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古代司法中,百姓为何要向官员下跪

核心提示: 当事人在审判时身体所用的姿势并不完全是一个价值观问题,它还影响着当事人的心理以及处事的态度。

古代司法中,百姓为何要向官员下跪 |《百年法治进程中的人和事》 

当事人在审判时身体所用的姿势并不完全是一个价值观问题,它还影响着当事人的心理以及处事的态度。

源于文化和理念的差异,各国司法制度及司法活动中均有一些特殊的仪式,如英国法庭上法官戴假发等,传统中国自然也不例外。早期来华的西方人对中国传统审判中盛行的与其国家不同的礼仪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1822年,幼年时期就随父亲来过清朝,成年后又长期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的英国人小斯当东在一部介绍中国传统法律制度的书稿中专门开辟了“中国法庭上的叩头礼仪”一章,不厌其烦地向西方读者介绍中国法庭以及社会上广泛存在的“三拜九叩”礼仪的内容及其精神。在文章的结论部分,小斯当东说:“那项所谓的礼仪,往往在实质上对平等观念造成影响。它并非总是一种形式,它所表达的意思一如文字般清晰明了。”

中国人爱下跪,早期来华的外国人都有这样的印象。可中国人为什么爱下跪,特别是百姓为什么非得向官员下跪叩头,西方人对此实在难以理解。《真正的中国佬》一书的作者、晚清时期曾任美国驻华使馆头等参赞的何天爵公开表达过对中国法庭上存在的跪拜礼仪的厌恶,他说:

一名外国人观看了中国法庭审理案件的方式之后,他首先会说,这种方式与外国的做法迥然不同。在中国的法庭里,高高在上坐着的是审判官,其他的官员及旁听者和观众等都要站立着。而犯人和证人则必须双膝下跪,两手触地匍匐在那里。只要审理不结束,他们就要一直在法庭上保持这种姿势。

不仅如此,他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跪拜礼仪以及这种礼仪在具体诉讼中所引起的冲突作了更为具体和详细的描述。

1873年的冬季,有两名居住在北京的美国人同中国的一位包工头发生了争执。本来,这名包工头与两名美国人签订了一个合同,承包给他们建一座楼房。但是包工头在提前赚了一大笔数目相当可观的钱之后,却违反合同规定,拒绝继续施工。美国驻华使馆与总理衙门联系交涉的结果,决定事情交由后者的一名官员和我本人共同处理。当我把包工头和两名美国人传来之后,马上出现了一个异常棘手的问题,这就是在法庭上双方当事人到底应该让他们站着,还是坐着,甚至是跪着。我主张让他们都进来坐下算了。但是我的中国同事却被我的这一建议几乎吓得魂不附体。他说他应该要求中国的包工头跪伏在地上,并且还明确地说,在法庭上双方当事人都要同等对待,因此两名美国人也必须跪伏在地上。在他看来,如果让原告和被告都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很神气地坐下,他们和自己不是没有什么两样了吗?那还有什么法庭的尊严?后来他又说,如果他允许一名中国的当事人坐在法庭上,那么他会受到别人的嘲笑和戏弄,便不得不提前告老还家;而如果允许两位美国人在法庭上坐着,他将不再处理这个案子。我对中国同事的想法感到很是可笑。他竟然想让两位美国的自由公民跪伏在法庭上。那两位美国人都比我还年长,而且有一位早已满头白发。如果我能劝说他们按照中国官员那乖戾荒唐的要求去做,那真是天大的笑话和莫大的荣誉。然而,我发现详细地回复中国同事的意见很困难,但最终我还是向他说明了,类似的习惯做法在美国是不存在的。在美国,当法官即使是向十恶不赦的罪犯问话时,也只是让他站立着,而不是跪在地上。同时也还向他说明,我们认为他的要求有辱人格,根本没有任何考虑的余地。

深受现代法治理念熏陶的西方人处处强调平等、独立,当然无法接受跪拜礼仪这种有辱人格的规定。可问题是中国的老百姓自古以来就相信人天生是有差别的,加上从小到大从官方处接受的教育,就是百姓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国家给的,是国家使人民有衣穿,有饭吃,有活干,因而有事没事向国家、包括替国家干活的官员下跪感恩,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需要指出的是,当事人在审判时身体所用的姿势并不完全是一个价值观问题,它还影响着当事人的心理以及处事的态度。即被审判者如果采取站立姿势,有利于其身心放松,适合较长时间的审理;同时,也有利于审判者观察其表情,这一点对能否弄清事实,以及正确审判有着重要的作用。

《百年法治进程中的人和事》

2020年度“十大法治图书”

回眸中国百年法治进程

讲述法治道路上的人和事

 

思考的跨度从清末民国的西法东渐

一直到新中国立法与司法

收录了侯欣一教授

近年来的最新随笔近百篇

微信图片_20210120145605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