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第二次建国:内战与重建如何重铸了美国宪法

核心提示: 我们当前的形势突出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的宪法权利比许多美国人认为的要脆弱得多,这也是本书的核心内容。权利可以获得,也可以被剥夺,正如美国黑人在重建结束后所经历的那样。诸如自由和平等这样的理想在本质上是有争议的,我们对这些宪法修正案的理解将永远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工作。我相信,这三条宪法修正案保留了未被使用的潜在权力,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中,它们仍有可能以新的方式被用于促进所有人享有平等公民资格的重建愿景,并推动美国成为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

了解美国

这本小书不容错过

普利策奖得主

历史学名家方纳

最新之作

《第二次建国:内战与重建如何重铸了美国宪法》

讲述美国内战和重建时期宪法修正案的故事

埃里克•方纳再一次做到了这一点:他的这部美国重建史学作品简明扼要、研究透彻、文笔优美,记录了美国法律与道德敏感性方面发生的一场革命。

——戴维·布赖特,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

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压制选民、大规模监禁和威胁非法移民在美国出生的孩子是如何成为可能的?埃里克·方纳以其精深的重建史知识阐释了美国内战后这些具有变革意义的宪法修正案的历史,并有力地论述了美国人围绕其涵义开展的持续斗争。

——玛莎·米诺,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

通过集中研究重建时期的三条宪法修正案的历史,方纳做出了杰出的学术贡献,展示了这些修正案如何帮助实现了原始宪法的民主承诺,但同时加剧了关于其意义的争论的。

——《纽约时报》

方纳教授的这部新著……是从宪政史的角度来讨论重建史的研究,我相信,它将在美国学界引发新一轮的“方纳热”。

——王希,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美国宾州印第安纳大学历史系教授

何谓第二次建国

埃里克·方纳

内战及随后的重建构成了美国历史上的关键时期。这场战争摧毁了奴隶制度,确保了联邦的生存,并引发了奠定现代国家基础的经济和政治变革。重建期间,在奴隶制的废墟上,美国进行了第一次建立一个平等主义社会的尝试,尽管有缺陷,但在当时确实意义非凡。这些年间的一些问题,今天仍然困扰着美国社会,譬如巨大的财富不平等和权力不平等、恐怖主义暴力、激烈的种族主义等。

但是,或许这个时代最切实的遗产是对美国宪法所做的第十三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修正案。第十三条宪法修正案彻底废除了奴隶制。第十四条宪法修正案确立了出生地公民资格原则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并力图解决因战争而产生的关键问题,譬如南部同盟领导人的未来政治角色和南部同盟债务的偿付。第十五条宪法修正案的目标是在这个重新获得统一的国家确保黑人男性的选举权。

与旨在让前奴隶享有司法上的权利、投票权和自由出入公共场所,并保护他们免受暴力侵害的影响深远的国会立法一起,重建宪法修正案大大增强了联邦政府的权力,将定义公民权利的大部分权力从各州转移到了联邦。它们为每个个体美国人和联邦国家之家构建了一种新型的宪法关系,并在缔造世界上第一个跨种族民主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种民主下,仅仅在几年前才摆脱奴隶制的人便行使了重要的政治权力。这三条宪法修正案的最后一项条款,都授权国会可立法实施各条规定,确保重建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而不是一个转瞬即逝的事件。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创新。《权利法案》没有提到它所列举的自由将如何得到实施和保护。

这些修正案则为联邦宪法引入了“平等的法律保护”和“选举权”(以及表示选举资格的“男性”一词,这让当时的女权活动家感到愤怒)等字眼,它们既反映出、也增强了所有种族和背景的美国人的个人权利意识的新时代。变化如此之大,所以这些宪法修正案不能仅简单地被看作是对既有结构的一种改变,而应当被认为是“第二次建国”,是一场“宪法革命”,用共和党领袖卡尔·舒尔茨的话说,它们创造了一部全新的文献,对黑人的地位和所有美国人的权利都进行了全新的界定。

中文版序

我很高兴有机会向中国读者介绍《第二次建国》这本书。我一直认为,两个世界大国的人民越了解彼此的历史,两国关系的指导原则就越有可能是理解和相互尊重而不是敌视。此外,这本书的出版恰逢一个举世瞩目的历史时刻。在美国,种族公正这个尚未完成的议程——也是本书的基本主题——最近变得更加迫切,这要归功于数百万美国人卷入其中的广泛示威,他们抗议警察虐待黑人公民,以及更广泛地抗议根深蒂固的种族不平等,这些不平等起源于美国的奴隶制,但一直持续到现在。

借此机会,我想对《第二次建国》做一些解释。这本书探讨了美国宪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修正案的起源、制定、目标以及随后围绕其意义的争论,这些修正案于1865年至1870年间获得批准,即紧随美国内战之后。这些修正案既改变了联邦宪法,也改变了美国社会。它们废除了奴隶制,将出生地公民资格和法律面前不分种族一律平等的原则奉为宪法权利,确立了黑人的选举权,并授权全国性政府保护所有这些规定。这些修正案从根本上改变了联邦宪法,使联邦宪法第一次成为保护个人权利不受各州侵犯的工具。它们使人们对平等的要求有可能以宪法的方式加以阐明。它们是我所称的“大众宪政主义”的广泛热潮的一部分。在这种热潮中,有关宪法权利的辩论远远超出了法院和国会的范围,进入了公众集会,甚至是人们的家中。本书对这些宪法修正案的起源的探寻,是基于美国内战前发展起来的对联邦宪法的反奴隶制解释,以及自由的美国黑人为获得“有色人种公民”的承认并获得白人享有的所有权利而进行的长期斗争。

我打算写作重建时期批准的宪法修正案的想法早于当前的危机,甚至早于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多年来,我一直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对第十三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宪法修正案的解释,是基于对起草和表决这些修正案的人的目的的狭隘理解。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最高法院还没有完全放弃重建是一个重大错误的观点,这一观点如今被所有历史学家所抛弃,但在四分之三世纪的时间里,它在通俗和学术著作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换句话说,最高法院没有赶上历史学术研究的脚步——今天的历史研究著作认为,重建是在奴隶制的废墟上创建跨种族民主的值得称赞的努力。基于对那个时代的错误理解而做出的陈旧判决从未被推翻,仍然是当前司法判例的一部分。

与大多数著作一样,本书也有许多目的。首先,它是一部历史学术著作,突出强调了一个许多美国人并不熟悉的主题。它是对通常发表在法律期刊上的与美国的这些宪法修正案和权利史有关的文献的介入。它也是对当前政治和司法解释的评论,认为一种根植于历史记录,不同于今天盛行的解释可以而且应该被重新发现。与重建和这些宪法修正案有关的核心议题仍然是当今美国的突出议题——谁有权享有公民资格?谁应当享有投票权?联邦政府能否保护美国黑人免受暴力袭击?如何克服奴隶制的种族主义遗产?

我们当前的形势突出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的宪法权利比许多美国人认为的要脆弱得多,这也是本书的核心内容。权利可以获得,也可以被剥夺,正如美国黑人在重建结束后所经历的那样。诸如自由和平等这样的理想在本质上是有争议的,我们对这些宪法修正案的理解将永远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工作。我相信,这三条宪法修正案保留了未被使用的潜在权力,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中,它们仍有可能以新的方式被用于促进所有人享有平等公民资格的重建愿景,并推动美国成为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

埃里克·方纳

2020年7月

纽约市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