重视祭祀,焦心治水。“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儿子启生下来哇哇哭,大禹过家门而不顾,已非正常人。

救灾需要集体行动,需要统一指挥,大禹拥有在各部落间调配粮食的权力。“食少,调有馀相给,以均诸侯”。大灾之中,平均分配是绝对要求。分配不公,灾民会暴乱。救灾之中,禹拥有了惩处各部落的权力,先后杀死共工部落的相繇和防风部落防风氏。

大禹治水有功,权力在救灾中开始聚集,舜将王位禅让给大禹。“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礼记》这段话,讲的是禅让制,原始民主制,酋邦领袖由众部落推选产生。后代儒生,迷恋世袭专制,忘了选举曾是孔孟的理想。

中国的国家起源,从应对水灾开始,由此形成治国之道的基因:危机导向,平均主义,领袖集权,领袖要有德。灾难导向,有灾救灾,无灾备灾。这种救灾备灾机制,化成了文化血液,千年流淌。为救灾形成的机制,需要救灾才能巩固,这是一个需要灾难的体制。需要灾难的体制,又造成灾难的国家。永远的灾民,永远的灾国。救灾体制利于强权不利于个体,利于稳定不利于发展,利于宣讲道德不利于尊重法治。从救灾体制转向发展体制,这是个历史难题。

舜将王位禅让给大禹

应对洪灾,奉献牺牲,功业显赫,万民敬仰。于是,大禹的儿子启接替大禹为王,终结了禅让制,开启了世袭制,天下终于变为家族私产。老子说:非以其无私与?故能成其私。是说大禹吗?怪不得,集权国家,最讲道德修炼。修身与平天下,平天下与大权在手,真有关系。

大禹的大公无私,成就了他一家人的大私无公。中国历史,走出大禹循环了吗?总是从大公无私的光辉,走入大私无公的阴暗。大禹敬畏上帝,大公无私,那真是德才皆备!但是,大禹的道德并没有可靠到底,有几个人的道德比大禹更可靠呢?

道德很重要,但道德不可靠。道德生出权力,但在权力的引力下,道德会弯曲,最后弯到反面。大公变大私,伟人变恶魔,光辉灿烂的公脸之下,是阴暗残暴的私心,公与私在悄然转换。老子说: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什么可靠?开放竞争,公平竞争,别无他法。负阴抱阳,冲气方有和。

崇拜那些有功于国的伟人,会使整个民族失去智慧与勇气。一个有尊严的民族,能产生出有功于国的伟人,也要能管住有功于国的伟人。

大禹循环之轮,还在旋转!

来源:“启与示”公号

责任编辑:杨德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