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新书速递 | 你所不知的量子世界

核心提示: 我跟惠勒兄弟一样焦虑着急。我身边一个亲人和两个朋友,曾经一年之内先后遭遇绝症,然后差不多每年增加一人。我感到莫名惊骇。因为,死亡这个事情,于我向来只是发生在手机里的社会新闻,而今却逐渐成为令人心惊的切身体验。这期间我正在迷思所谓的最黑暗的哲学问题:为什么存在万物而非一无所有?还有最黑暗的物理问题:万物真实吗?时间空间究竟是什么?回想当初,我们之来访宇宙,乃至宇宙自身之存在,无人邀请也没有任何理由,那为什么竞然存在如此清晰且不由分说的结束机制?不科学啊!

谨以此书,献给……

献给谁呢?谁稀罕啊!

献给灰太狼吧。灰太狼最后被大炮轰上云霄,灰太狼最后被踹下深渊,灰太狼最后……但是不管怎样,失败者灰太狼总有一则“最后的宣言”回荡山谷飘过天际,凄厉中透着豪迈,每次都令我心潮澎湃:

我还会回来的!

尼莫就多次回来。尼莫·诺巴蒂(Nobody),电影《无姓之人》主人公,全世界最后一个肉体自然人。尼莫9岁那年,因父母离异而站在人生的岔路口。小尼莫希望选择跟母亲,也希望选择跟父亲,还想过要带着怨恨独自远去。火车已经启动,尼莫被迫要作出决定,然后沿着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生活成长直到终老。由于宇宙时间适时倒流,他最后总能死而复生,并且一次一次从头再来,因而有机会作出不一样的人生选择,演绎不一样的人生故事。他说:

我不怕死,我只怕活得不够精彩!

Nobody者,芸芸众生也、2092年、即将寿终正寝的尼莫先生告诉记者:“每一次经历都是真的,每一条路都是正确的路。……你太年轻,听不懂。”根据量子跃迁的相关计算,一粒沙子自动发生空间穿越所需时间是60万亿年、相比之下,我们确实太年轻了。

然后要献给楚门。楚门(Truman),电影《楚门的世界》主人公楚门自出生以来一直在桃源岛小镇上生活成长。桃源岛实际是一个巨大的电视剧摄影棚,楚门本是一个孤儿、他的家人、朋友、同事乃至全岛居民,统统都是演员。他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制片人克里斯托弗专门为他设计的剧情。岛上5000多个隐藏的摄像头,把他每天24小时的生活展现给全世界的观众,楚门的全部人生,竟然是一部日夜播出、持续时间长达30年的超级肥皂剧。唯一不知情的,只有楚门本人。

Tnuman者,真人也。桃源岛上只有楚门和“创造者”克里斯托弗是真实的。最后知道真相的楚门,突破剧组人员设下的层层阻挠,找到并砸开伪装成蓝天白云的摄影棚墙壁,毅然离开这个虚构的世界。克里斯托弗试图挽留他自己一手制造的明星:“听我的忠告,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地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楚门的回应是:

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楚门的故事告诉我们,幻象,可以是一盘很大很大的棋。楚门的疑问终于解决了,但谁又来给我们证明,还有没有更大的棋局?甚而像《盗梦空间》《异次元骇客》那样,层层梦境、层层虚拟世界,无休无止,竟无一真实。你需要为自己小心求证,必得比掐大腿验证梦境更严谨一些,你究竟有没有随时突发奇想前往城市边缘进行查勘的自由?有没有亲自操作双缝实验来探究量子真相的自由?当然,即便你从未遭遇莫名其妙的阻挠,仍然保证不了什么。既然你无法解释可观察宇宙为何如此巨大,无法解释为什么你的人生际遇、职场处境如此荒唐,那么你也没有理由怀疑,你所处的虚拟现实不可以做到很大、很荒唐。

还要献给已故的乔。乔(Joe),物理学“最后的超级英雄”约翰·阿奇博尔德·惠勒的兄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惠勒参加曼哈顿计划研制原子弹,而乔则在意大利的盟军前线艰苦作战。1944年,惠勒收到乔寄来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两个字:

快点!

乔知道他的兄弟在做什么,惠勒也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战争每拖延一个月、就将牺牲50万-100万条生命。第二年的7月16日,美国引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原子弹,而此时,远在佛罗伦萨的乔“已经死在了山坡上的一个散兵坑里”哥俩的伤感故事,不是科学幻想“没有多少时间去找答案了!”原子弹的迟到令乔含恨而去,而量子之谜则为人类引入一个欲罢不能的诡谲世界观。1999年,耄盖之年的惠勒写道:“量子理论光辉形象的背后是耻辱。为什么是耻辱?因为我们仍然不了解什么产生了量子。量子是自创宇宙的标志?”

我跟惠勒兄弟一样焦虑着急。我身边一个亲人和两个朋友,曾经一年之内先后遭遇绝症,然后差不多每年增加一人。我感到莫名惊骇。因为,死亡这个事情,于我向来只是发生在手机里的社会新闻,而今却逐渐成为令人心惊的切身体验。这期间我正在迷思所谓的最黑暗的哲学问题:为什么存在万物而非一无所有?还有最黑暗的物理问题:万物真实吗?时间空间究竟是什么?回想当初,我们之来访宇宙,乃至宇宙自身之存在,无人邀请也没有任何理由,那为什么竞然存在如此清晰且不由分说的结束机制?不科学啊!

量子论给人类暗示的机会,是空间上的穿越,还有时间上的永生。我们都不在乎量子理论的技术应用,更不是为了多拿一门专业学分。我、惠勒兄弟以及我们所有人的期待,实际是灰太狼、尼莫、楚门之流的人生际遇,是他们的多次选择或者回归真实。不过,你不要马上追问那些多元宇宙究竟在哪里?“离市中心有多远?”(伍迪·艾伦)当初哥伦布意外地发现新大陆并不是印度面是美洲,还不够吗!至于尼莫先生如何操控人生道路的重新选择,我们如何实现时空穿越和长生不老,其他宇宙是否在上演我们的前生和来世?或者,我们的地球是不是一座更大的桃源、摄影棚的后门到底在哪里?……咳咳,我只好引用诺贝尔非物理学奖获得者鲍勃·迪伦的话来回答:

答案啊,我的朋友,答案在风中飘扬!

以上内容选自《矛盾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