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何为中国哲学:“就民族说”与“就哲学说”

核心提示: 所谓“中国哲学”,如果是在承认“中国”之于“哲学”存在某种限定的意义上说,正属于“民族哲学”的范畴。

所谓“中国哲学”,如果是在承认“中国”之于“哲学”存在某种限定的意义上说,正属于“民族哲学”的范畴。

何谓“民族哲学”?

冯友兰特别反对说“一个民族的哲学是一个民族的民族性在理论上底表现”。因为在他看来,人们这样说时总是把“民族性”当成某种先天的或客观不易的属性。但冯友兰认为,民族不是一生物,没有作为先天禀赋的“民族性”;“民族”亦不是类名,故“民族性”也不是一类人共有的客观特征。因此如果将“性”视为先天或客观不易之“性”,就只能说“民族性”不是“性”,而是环境塑造的一个民族在特定时期内的习惯。习惯可变,“性”则不变,后者相当于“理”。因此用“民族性”界定“民族哲学”,就意味着“民族”也在哲学之“理”的规定中,或者“民族”也能被视为“哲学”的属性之一。但如果本然哲学(哲学之“理”)只能规定实际的各家哲学、各种哲学,却并不规定是哪个民族的哲学,则可知“民族性”并不是哲学本身的属性,正如冯友兰指出的:

强调一个民族的哲学往往不只是一家或一种哲学,即便有些民族如此,也不必然如此,这足以表明“民族哲学”与“实际哲学”在概念上并不对应。那么从本然哲学只规定实际哲学,而实际哲学不等于民族哲学来看,就能知道民族哲学并不是从本然哲学中推出的东西。因而所谓“民族性”,就并不是哲学本身的一种属性。是故,前述中国哲学不在哲学概念的外延中,亦即不是哲学本身的一种样式,就只能因为它是“民族哲学”的一种,而非“实际哲学”的一种。从“民族哲学”看,朱熹与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当然有中西之别;但从“实际哲学”看,正如冯友兰说的,他们讲的是一种哲学。

既然中国哲学是一个属于“民族哲学”而非“实际哲学”的概念,那么要理解何谓中国哲学,关键就要看民族哲学与实际哲学的本质差别。以上,已经指出了二者在概念上并不对应,但从根本上说,二者的不同正在于实际哲学只受本然哲学之“理”的限定,但民族哲学中“民族”一词的限定则与哲学之“理”无关,而是某种“势”中形成的某民族之“习”——尤其是民族语言——的限定。在这个意义上,用何种民族语言“讲哲学”,对哲学本身就是不重要的,正如冯友兰所说:

哲学中有普遍底公共底义理,至少其目的是在于求如此底义理。这些义理,固亦须用某民族的语言说之。但某民族的语言,对于这些义理完全是偶然底,不相干底。

也就是说,“民族哲学”之“民族”,并不能对“哲学”本身构成限定。而冯友兰反对以“民族性”界定“民族哲学”,也就是不承认有一个作为“民族性”的客观属性可附加到哲学上。那么所谓中国哲学,不过只是用汉语讲的哲学。而正因为用汉语讲只是“偶然底”,所以只能有金岳霖说的“发现于中国的哲学”。

《中国哲学史》

但另一方面,冯友兰又强调认为用何种民族语言“讲哲学”是不重要的,这只是“就哲学说”,而非“就哲学对一般人底影响说”。因为用何种民族语言“讲哲学”,这对哲学本身是“表面底,在外底”;但就哲学对民族精神的影响来看,却并非如此,因为:

所谓表面底,在外底,是就哲学说。就民族说,这些分别,就一民族在精神上底团结,及情感上底满足,有很大底贡献。这些表面能使哲学成为一民族的精神生活的里面。……事实上,民族哲学是如此分别底。如此分别底民族哲学,对于哲学的进步,至少是没有妨碍底,因为这些分别,对于哲学,不过是表面底,在外底。但如此分别底民族哲学,对于一民族在精神上底团结及情感上底满足,却是有大贡献底。

这里对“民族哲学”的论述,虽仍是在“讲哲学”的思路中行进,但不再是对哲学是什么采用“在之内”与“在之外”的“讲”法,而是就哲学本身及哲学对民族精神的影响采用“就哲学说”和“就民族说”。“就哲学说”,“民族”之于“哲学”无本质限定;但“就民族说”,尤其就哲学“成为一民族的精神生活的里面”因而对民族精神“有大底贡献”来说,“民族”对“哲学”则有实质限定,那就是将哲学定位为影响和表现某一民族之精神的哲学。

因此作为“民族哲学”的中国哲学就不再是金岳霖说的“发现于中国的哲学”,而是冯友兰所谓“中国底哲学” 。后一表述中,“底”字强调的就是“中国”能对“哲学”构成限定。但这限定不是“就哲学说”,而是“就民族说”,故此种意义的中国哲学不是哲学本身的一种形式,而是表示哲学影响“民族精神”的效果概念。那么再回到中国哲学是不是哲学的判断上,可以看到,除了陷入循环论证,这类判断更严重的问题是把哲学的影响与哲学本身混为一谈。而只要看到中国哲学是就哲学对人的影响说(“就民族说”),而非就哲学的内涵或外延说(“就哲学说”),就能发现根本提不出中国哲学是不是哲学的问题。

(选自 《从语义分析到道理重构——早期中国哲学的新刻画》“附录·回到冯友兰:从‘讲哲学’看中国哲学”)

——目 录——

序(王中江)

导 言 从方法论的观点看

第一编 控制与争议:道物论域中的语义分析与道理重构

第1章 德治悖论与功利思维——老子“无为”观念新探

第2章 生成还是指导——老子论“无”的新探究

第3章 立场问题与齐物主旨——庄子的“因是”说

第二编 成德与人性:德性论域中的语义分析与道理重构

第1章 从“敬德”到“仁义”——孔子对西周思想的转化

第2章 从“不忍”到“不忍人”——孟子的同情概念

第3章 性伪之分——荀子为什么反对人性善?

第三编 言行与秩序:伦常论域中的语义分析与道理重构

第1章 行为、语言及其正当性——先秦诸子“类”思想辨析

第2章 春秋大义与黄老思潮——再析“《春秋》以道名分”说

第3章 故事演义与学派关系——孔子问礼于老子的再考察

第四编 命名与思维:名理论域中的语义分析与道理重构

第1章 性质语词与命名难题——“白马非马”再审视

第2章 物的可指性——《公孙龙子·指物论》新解

第3章 早期中国的“感应”思维——四种模式及其理性诉求

附 录:回到冯友兰:从“讲哲学”看中国哲学

主要参考书目

后 记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