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花开山乡》:越是伟大的成就,越是需要质朴真实的表达

 作者:卫中

从中央机关来芈月村挂职的第一书记白朗挥别送行的村民,坐在车上摘下眼镜,终因不舍而忍不住哭了起来……近日播出的电视剧《花开山乡》通过有温度、接地气的表演形式展现了近年来农村基层工作者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探索乡村振兴而付出的努力,受到观众好评。

“原本是陪着父母看电视,没想到自己陷了进去。”网友“青春是首不老歌”刚开始没想到自己会每天蹲守在电视机前,“原来真的有这样一群人,在用自己的默默努力宣示着对祖国最深沉的爱。”现实主义作品要走进观众心灵,就必须贴近现实、接地气。

在文艺作品中展现中国脱贫攻坚的伟大成就并深深打动人心,《花开山乡》的导演高希希被问及是如何做到的,他说,必须“在创作中沉下身去”,因为“没有深入体验村民生活,就无法获得鲜活的素材和故事”。电视剧以一个朴实的共产党员干部为人民踏踏实实地做事为着力点,去体现党和国家对老百姓的关心和爱护。因为根扎得深,所以花开得鲜亮动人,剧中故事和人物更加真实可信。

  观众给好书记点赞,也是给国家的乡村振兴工程点赞

刚刚到任,就被声讨拆迁公司倾倒垃圾的村民冲了会场;村民和拆迁队起了冲突,监控摄像头却都“意外”坏掉;明明是风景优美的旅游景点,却因为基础设施落后而无法得到充分开发利用……电视剧《花开山乡》第一集就通过白朗的视角,把农村发展过程中的种种困难和矛盾呈现在观众面前,让人直观地感受到农村基层工作的不易。

点开《花开山乡》视频,类似“这样的书记真好,处处为村民考虑”的弹幕比比皆是。为什么这位第一书记白朗会受到许多观众夸赞?因为他将生态文明建设和乡村振兴的实际结合起来,通过建设透水砖厂、种植玫瑰花等一系列新型产业,带领村民闯出了一条兼顾多方利益的科技创新致富之路。虽然是虚构人物,但白朗身上浓缩了千千万万个真实的优秀乡村基层干部的影子。饰演这一角色的演员王雷认为,当驻村书记离开山村后,留下来的最重要的东西是理想、方法以及群众对党和国家的信任。

尤为可贵的是,《花开山乡》关注到了乡村振兴中容易被忽视的人才梯队建设的问题。剧中的驻村书记鼓励年轻人回村创业、在家门口创业;还有一位乡村教师任教期满后申请延期,她勉励学生们学业有成后能回来建设山村,让乡村振兴后继有人。这些剧情让一位在乡村从事教育工作20多年的观众深有感触,“乡村振兴是国家工程,没有年轻人的参与如何实现这一宏伟大业”。

  沉下身去触摸民众,才能在镜头前演绎最真实的农村

曾经有个驻村干部,当年为了实现脱贫攻坚,苦口婆心挨家挨户去说服,最后把在外打工的村民们劝了回来一起开山采石,挖到了村子发展经济的“第一桶金”。这个生动的故事,正是主创人员们在走家串户的走访中挖掘出来的。通过这种“下生活”的创作方式,主创人员体会到了乡村干部工作中的艰难,拍出来的人物角色也更真实可信。

村民刘会扛着锄头,屁颠屁颠地跟在心存好感的胡云霞身边,却被胡云霞一通数落,最后还被关在门外。观众看着可怜的刘会哈哈一笑,这时弹幕飘过“这是杀手老宁”“反差太大了吧”“完全没看出来是同一个人”……在一部戏里是只要出场就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手,在另一部戏里却是憨态可掬的搞笑担当,这种“整容式”的巨大反差需要演技,也更需要对现实中村民言行举止全方位的观察和模仿。为了体现真实的农民状态,剧中的男女演员尽可能不化妆,于是被晒红晒伤的面部皮肤、沾满灰尘的油光头发、农村人说话时的表情和肢体习惯就活生生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演员李小萌也说在《花开山乡》的表演中要“做减法”:“但凡有一点刻意的、造作的、脂粉气的东西,都会跟这个戏格格不入。”

真正与村民面对面地交谈,主创人员才能理解群众对基层干部的感情从何而来。比如当地一家小店得知剧组是来拍摄基层干部的故事,就无论如何不肯收饭钱,因为他本人就是农村脱贫攻坚的受益者。高希希认为,真正能体现乡村振兴成就的文艺作品,不是喊口号,也不是为了应景,而是“让它真真实实地贴近民众,让大家在观赏当中不知不觉地就有了代入感”。

来源:文汇报 (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