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菲律宾作家五度撰文称赞中国诗人吴再“诗的勇者”

核心提示: 24行诗的诞生,本身就是一首诗,它是诗歌崭新的写作向度,诗人吴再致力参与并推动诗歌改革的实践,也见证了诗歌上升的历史。初冬之际,诗人吴再对记者说,但凡过去,皆为序曲。从现在起,我依旧一首一首地写,一直写到不太想写,看看能写多少24行诗。所以,读者的期待,也变为雾里看花——《一个人的诗经》的未来版本,将会收录多少24行诗呢?会不会诞生一个诗歌数量方面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星岛环球网消息:24行诗的诞生,本身就是一首诗,它是诗歌崭新的写作向度,诗人吴再致力参与并推动诗歌改革的实践,也见证了诗歌上升的历史。初冬之际,诗人吴再对记者说,但凡过去,皆为序曲。从现在起,我依旧一首一首地写,一直写到不太想写,看看能写多少24行诗。所以,读者的期待,也变为雾里看花——《一个人的诗经》的未来版本,将会收录多少24行诗呢?会不会诞生一个诗歌数量方面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吴再的探索勇气,再次引起海外舆论关注。菲律宾著名作家王勇第五次撰文,指出:在物慾横流、诗不值钱的当下社会,竟然仍有诗的勇士逆风而行。吴再不但写诗,还开设「三让诗舍」的网上书店与实体书店,不卖咖啡、不卖文创产品,只卖自己的著作与自己认可的书籍。这种坚持与憨劲,不是勇者之风是什么 ?

文章作者王勇先生是菲律宾著名华文作家。笔名蕉椰、望星海、一侠、永星等。一九六六年出生於中国江苏省,祖籍福建省晋江市安海镇;一九七八年定居菲律宾马尼拉。已出版诗集、专栏随笔集、评论集十三部。经常获邀出席国际华文学术研讨会并宣读论文,诗作多次获奖,也多次应邀担任文学奖评审。现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马尼拉人文讲坛执行长、菲中友好协会副理事长、菲律宾宋庆龄基金会秘书长、菲律宾中国华东联谊总会秘书长、中国侨联第九届海外委员、安徽省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福建省海外交流协会理事、两岸和平发展联合总会顾问等众多社会职务。

微信图片_20191101134404

全文内容如下:

诗的勇者

王勇

马来西亚天狼星诗社长创社社长温任平兄突然在我的脸书留言:「你是詩的勇者,這點十分肯定。」我有点惊异他留言的意思,略一省思,觉得他大概是在鼓励我坚持不懈地跋涉在诗的征程,并无怨无悔的借助各种平台与机会推广现代诗。

其实,我更敬佩任平兄在马来西亚弘扬中华诗教,他以天狼星诗社为发力点,在脸书上不厌其烦的写诗、评诗。我们曾经有过两次隔空合作,一起助推闪诗创作,发起端午与七夕两次脸书闪诗征稿,均在极短的时间里获得数百人次的贴诗响应,然后分别在马来西亚《中国报》、菲律滨《联合日报》、天涯社区网和微信公众号上,以专辑形式集体展示优选闪诗,或许值得在微诗发展史上记上一笔。

我很享受这种诗人相知、相亲、相敬的互助合作,没有门户、派别之界,没有猜疑、不服之心,有的只是诗心相印的坦诚与普及诗创作的初心良愿。

同样的,我与中国诗人吴再相逢、相识于网络,一本《一个人的诗经》诗集与他倡导的24行、210字的格律新诗,让我们走到一起,互相交手、彼此切磋。因为我们看见的不是对方的弱点,而是彼此的优点与特色,尤其是独一无二的优点与特色。吴再用可诗可颂可歌的诗歌技巧来写他的24行诗,借助报纸、网络、自媒体的多元管道,多方发力,交叉推进,大有誓不成功不罷休的豪气。

所以在我眼里,温任平兄与吴再兄才是诗的勇士,在物慾横流、诗不值钱的当下社会,竟然仍有诗的勇士逆风而行。吴再兄更厲害,还开设「三让诗舍」的网上书店与实体书店,不卖咖啡、不卖文创产品,只卖自己的著作与自己认可的书籍。这种坚持与憨劲,不是勇者之风是什么 ? 我有幸在诗的长征路上能结交到几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在互相打气与鼓励下,遥相呼应,让各自在不同的领域为诗狂歌、为诗助威、为诗起舞 !

微信图片_20191101134400

微信图片_20191101134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