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余下只有噪音 聆听20世纪

核心提示: 关于现代音乐的是非从未消失。在毕加索和波洛克的画作售价过亿的时候,自斯特拉文斯基的《春祭》以降,震撼人心的音乐作品仍在向听众传递不安的涟漪。现代音乐无处不在。

余下只有噪音 聆听20世纪

内容简介

关于现代音乐的是非从未消失。在毕加索和波洛克的画作售价过亿的时候,自斯特拉文斯基的《春祭》以降,震撼人心的音乐作品仍在向听众传递不安的涟漪。现代音乐无处不在。先锋之声在好莱坞的惊悚电影配乐中大行其道,从地下丝绒乐队开始,极简主义对摇滚、流行和舞蹈音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纽约客》的杰出音乐评论家亚历克斯·罗斯照亮了这个秘密的世界,并展示了它如何弥漫于20世纪生活的每个角落。

《余下只有噪音》讲述那些特立独行的人格,他们抵制对古典主义的过去的崇拜,与广大民众的冷漠作斗争,并违抗独裁者的意志。无论是用最纯净的美来吸引听众,还是用最纯粹的噪声来打击听众,作曲家们一直都洋溢着当下的热情,拒绝古典音乐作为一种式微艺术的刻板印象。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维也纳到20世纪的巴黎,从希特勒的德国、斯大林的俄罗斯到六七十年代的纽约市中心,罗斯将20世纪的历史及音乐编织在一起,在最有影响力的作曲家与更广泛的文化之间建立了启示性的关联。通过他所讲述的音乐,《余下只有噪音》重述了20世纪的历史。

编辑推荐

◎  编辑推荐(作品看点)

★现代音乐经典读本,李欧梵《人文六讲》推荐阅读,Radiohead阅读清单选书,《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年度十大好书,入围2008年普利策奖决选名单,《金融时报》《华盛顿邮报》《经济学人》等逾20家媒体重磅推荐

——精湛的叙事、丰富的体量、明快的节奏,罗斯实现了他意图在讲述音乐的同时以音乐折射历史的野心,为所有人献上了一部里程碑式的20世纪音乐史。他的书写完全超越了音乐史的意义,使得音乐成为我们理解历史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之一。

★集结20世纪非凡的领袖、音乐家、重大事件与历史转折点,比小说更精彩而庞大的历史叙述。

——古典音乐不仅仅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莫扎特、贝多芬和巴赫,与其说古典音乐是一个时期,不如说它是一种作曲风格。而在古典音乐创作的所有阶段中,20世纪是最复杂、最有趣的一个时期,充斥着各种伟大的传奇故事——丑闻、革命、阴谋、欲望、贪婪、野心和破碎的梦想。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维也纳到20世纪的巴黎,从希特勒的德国、斯大林的俄罗斯到六七十年代的纽约市中心,这个时代的作曲家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来自政治和文化的动荡。罗斯将20世纪的历史及音乐编织在一起,在最有影响力的作曲家与更广泛的文化之间建立了启示性的关联。通过他所讲述的音乐,《余下只有噪音》重述了20世纪的历史。

★音乐爱好者的宝藏之书,历史读者的新大陆

——如果你试图倾听勋伯格、马勒、施特劳斯和格拉斯的复杂作品却感到迷茫,如果你对喜爱的电影原声音乐感到激赏却苦于无从了解其中的脉络,如果你也对披头士乐队的经典金曲如数家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斯为你从头梳理那些20世纪的伟大作品背后的故事,它们诞生的历史、人物与社会背景,它们面对的是嘘声还是掌声,它们的创作者是秉持着何种理念、何种信仰、何种卑劣或高尚的想法将之带来这世上。不论你热爱的是古典音乐、爵士、摇滚还是舞台剧,最终会发现它们都在罗斯生动的讲述里,顺理成章地演化和改变。无论是用最纯净的美来吸引听众,还是用最纯粹的噪声来打击听众,作曲家们一直都洋溢着当下的热情,拒绝古典音乐作为一种式微艺术的刻板印象。从人物传记到政治革命,从文化历史到目击者叙述,从天籁之声到噪音机器,音乐讲述一切,也包容一切。这是音乐的史诗,更是人类的故事。

◎  媒体推荐

里尔克曾经写过关于他如何学习观看某些画作以求“看得更清晰”,而罗斯则教会我们如何听得更丰富。

——杰夫·戴尔(Geoff Dyer),《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书评

罗斯是一位杰出的天才作家,他将世界的政治和技术丰富性汇集到音乐厅的魔法圈里,让它们彼此照亮。

——莱夫·格罗斯曼(Lev Grossman),《时代》(Time)

罗斯为这本书努力了十年,很难想象还有比他更好的近代音乐的向导。他拥有几乎不可思议的将音乐转化为文字的天赋。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我们所能拥有的关于音乐真谛的最好的一本书。

——艾伦·里奇(Alan Rich),《洛杉矶周刊》(LA Weekly)

属于现代音乐的《新艺术的震撼》。

——《每日电讯》(Daily Telegraph)

值得用一生来期待阅读的一本书。

——《卫报》(The Guardian)

对大多数人来说古典音乐都是晦涩难懂的,然而这本书却妙趣横生、令人着迷。

——柯林·格林伍德(Colin Greenwood),Radiohead

这段复杂的历史往往只存在于专业人士的研究或者民粹主义者的口号里,而今终于有了一部了不起的著作。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来源:理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