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何为真正生活

核心提示: 结果,儿子与成人、儿子与父亲的和解,只能通过让成人变得幼稚来实现。

《何为真正生活》(人文书托邦)

[法]阿兰•巴迪欧 著

蓝江 译

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阿兰•巴迪欧

和年轻人谈“何为真正生活”

 

读者对象

哲学爱好者、青年读者、当代社会思想研究者等

关键词

阿兰•巴迪欧;生活;青年;哲学

内容简介

本书包含《何为真正生活》和《我如此了解你们……》两部分。

《何为真正生活》收录了阿兰•巴迪欧面向年轻人的三个讲座,探讨了当代青年与真正的生活之间的关系。

《我如此了解你们……》很大程度上是《何为真正生活》的延续,巴迪欧在其中探讨了年轻人如何去认识和理解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

编辑推荐

哲学家如何理解青年?

又如何理解“真正的生活”?

青年时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阶段,还是是人生中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而你,会选择在彼时燃烧生命,还是构筑人生?

如果可以,79岁时的哲学家阿兰•巴迪欧会对年轻人说些什么?也许从苏格拉底和柏拉图谈起更引人深思。在这本语出兰波“真正的生活”的作品中,阿兰•巴迪欧指出,“真生的生活并非不存在。或者说,它并非完全不存在”。

全书是两本演讲的小册子《何为真正生活》和《我了解你们如此之多……》的合集,所论述的主题也一以贯之,他的演讲和论述对青年、对现代生活中的每个人都充满思想启迪。

作者简介

关于作者

[法]阿兰•巴迪欧(Alain Badiou),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欧洲研究院教授,曾任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哲学主席。其重要著作有《存在与事件》《哲学宣言》《世纪》《世界的逻辑》《爱的多重奏》《小万神殿》等。

关于译者

蓝江(1977- )湖北荆州人,现为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忠实于事件本身:巴迪欧哲学思想导论》《阿甘本五讲》。主要译作有《存在与事件》《世纪》《哲学宣言》《小万神殿》《数学颂》《语言的圣礼》《敞开:人与动物》《历史的形象》《美学中的不满》等。

章节目录

目 录

何为真正生活

本篇说明/2

第一章 今天,做年轻人:意义与无意义/3

第二章 论男孩的当代命运/47

第三章 论女孩的当代命运/69

我如此了解你们……

本篇前言/100

第一章 我如此了解你们/103

第二章 十三条论纲和对今天政治的若干评论/135 

精彩样章

文摘①

论男孩的当代命运

柏拉图思考过一个问题:“哲学家可以对年轻人说些什么?”这或许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哲学问题。

在前一章中,我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没有讨论性别差异的主体(事实上,这很重要)。在本章中,我准备谈一下男孩子的命运。我还要谈谈女孩子的命运,这一点我放在第三章,也就是本篇最后一章来进行。

我打算在这里谈谈我的三个儿子:西蒙、安德烈、奥利维耶。他们都多次以十分粗野的方式,教训我说,儿子既是他们自己,也是父母的儿子。

我想从一个概念神话开始谈,即弗洛伊德的《图腾与禁忌》(Totem et tabou)和《摩西与一神教》(Mo.se et le monothéisme)中的一套东西。对于最基本的任务,对于黑格尔,弗洛伊德用三章的篇幅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第一章谈原始部落,在部落里,想寻欢作乐的父亲垄断了所有的女人,儿子们造反,为弑父铺就了道路。这就是契约的起源,通过契约,儿子们尽可能以平等主义的方式来处理问题。第二章谈到了死去的父亲以单一神的形象升华为律法。父亲再一次成为严厉的守护者和苛刻的卫道士,但重要的是,要明白被弑的真实的父亲只能以象征性的父亲的形式回归。第三章谈到儿子们分享了父亲的荣耀,在基督教中,其代价是举行暴力残忍的成人礼:上帝之子的成人礼,通过折磨和死亡让自己获得人性。

关于我们今天从这个故事中学到的东西,关于讲述这个故事的结构,我有三个评论。

对于父亲。在第一阶段,我们遭遇了一个真实的父亲,一个寻求快感的父亲,一个拒绝分享他对快感的垄断权的父亲。我们会看到,对于这些儿子,一个起作用但不那么真实的因素就是斗狠(agressivité),只有凶徒才喜欢斗狠。在第二阶段,我们得到一个象征性的父亲,这个象征性的父亲建立在真实父亲的基础上,但正如拉康所说,他是以大他者(Autre)的外表回归的。从儿子的角度来说,真实所激发的反抗性的斗狠,被献给了大他者,所以,这是一个无穷尽的服从的形象。在第三阶段,即在基督教中,我们想说的是,我们得到了一个想象性的父亲。真的,像以往一样,父亲重新回到了之前的舞台上,他就是儿子行动的背景。他成了三个秩序的想象性总体:他是一个父亲,三位一体的父亲。但无论在真实父亲还是在象征父亲那里,三个秩序都是无法形成一个总体的,所有父亲只能表现为一个外表。

在弗洛伊德的思考中,还有一些关于父亲的基本形象。

我们在这里关心的是儿子。在这个神话中,儿子的生成是一个辩证的架构——事实上,儿子的架构是所有经典辩证架构的模板。因为,如果说儿子事实上能与父亲彻底和解,与父亲共享荣华,坐在父亲的右手边等等,那也只有在完成了三个阶段之后,儿子才能做到:直接暴力性攻击的阶段,从属于律法的象征阶段,共同之爱的最终阶段。在律法的中介作用下,爱就是弑父的升华:这就是儿子的命运。具体的反抗,抽象的服从,共同之爱。

重要的是要看到在这个辩证生成过程中成人礼的地位。儿子唯有在经历了代表着身体成熟的成人礼之后,才能进入最终的和谐秩序之中,身体的成熟需要经受折磨和死亡,我们非常熟悉其图像学上的命运。圣子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这就是无限上帝的激进形象化身为令人恐惧的凡胎。于是,当圣子通过“升天”的过程,返回圣父那里时,在复活的圣子身体上,留下了这一暴力行径的痕迹。

这就是严密一致的架构,乐观主义的哲人会满足于此,即便这个哲人是一位无神论者,因为它保留了三个阶段的观念,并最终走向了人类命运和谐的形象。

今天的问题在于,这个架构在两个方向上同时遭到了摧毁。在父亲一边,因为今天将父亲视为真实的和象征的父亲有点难度,至少他儿子很难这样来看待。事实上,我今天所关心的问题就是儿子眼中的父亲。所以,我会说,作为快感的父亲和作为律法的父亲。 父亲成了一个成问题的形象。作为快感的父亲,今天父亲会反过来嫉妒儿子的快感。事实上,这就是现代青年崇拜现象——崇拜青年的身体,他们的身体不仅仅是崇拜的对象,而首先是一个主体。长期以来父亲被描绘为一个苍老的甚至有些淫逸的男性。很明显, 如果从当代社会中的快感角度来说,今天,这种形象几乎消弭于无形。这样,我可以说,我们今天社会的一个特征就是尽可能让老年人消弭于无形。真实的父亲逐渐地在社会中难以见到。与此同时,在儿子目光的凝视下,象征化的父亲的处境也很尴尬,因为最显著的律法如今都在儿子之外。这种律法就是市场的律法,其特征就是通过一个看不见的规则,让一切东西与其他东西等同起来,结果,父亲的形象与之决裂了,儿子的控制本身就是一个反象征。他们不可能自我建构出父亲的律法,对他们来说,这是公正的。无序,同时是非存在和溢出的,儿子们的社会控制与象征权力分离了。

现在,我们是否会认为,父亲是唯一的想象?或许存在着没有上帝的基督教的胜利。圣子上升到故事中的新英雄的地位,在商品化的现代性中,这个英雄是时尚的、消费性的和再现性的,这些都是年轻人的天生属性。但没有上帝,也意味着没有真正的象征秩序,因为即便儿子们掌管一切,他们如今也只能做类似的事情。

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看到,对儿子来说,由于已经被视为一个父亲,因而想建立一个稳定的身份是十分艰难的。事实上,儿子的身份是晃动的,因为他的辩证法被打破了。这个辩证法之所以被打破,并不是因为其基本形象消失了,而是因为儿子的身份发生了分化,彼此间有了距离。

让我们来描述性地分析一下。儿子的基本结构,就是“黑帮”,即著名的令人闻风丧胆的“青年黑帮”。顺便说一下,它再生产了弗洛伊德所谓的帮派(horde),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被视为社会灾难的根源。问题很清楚,这是无父的帮派,因此,不可能进行救赎性的谋杀,兄弟间也不可能达成真正的协议。让帮派成员在行动上(他们一起攻击父亲)彼此间达成默契的并不是契约,其连贯性来自模仿性的分工。帮派是有分工的,有自己的帮规。这些分工也是一致和类似的,因为其目的就是在无穷无尽的贸易、购买还有非法交易中促进商品流通。它是辖域化的(territorialisée),但这次的辖域化是对称的:领土就是其他有争议的领土的镜像形象。帮派只创造了一种不变的游牧主义。在这里,这一次,一旦帮派前进,他们的攻击就不可能被终止。他们不可能仅限于基础性行动。他们会不断地重复非基础性行动,最终这些行动是由死亡驱力支配的。

关于儿子辩证法的第一阶段就讲这么多,在这个阶段发生了攻击。

第二阶段怎么样?在这一阶段中,儿子服从于律法。当然,儿子与帮派的帮规也有关联,但要分开来看,一方面,在惯例、着装、语言、手势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表达上的规定,再一次在类似的模仿中消化了律法。另一方面,有一些惯性的律令,它仅仅规定单纯的自我感知,而不是变革的行为,在永恒的消极状态中,让惯性不断地持续下去。行为上的律令让儿子们的契约变成了商品中的交换,作为法律的律令则成为惯性的生产。

儿子辩证法的第三阶段,产生了成人礼。成人礼即从法律的外部成为其内在之物。它不再是让某种其他景象成为可能的东西。相反,它让儿子们变得呆滞。这就是刻板化的实践,最终走向集体对惯性的接受。成人礼,与把你当作成年人是不一样的,它滋养的是永恒成年的神话。

结果,儿子与成人、儿子与父亲的和解,只能通过让成人变得幼稚来实现。将它反过来,似乎是可能的。在最初的基督教神话中,就有圣子的升天。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父亲堕落的经验过程。

正因为如此,弗洛伊德神话的辩证图示崩溃了,结果,那里没有关于儿子身份的清晰表述。这就是今天世界上儿子身份的不确定性。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