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深入阿富汗内陆

核心提示: 没有阿卜杜勒·吉亚斯的同意,我们永远也无法翻过恰马尔山口到达努里斯坦。在不过于夸大事实的前提下,他本可以断言,对马来说路没法走。其他人会支持他。甚至在他勉强同意的情况下,我们在沿着几乎看不见的小路爬上并翻越山口进入拉姆古勒河谷时,都有些许焦虑。我们会发现一块富饶的乐土还是捅到一个马蜂窝呢?

埃里克·纽比是20世纪英国最著名的旅行作家之一,《走过兴都库什山:深入阿富汗内陆》是他最重要的作品。半个多世纪以来,几乎任何一种有关旅行文学最佳作品的排名中,这本小书都赫然在列。

很难有比纽比更好的旅行同伴了:他嘲笑一切,但他主要嘲笑自己;他对一切都有兴趣,这些兴趣总是转向对他自己的审察。他诚恳、谦卑地邀请读者和他一起冒险,那种冒险想起来很吓人,读起来却是轻松愉快的。——罗新(北京大学教授,远方译丛主编)

微信图片_20210819154730

1956年,37岁的埃里克·纽比厌倦了时尚界的生活,给他的朋友休·卡莱斯发了一封电报:“6月你能去努里斯坦旅行吗?”由此开启了一次传奇般的阿富汗和兴都库什山之旅。兴都库什山是亚洲中南部的高大山地,大部分位于阿富汗境内。历史上的入侵和列强们的对抗,让阿富汗战乱不断,外人很难深入内陆。埃里克·纽比抓住了难得的一段和平时期,进入此地。通过他的文字,我们得以了解阿富汗本地居民的生活。以下摘自休·卡莱斯写的《五十周年纪念版后记》

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在其网站上开辟了一个长达八页的版块,标题是“极致经典:100 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探险类书籍”。马可波罗的《马可波罗行记》(Travels,1298 年)位列第十。埃里克·纽比的《走过兴都库什山:深入阿富汗内陆》排在第十六位它是如何获得如此之高的地位,几乎与举世无双的马可波罗相比肩的呢?

主要原因似乎有两个。首先,它是一本匠心之作,可读性极高,致力于体现时代精神,字里行间机智幽默。幽默基本体现在讽刺、像本书书名一样轻描淡写的叙述以及业余爱好者的尝试精神上。纵使埃里克在刻画我时所使用的戏谑口吻偶尔有些恼人,但却十分亲昵。因为他的故事是在写我们旅行的方式,而不是我们取得的成就。这一点对于许多读者来说一直是本书经久不衰的魅力之所在

其次,想必是因为一连串几乎难以想象的灾难性事件,在20世纪最后40年间,这些事件将阿富汗推上了世界舞台。

回顾我们1956年深入兴都库什山的旅途,我的回忆都集中在我们享有的好运上。当时的阿富汗与世隔绝,罕见地处于一段和平稳定的时期,这段时期一直持续了40来年,直到差不多1973年为止。因此,在这次小型探险前进的途中,我们丝毫没有受到阻碍。我们与三个强壮的塔吉克同伴相处融洽,他们所说的波斯语方言如今被称为达利语;我们很高兴领导他们的阿卜杜勒·吉亚斯能为我们担任向导和顾问。他似乎到处都有朋友。其中一位叫作阿卜杜勒·拉希姆的人在米尔萨米尔峰山脚附近海拔4876米的地方捕获了一只雪鸡。

没有阿卜杜勒·吉亚斯的同意,我们永远也无法翻过恰马尔山口到达努里斯坦。在不过于夸大事实的前提下,他本可以断言,对马来说路没法走。其他人会支持他。甚至在他勉强同意的情况下,我们在沿着几乎看不见的小路爬上并翻越山口进入拉姆古勒河谷时,都有些许焦虑。我们会发现一块富饶的乐土还是捅到一个马蜂窝呢?

休· 卡莱斯

2008 年 8 月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