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邓小平的读书观

核心提示: 邓小平在外出的专列上 读书是邓小平坚持一生的重要实践活动。邓小平读书观是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宝贵精神财富,对于新时代学习型政党建设依然具有积极而重要的 意义。(作者:谢忠强,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历史学博士、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后;

邓小平的读书观  

作者:谢忠强 武志涛   来源:百年潮 

邓小平在其丰富的读书实践中形成了内涵深刻、体系完备的读书观。本文主要依据《邓小平文选》《邓小平年谱》及其他相关资料,对邓小平读书观从读书目的、读书方法、读书原则三个方面进行总结与分析。

读书须目的明确

邓小平提倡读书要有明确的目的。在他看来,只有明确了读书的目的以后,才能在具体的读书实践中有自主性和自律性。邓小平认为读书的目的主要有三个大的方面:一是读书求知可以促进个人的成长与进步;二是读书求知可以指导实践的科学开展;三是读书明理有助于明辨是非。

(一)读书求知可以促进自身的成长与进步

邓小平认为,不仅青少年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需要通过读书求知,尽可能多地补充自身成长与进步所需要的知识外,广大党员干部也要在日常的工作、生活、学习当中通过不断地读书来取得思想认识方面的进步。

1943 年 11 月 10 日,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中,邓小平在总结1942 年整风运动获得了较大成效的基础上,结合整风运动目的,明确提出了党员干部唯有通过读书学习才能使自身素养得以提高的观点。他说:“大家知道,整风的目的是要以无产阶级的马列主义的思想,去克服存在于我们同志中的非无产阶级的非马列主义的思想,使我们全党思想更加统一,意志更加集中,全体同志更能团结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周围,一心一德地去完成中国革命的事业。自然,我们的整风运动要从每个同志自己着手。党是由许多个人集合组织起来的,个人把思想作风整好了,就可以使他担负的工作得到改进,因而党的力量也就增强了”。

1950 年 6 月 6 日,邓小平在《克服目前西南党内的不良倾向》一文中强调广大党员干部要从提升自身能力的角度充分重视读书学习,“要把学习搞好,认真建立学习制度。要加强对学习的领导。市委、直属党委要研究这个问题。过去所以发生许多毛病,就是因为有些同志不重视学习,陷于事务主义的泥坑,不能经常吸收新的营养。学习可以使我们向前看,可以澄清各种混乱的思想”。

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

1957 年 5 月 15 日,邓小平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祝词中指出,为了在党的领导下更好地完成社会主义建设的任务,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全体团员,就需要不断地努力读书、学习。他说:“我们要结合建设祖国的实践,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自己的共产主义觉悟,克服资产阶级思想以及其他各种错误思想的影响。我们要努力学习各种劳动的本领,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科学技术水平。”

(二)读书求知可以有效指导实践

“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国的经济建设大业百废俱举,急需新知识、新思想、新理论推动中国改革开放伟大事业,邓小平热切盼望广大党员干部通过读书求知以指导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顺利开展下去。

1978 年 12 月 13 日,邓小平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讲话中就向全党同志发出了读书求知以利实践的伟大号召。他强调指出:“学习什么?根本的是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要努力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则同我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当前大多数干部还要着重抓紧三个方面的学习:一个是学经济学,一个是学科学技术,一个是学管理。学习好,才可能领导好高速度、高水平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从实践中学,从书本上学,从自己和人家的经验教训中学。”

1981 年 3 月 26 日,邓小平在指导《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起草工作的过程中,也借回顾历史之机建议党员干部认真读书求知。他说:“建议中央提倡学习,主要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重点是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哲学著作。陈云同志说,他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哲学著作,受益很大。毛泽东同志亲自给他讲过三次要学哲学。他在延安的时候,把毛泽东同志的著作认真读了一遍,这对他后来的工作关系极大。现在我们的干部中很多人不懂哲学,很需要从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上提高。《实践论》《矛盾论》《论持久战》《战争和战略问题》《论联合政府》等著作,选编一下。还要选一些马恩列斯的著作。总之,很需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了。也要学点历史。”

1980 年 9 月 8 日上午,邓小平会见了查尔斯·斯旺林率领的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出版公司董事代表团。在回应对方提出由中国方面翻译出版《不列颠百科全书》简编本时,邓小平说:“几乎全世界都知道你们的百科全书在学术领域享有权威性的地位,它对我们实现四个现代化是有用的。我们中国的科学工作者将把你们的百科全书翻译过来,这是很好的一件事。”随后,他将这套《不列颠百科全书》转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同时希望《中国大百科全书》早日出版。9 月 10 日上午,邓小平会见了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编委会副主席弗兰克·吉布尼,在谈到中美双方合作出版《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文版问题时指出:“这部百科全书是非常有用的,这是知识读物。现在搞四化建设缺乏知识,应该从多方面取得知识。”

(三)读书学习有助于明辨是非

通过读书学习以明辨是非进而对具有严重危害性的荒谬之论进行坚决批判,也是邓小平身体力行所倡导的读书目的。比如,对日本在 1982 年不顾历史事实修改教科书一事,邓小平主张对日本新修订教科书中的错误观点进行严厉批驳与抵制,因为后人读真实的书,才能明辨是非。

1982 年 9 月 18 日,邓小平针对日本教科书修改问题时强调:“最近日本修改教科书篡改历史,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温历史、教育人民的机会。这件事不仅教育了中国人民,也教育了日本人民,其实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们的那些娃娃,那些年轻人需要上这一课。他们不大懂历史,有些历史已被忘记了。”

1982 年 10 月 24 日上午,邓小平会见了日本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在涉及日本修改教科书问题时,他明确说:“我们为什么对教科书问题这么注意?因为在教科书问题上有一个教育日本后代的问题。在日本的教科书中,实际上是用军国主义的精神教育后代,这样,怎么谈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呢?”

1985 年 9 月,邓小平会见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副主席弗兰克·吉布尼,并接受赠书

读书要讲求方法

邓小平还提倡在读书的过程中要讲求科学的方法。大致而言,邓小平践行并倡导的读书方法主要包括对照读书法、读思结合法、重点掌握法、整体把握法等。

(一)对照读书法

在读书实践当中,对同一内容作不同版本或者不同来源渠道进行比较和对照,可以有效加深对阅读内容之理解和把握。邓小平在读书方面也经常适时采用或提倡采用对照读书法。

1960 年 3 月 25 日,邓小平在《正确地宣传毛泽东思想》一文中就结合如何深入理解和把握毛泽东思想的精神实质,主张要采用对照研读法,将毛泽东思想中的相关内容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相关论述作比较、对照,认为这样才能把问题说清楚。他说:“最近,有些同志提出,要以毛泽东思想为纲学习政治经济学。当然,毛泽东同志政治经济学上是有发展的,但是,讲初期的发展时期的资本主义,总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总是《资本论》;讲帝国主义,总还是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讲社会主义,列宁和斯大林都有,毛泽东同志也有重要的发展。所以,不能只是讲以毛泽东思想为纲学习政治经济学,否则人家问你研究帝国主义以哪个著作为纲,你怎么答复?扯不清楚。当然,对于帝国主义的论述,毛泽东同志有发展,例如关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论断。但是,《资本论》和《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已经把关于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基本的理论问题解决了。对待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很严肃的原则性的问题,不要庸俗化,庸俗化对我们不利,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 不利。”

1975 年 6 月 15 日,邓小平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就编辑整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工作明确建议使用对照研读法。他说:“目前五卷工作的重点是继续做好毛主席讲话记录稿的整理工作。原来陈伯达整理的《论十大关系》《谈对立的统一》等六篇稿子,需要重新整理。”“其他整理稿,再对照毛主席讲话记录原稿阅读,如有必要时,也可作一些文字上的调整。还要阅读毛主席这一时期的其他著作、讲话等,有的也还可考虑编进去,如毛主席一九五七年在莫斯科会议上的讲话。”

(二)读思结合法

一边读书学习一边深入思考,即读思结合法,也是邓小平经常使用和提倡的读书学习方法。尤其在关于重大理论或认识问题的读书学习实践当中,邓小平尤其重视。

1960 年 3 月,邓小平在如何科学研读、把握毛泽东思想的精神实质,避免将毛泽东思想“泛化、庸俗化”方面,号召广大党员干部与人民群众,一定要做到读书学习与认真思考相结合。他指出:“按照我们对毛泽东思想的正确理解,一个是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一个是要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回事。毛泽东思想坚持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并且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宝库里面增添了很多新的内容。所以,不要把毛泽东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割裂开来,好像它是另外一个东西。”

1983 年 4 月 29 日,邓小平在《建设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文中结合革命道路认识问题,号召在相关读书学习实践中要重视独立思考。他认为:“任何国家的革命道路问题,都要由本国的共产党人自己去思考和解决,别国的人对情况不熟悉,指手画脚,是要犯错误的。中国革命为什么能取得胜利?就是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的具体情况相结合,找到了适合中国情况的革命道路、形式和方法。十月革命的胜利也是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同俄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的结果。所以,一个国家的革命要取得胜利,最根本的一条经验就是,各国共产党应该根据自己国家的情况,找出自己的革命道路。”

(三)重点掌握法

在为数众多的读书学习内容中,善于抓住最为重点的内容,以尽量提升读书效率,是为重点掌握法。邓小平也经常采用和提倡使用这种读书方法。

1975 年 9 月 27 日、10 月 4 日, 邓小平在《各方面都要整顿》一文中指出研读毛泽东思想论著、领会毛泽东思想的精神实质,也要注意掌握其重点和核心。邓小平强调:“毛泽东同志反对的是教育脱离实际、脱离群众、脱离劳动,并不是不要读书,而是要读得更好。毛泽东同志给少年儿童的题词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嘛。”

1992 年 1 月 18 日至 2 月 21 日,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中也强调了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要精,要作重点掌握的方法。邓小平结合自身的读书经验,指出:“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长篇的东西是少数搞专业的人读的,群众怎么读?要求都读大本子,那是形式主义的,办不到。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 ABC》。最近,有的外国人议论,马克思主义是打不倒的。打不倒,并不是因为大本子多,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颠扑不破。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实践,靠实事求是。农村搞家庭联产承包,这个发明权是农民的。农村改革中的好多东西,都是基层创造出来,我们把它拿来加工提高作为全国的指导。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读的书并不多,就是一条,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搞改革也靠这个。我们讲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

邓小平题写的“实事求是”

(四)整体研读法

在读书过程中,通过同一主题之下各式各样的资料之综合把握,吃透研读对象,即整体研读法或叫整体把握法,也是邓小平在研读、掌握重大理论问题过程中常常使用和提倡的读书方法。

1975年9月10日,邓小平出席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讨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篇目的会议,他在讲话时着重强调在把握毛泽东思想时要坚持整体性原则。他指出:“要全面宣传毛泽东思想。现在的宣传有很大的片面性,对毛主席的思想各取所需,把毛泽东思想割裂了。只有基本路线还不够,还要有各项具体路线和政策,不然基本路线是空的。”1975年 9 月 27 日、10 月 4 日, 邓 小 平 连 续对《毛泽东选集》编辑出版工作的整体着眼点问题指出:“毛泽东思想有丰富的内容,是完整的一套,怎么能够只把‘老三篇’、‘老五篇’叫做毛泽东思想,而把毛泽东同志的其他著作都抛开呢?怎么能够抓住一两句话、一两个观点,就片面地进行宣传呢?割裂毛泽东思想这个问题,现在实际上并没有解决。……还有,毛泽东同志讲了四个现代化,还讲过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是三项基本社会实践,现在却把科学实验割裂出来了,而且讲都怕讲,讲了就是罪,这怎么行呢?恐怕在相当多的领域里,都存在怎样全面学习、宣传、贯彻毛泽东思想的问题。毛泽东思想紧密联系着各个领域的实践,紧密联系着各个方面工作的方针、政策和方法,我们一定要全面地学习、宣传和实行,不能听到风就是雨。”

1977 年 7 月 21 日, 邓 小 平 在《 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一文当中,明确指出读书学习要注重整体性。邓小平强调:“我在今年四月十日致华国锋同志、叶剑英同志、党中央的信中,曾经提到,要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把我们党的事业、社会主义的事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事业推向前进。我说要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作指导的意思是,要对毛泽东思想有一个完整的准确的认识,要善于学习、掌握和运用毛泽东思想的体系来指导我们各项工作。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割裂、歪曲毛泽东思想,损害毛泽东思想。”

读书需遵循原则

在提倡要明确读书目的,掌握科学读书方法之外,邓小平还强调读书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读以致用。

中国传统读书理念中就强调,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毕竟是不够完善的,想要深入理解其中的道理,必须要亲自实践才行。书本知识只有与实际相印证、结合才能使读者产生更深刻的认识。邓小平在其百年潮23读书实践中也向来注重读书与实践紧密联系的原则。

1956 年 11 月 17 日,邓小平在《马列主义要与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一文中就强调了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必须要与中国的社会实践相结合。邓小平说:“关于谁来决定国际古典的共产主义的原则中哪些适用于中国。十一年前,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这样的原则,即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以此来指导我国的革命,指导我国的建设。这个原则是我们党和毛泽东同志根据过去革命中失败和成功的经验总结起来,并在第七、第八两次党代表大会上加以肯定的。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则,原则的运用还会遇到许多具体问题。一个国家的问题是多方面的,不论是革命时期还是建设时期,如何使马克思列宁主义与各个时期的具体情况相结合,这是个需要不断解决的问题。”

1978 年 6 月 2 日,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广大领导干部要仔细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把握其思想灵魂,并善于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分析思考我国的现实问题。他指出:“我们党有很多同志坚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同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原则,这是很好的,我们一定要继续发扬。但是,我们也有一些同志天天讲毛泽东思想,却往往忘记、抛弃甚至反对毛泽东同志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这样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根本方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定要和实际相结合,要分析研究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按照实际情况决定工作方针,这是一切共产党员所必须牢牢记住的最基本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出发点、根本点。这是唯物主义。不然,我们开会就只能讲空话,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邓小平在外出的专列上

读书是邓小平坚持一生的重要实践活动。邓小平读书观是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宝贵精神财富,对于新时代学习型政党建设依然具有积极而重要的 意义。

(作者:谢忠强,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历史学博士、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后;武志涛,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