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天津:“当代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座城市”

核心提示: 我总是乘火车去天津。在同一个车厢里,有来自各个向中国派出远征军的国家的士兵。为了彼此能够聊天,大家通常讲一种中国式的萨比尔语。也就是说大家用每个士兵都能在中国学会的那些词来表达,配合用手比画,可以理解彼此的意思。不过,有时候也会产生误会,一个人想要烟,结果另一个人递过来的是盐。

二十世纪初的天津,上演着一段帝国全球化的历史。十个帝国挤在一块叫作“天津”的弹丸之地上。

01天津,当代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座城市

我总是乘火车去天津。在同一个车厢里,有来自各个向中国派出远征军的国家的士兵。为了彼此能够聊天,大家通常讲一种中国式的萨比尔语。也就是说大家用每个士兵都能在中国学会的那些词来表达,配合用手比画,可以理解彼此的意思。不过,有时候也会产生误会,一个人想要烟,结果另一个人递过来的是盐。

——莱昂·西尔伯曼(Léon Silbermann)

1900年,在巴黎塞纳河畔的“万国路”上,参加万国博览会的世界各国在各自的展厅中展示当时最先进的建筑设计和技术。这个全世界的“理想国”是由科学和技术构成的理想城市,然而这个梦想在距离13000英里(8343公里)以外的一座叫天津的中国城市已经变成了现实。

20世纪初,世界主要强国的侨民汇集到了这座“大都市”,在这里战斗、交流和共存。与巴黎的“万国路”不同,天津多样化的面貌一直保留到了今天,后来的历代政府都努力维护殖民时期留下的印记。

事实上,天津堪称当代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座城市,居然有十个帝国主义强国通过一系列发生在东亚的战争在这里获得了租界,并一起在天津扎下根来。

这些战争包括第二次鸦片战争(1861年英国、法国和美国获得殖民地)、中日甲午战争(1895年德国获得租界,1898年日本获得租界)和义和团运动(1900年俄国获得租界,1901年意大利获得租界,1902年奥匈帝国和比利时获得租界)。

在现代西方人的认知中,天津不是耳熟能详的地方,但在20世纪初,天津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世界性大都市之一。

除了天津,有哪座城市的大街上能够随处可见中国人、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德国人、日本人、俄国人、比利时人、意大利人、奥地利人、加拿大人、丹麦人、挪威人、澳大利亚人、越南人、蒙古人、泰米尔人、拉吉普特人、旁遮普人、朝鲜人、菲律宾人、德籍犹太人、土耳其人、希腊人和各种无国籍人士

义和团运动之后,天津逐渐变成了一个浓缩的小世界,大小列强在这里不断地互相影响,大部分时候友好合作,偶尔也针锋相对。

天津在世纪之交构成了一个研究国际关系的特殊的观象台,因为列强向中国派遣远征军并在天津驻扎,彼此间既有合作也有竞争。

除了列强之间的斗争,还时刻伴随着与当地人有关的各种对抗,既有中国精英之间的,也有平民和军人之间的。在天津,国际性的社会互动数不胜数,影响着列强之间的关系,有时使之改善,有时却使之恶化。

02为什么全世界都对天津感兴趣?

因为这座城市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它毗邻渤海湾,扼守通往北京的必经之路。15世纪时,天津就已经成为一座巨大的军营,镇守着中国首都的大门。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 后,天津发展成仅次于上海的中国第二大经济中心,同时也是通过大运河向北京运送物资的集散地。

天津还是仅次于北京的中国第二大政治和知识中心,虽然它靠近清帝国宫廷,但毕竟还有140公里之遥,使天津能够享受到更加“自由的”环境,更有利于商业、艺术和政治活动的发展,从而吸引外国人来到这里。

天津还是中国真正的外交首都。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中华帝国两位强大的政治家——李鸿章和袁世凯——先后在这里生活和办公,他们是清廷内亲西方的“现代派”政治团体的领袖。

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政府对外国帝国主义并没有逆来顺受:起初,中国政府向外国列强提供租界,目的是既与列强保持一定距离,又能维持中国对国土的主权;后来,中国现代派精英又主动将天津改造成与外国列强互动和交流的优先之地。

031900年的天津是帝国主义全球化的试金石

1900年夏,义和团战争爆发,彻底改变了天津。一场破坏性极强的围攻和一场血腥的战争先后在天津发生,联军随后在这里建立了国际军事政府 ,负责统治和管理,对中国人居住的城区及郊区进行现代化发展。

无情的战争结束后,天津这座省府很快就变成了一座全球性的城市,来自西方和亚洲各国的人民相安无事地生活在一起。暴力与和平的互动不断增多,人员和思想的流通持续加速。

在这个短暂的时期,空间有限的天津似乎包容了全世界,既展现了世界一体化的进程,也揭示了国际矛盾的复杂性。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世界列强不断打击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对其疆土的一小部分进行殖民,屠杀和“教化”其国民,蹂躏或瓜分其国土。

中华帝国在世纪之交发生了巨变,1900年的天津展现了其全球化发展的特性。

19世纪80年代初,西方列强不断加强在中国的影响力,一方面通过各种模式在中国实现领土扩张,包括殖民地、保护领地、租界、军事占领区等;另一方面在中国开展形式多样的国际合作,包括外交谈判和创建国际组织等。

1900年,这两个方面的努力在天津趋向了同一个目标,最后通过建立国际军事政府——天津临时政府来实现,这个昙花一现的政治全球化实体比国际联盟的建立还要早二十年。

在临时政府统治期间,天津的外国租界数量从海河右岸的四个增加到了海河两岸的八个。租界用地的获取是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殖民经验中独一无二的。

这场殖民和国际化共同作用的运动是世界列强合作和竞争的产物。大英帝国一家独大的局面已经成为历史,德国、俄国、美国和日本蒸蒸日上,法国则保留了世界第二大殖民帝国的地位,天津的局面反映出国际政治体系寡头控制的现实,六大强国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超越其他国家组成的联盟。

04《万国天津:全球化历史的另类视角》

法国学者辛加拉维鲁依据档案史料和回忆录撰写的这本《万国天津:全球化历史的另类视角》,叙述的正是这个联军临时政府在天津进行殖民统治的历史,展现这段前所未有的国际试验,即天津这座中国城市如何转变成一座土地整治、行政、警察和卫生现代化的实验室。

从“万国天津”到“中国天津”,全球化历史的另类视角,漫长而又曲折的复兴之路!

来自世界各地珍贵的档案,来自第一手记载,法国著名历史学家汉学家分析研究,   首次公开出版。

依据档案史料和回忆录撰写的关于八国联军临时政府在天津进行殖民统治的历史。

具有国际色彩的天津如何因为镇压义和团而被列强占领,建立起了临时政府。“万国天津”提供了一个殖民主义全球化的独特视角。

在研究庚子国变和八国联军侵华史的论著中,关于天津临时政府及其管治历史的专著在中文世界里是不多见的。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国刚为本书作序并推荐。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