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钱江潮进入最佳观赏时刻,文化人如何观潮?

核心提示: 钱塘江大潮,凭借其磅礴的气势和壮观的景象闻名于世,被誉为“天下奇观”。随着农历八月十八的临近,钱江潮也进入了一年中最佳的观赏时刻。

星岛环球网消息:钱塘江大潮,凭借其磅礴的气势和壮观的景象闻名于世,被誉为“天下奇观”。随着农历八月十八的临近,钱江潮也进入了一年中最佳的观赏时刻。

眼下,走进浙江海宁,你可以看到语文课本中《观潮》一文的情景再现。

“江潮还没有来,海塘大堤上早已人山人海。大家昂首东望,等着,盼着……潮来了!那条白线很快地向我们移来,逐渐拉长,变粗,横贯江面。再近些,只见白浪翻滚,形成一堵两丈多高的水墙。浪潮越来越近,犹如千万匹白色战马齐头并进,浩浩荡荡地飞奔而来;那声音如同山崩地裂,好像大地都被震得颤动起来。”

——节选自赵宗成、朱明元《观潮》

据统计,为了一睹潮水风光,每年这个时节浙江海宁将接纳数以十万计的游客,但你可能不知道,这样热闹的场景并非现代才兴起,其实早在两千多年,钱塘江沿岸就有了观潮的习俗,甚至更为隆重更为讲究。

点击进入下一页

钱塘潮即将到来。周孙榆 摄

没有人能拒绝观潮 皇帝也不例外

据科研人员研究,人们观潮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汉魏时期,《庄子》中就曾记载“浙江之水,涛山滚屋,雷击霆碎,有吞天沃日之势。”

早在这一时期,智慧的古人就开始探究潮起潮落背后的奥秘,试图掌握它的行踪。

东汉哲学家王充在他的《论衡》一书中指出了潮汐、潮涌与月亮、地形的关系,这是全世界关于潮涌成因最早的物理解释。

到了唐宋时期,人们已经明确发现八月是观潮的最佳时期,观潮更是在社会上形成一种风尚,若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段历史就像是一场大型“追星”行动,在壮观的钱塘潮面前,无论是平头百姓还是达官显贵,人人都化身为“追潮族”。

点击进入下一页

钱江潮“一线天”。周孙榆 摄

诗人孟浩然曾作诗《与颜钱塘登障楼望潮作》这样描写观潮时的盛况:

百里闻雷震,鸣弦暂辍弹。

府中连骑出,江上待潮观。

照日秋云迥,浮天渤澥宽。

惊涛来似雪,一座凛生寒。

简单解释:钱江潮即将到来,人们赶紧放下手头的活儿,官员们一个接一个骑马奔向江边的“最佳打卡点”等待潮水。随着潮水正式登场,卷起的浪花如同白雪,在场的人无不感到震撼。

除了孟浩然,李白、范仲淹、杜甫等人也都曾为观潮赋诗,在这些人当中苏东坡无疑是一名潮水的“大粉丝”,仅仅是《八月十五日看潮》就一口气写下了五首。

到了南宋时期,官方更是将每年农历八月十八定为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在这一天会检阅水师、祭祀、观潮、弄潮表演等等。

周密的《武林旧事》中记载到,八月十八日,宋高宗和宋孝宗两位黄帝赴浙江亭观潮,“太上喜见颜色,曰:‘钱塘形胜,东南所无。’上起奏曰:‘钱塘江潮,亦天下所无有也。’太上宣谕侍宴官,令各赋《酹江月》一曲。”

可见在当时,就连皇帝也没能拒绝这壮观的钱塘潮。

点击进入下一页

翻滚的钱塘潮。周孙榆摄

观完日潮观夜潮 赏完头潮赏尾潮

时间来到明朝,“追潮族”们对潮水的喜爱也更上了一层楼,区区白天观潮已满足不了他们,观夜潮的习俗由此诞生。

相比于日潮的汹涌激荡,夜潮更为朦胧恬静,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夜潮之声、色、韵在万籁俱寂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突出。

明代戏曲作家高濂曾在他的《四时幽赏录》这样描述:“浙江潮汛,人多从八月昼观,鲜有知夜观者,夜午月色横空,江波静寂,悠悠逝水,吞吐蟾光,自是一段奇景。顷焉风色陡寒,海门潮起,月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卷轰雷,白练风扬,奔飞屈折,势若山岳声腾,使人毛骨欲竖。古云:‘十万军声半夜潮’。信哉!”

与此同时,随着明朝钱塘江水逐渐南移,最佳观潮点也随之变迁,从杭州向附近的海宁(古属杭州)逐渐转移,因而明朝又称钱江潮为海宁潮。

在民国时期,人们对观潮就更为讲究了,甚至推出过“观潮专列”。

相关文献中记载:“看潮除沿江上下外,人多趋海宁。届期火车特开观潮专车,以便观客。远道之人,如期而至者,车为之满。车中包定伙食。可以随客饮餐。”

时至今日,游客们的观潮热情依旧不减,据统计,每年这个时节浙江海宁将接纳数以十万计的游客。

点击进入下一页

等待潮水的游客。周孙榆摄

9月23日,记者来到浙江海宁观潮胜地公园,虽然中秋假期已过且天气炎热,但在潮水抵达前2小时,钱塘江畔已有上千名游客在等待,当中不少是“拖家带口齐齐出动”。在等待的时间里,人群中时不时有“调皮”的游客报“假情报”,引得现场嘘声连连。

而当那条“银龙”出现在江面,现场的人们有如被引线点燃,瞬间沸腾,不过相比于古时的文人墨客,现在的人更爱拿起手机“与潮同框”。

如今,在浙江海宁一带已经形成独具特色的“一潮三看四景”之说,即在盐官镇看“江横白练一线潮”,在大缺口看“惊心动魄碰头潮”,在老盐仓看“惊涛裂岸回头潮”,晚上看“月中齐鸣半夜潮”。“观潮”已然成为人们愉悦身心,友好社交的一种生活方式。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钱塘江大潮。王刚摄

不仅观潮还要弄潮

因科技水平和认知水平的限制,古人将汹涌的潮水归结为是“潮神”在作怪,因此,农历八月十八也被奉为“潮神生日”,这一天,民间会通过一系列活动祈求“潮神”保佑生活的安定,当中最有特色的即是诞生了“弄潮儿”一词的“弄潮”。

“弄潮”顾名思义就是在潮头搏浪嬉戏,是一种竞技运动。

宋代周密曾在《武林旧事》中有详细描写,“吴儿善泅者数百,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

不难看出,相比于现在的冲浪,古时的“弄潮”则更为高难度。不仅要做出各种惊险的特技动作,还要求手中的彩旗不湿。因此“弄潮”的优胜者被人们视为勇士,不但能得到银钱赏赐外,还插花披红,鼓乐吹打,受万人夹道欢迎,民间妇女也以能嫁给“弄潮儿”为荣。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钱塘江大潮。王刚 摄

时至今日,虽然传统意义上的“弄潮”已不复存在,转而由钱塘江国际冲浪对抗赛(因疫情防控,2020年后暂停举办)替代,但“弄潮儿”一词却延续至今,用来形容那些勇敢进取的人。

在这场长达两千多年的“追潮”之旅背后,钱塘潮成为了一部特殊的历史文化教材,当中有波澜壮阔的历史变迁,有文人墨客的诗词歌赋,更有劳动人民修筑水利、抵抗灾害,乐观面对生活的进取精神。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