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没有人比你更属于这里

核心提示: 这是一群过着乏味生活且毫无怨言的人:印刷厂或皮革公司的基层经理、为了不接受父母资助而贫穷生活的女孩、梦想成为作家的特需助理……作者以看似疏离、实则富于情感的笔法,讲述他们在白日梦中恋爱、从反复观看的城市景观里获得启迪、用奇异的幻想拯救荒凉镇子上的居民同时也拯救自己,揭示现实如何因一次温柔的相遇或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而改变。

作家、导演、音乐人、演员、水瓶座……难以定义的才女米兰达·裘丽的代表作 16篇幽默感伤、没有套路的情感故事,失败者、小人物的爱与渴望 在笨拙的自我中寻找钻石,在反复观看的景观里发现光芒 “我觉得裘丽写的就是我”

没有人比你更属于这里 

米兰达·裘丽 著 周嘉宁 译 

内容简介

当你早晨醒来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时,就想想这些。

站起来面对东方。

现在赞美天空,

赞美天空下每个人的内在光芒。

不确定也没关系。

但是要赞美,赞美,赞美。

这是一群过着乏味生活且毫无怨言的人:印刷厂或皮革公司的基层经理、为了不接受父母资助而贫穷生活的女孩、梦想成为作家的特需助理……作者以看似疏离、实则富于情感的笔法,讲述他们在白日梦中恋爱、从反复观看的城市景观里获得启迪、用奇异的幻想拯救荒凉镇子上的居民同时也拯救自己,揭示现实如何因一次温柔的相遇或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而改变。

作为米兰达•裘丽的首部短篇小说集,本书于作者三十三岁时出版,那时她已是一位屡获殊荣的电影制作人和表演艺术家。本书出版后得到评论界的普遍好评,荣获当年的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被译为二十多种语言,更受到文学大师乔治•桑德斯的高度赞赏,使得裘丽成为美国当代文化中所不容忽视的标志性人物。

关于本书更多信息,可参考官方网站:www.noonebelongsheremorethanyou.com

编辑推荐

◎ 作品看点

★《时代周刊》年度十大小说,亚马逊4.5星,读者评价“我觉得裘丽写的就是我”,“我把这本书放在办公室,每当创意枯竭时就读读它,给自己脑力激荡”。《没有人比你更属于这里》是美国当代文化标志性人物米兰达·裘丽的首部小说集。16篇幽默又感伤的小说描述了一个个令人难忘的小人物,以及她们的欲望、恐惧与幻想:印刷厂或皮革公司的基层经理、为了不接受父母资助而贫穷生活的女孩、梦想成为作家的特需助理……他们在白日梦中恋爱、从反复观看的城市景观里获得启迪、用奇异的幻想拯救荒凉镇子上的居民同时也拯救自己,揭示现实如何因一次温柔的相遇或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而改变。

★古怪又可爱、作品难以定义的跨界才女,书写普通人梦想的不凡人生。米兰达·裘丽集电影导演、编剧、歌手、演员、作家、艺术家身份于一身,作品涵盖电影、小说、独幕剧、数字媒体装置、行为艺术,甚至设计过鞋子和一款App。她的创作充满水瓶座特质:风格鲜明,古灵精怪。她始终关注那些世俗定义中的小人物与失败者,作品中的角色总是神经质、爱做梦而孤独,笨拙而努力地想摆脱自身处境,渴望被爱,想要被接受。她的写作天马行空、不讲套路,看似疏离却细腻温柔,阅读她的小说总会被句子不小心击中:

“我的朋友们觉得我讨厌。我主要有三个令人讨厌的地方:我从来不回电话。我假谦虚。我对于以上这两件事怀有失调的愧疚感,让我不好相处。回电话和谦虚得更真诚些都不太难,但对我那些朋友来说太晚了。他们不会知道我不再是个讨厌的人。我需要全新的朋友,他们会觉得我有趣。”

“我痛恨这个工作,但又很高兴自己能胜任。我过去相信自己有珍贵的内心世界,现在不了。我曾以为自己是脆弱的,但其实不是。这就像是突然之间擅长起运动来。”

★作家、翻译家也是本书译者周嘉宁精心修订译文,设计师高熹装帧,艺术家烟囱提供插画。封面使用触感丰富的汀特莱特艺术纸加上烫印工艺,尺寸恰好的小精装本方便随身携带阅读。

◎ 评论推荐

«她的人物是新的“迷惘的一代”。——《奥普拉杂志》

«她的小说有一种“绝对出乎你意料”的好看。——周嘉宁

«孤独、缺乏安全感和笨拙是本书呈现出的成年人形象……我不认为裘丽的故事想引人发笑,相反的,她是在温柔地将毒药从伤口中抽出,这个伤口如此之深,污染了人与人间的互动。——亚马逊读者Zanna Star

«这些令人愉悦的短篇小说做到了说故事技巧中最基本但也罕见的一点:使人惊奇。它们跳过平凡日常和单纯写实,以独一无二的温柔与神奇,直抵本质。它们是(容我发明一个新词)“裘丽式的”,即:以奇想注入世间万事。——乔治•桑德斯,美国作家

«在这16个故事中,裘丽的人物在寻求爱和接受的过程中陷入了极端境地,当现实世界让人失望时(很常见),他们会诉诸幻想。我们在书中能看到她的电影《爱情我你他》中标志性的单向情感,但这个情感的范围如此宽广:狡黠、俏皮、脆弱、强硬、温柔,可以调节人们遭遇逆转的惨淡时刻。这些故事就像忏悔一样,直接而令人心碎。——《出版商周刊》

«裘丽的人物是孤儿、逃家者和格格不入的人,没有安全感、孤独、迷失,但总是竭尽所能,去找寻自身和彼此之间最后的、残存的、力量的火光。——《时代周刊》

«她的写作传递出一种(虚假的)简单性,就像雷蒙德•卡佛的作品,到了能力较弱的作家手中,就成了一种具有传染性的危险范例……这些小说的特别之处在于想象力,它召唤出不可思议的事物,又呈现以平凡,捕获到一种现代精神的空虚。——《俄勒冈人报》

来源:理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