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书林撷英 | 诗人戴逢春点评《一个人的诗经》

核心提示: 好的诗歌语言它不单单是感性的,也是感性跟理性相互参合了的一种语言模式,这就必然带动读者。所以这部《一个人的诗经》是伟大的诗作,吴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一个人的诗经》是一部伟大的诗作,吴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微信图片_20190723121654

文/戴逢春

2019年7 月 6 日下午,我被邀参加了"汉语二十四行诗之父 " 吴再携新作《一个人的诗经》在华里酒店举行的首发式暨读者分享会,活动引起了不同凡响,都表示“被震撼到了”,十年的孤独,2400首,单本重达6斤,在这不被看好的诗歌市场,被人称为“逆风飞扬”。

吴再是三让诗舍的创始人,著有诗集《智慧如诗》、《脱掉时间的囚衣》、《送您一座诗歌岛》等,曾获 " 全国鲁藜诗歌奖 "、" 深圳市群文优秀诗歌奖 "。

在分享会上,他回顾了他的创作过程。他表示,自己起初的创作只是为了致敬十四行诗人彼得拉克,但他并没有满足于这种表达,进而采用了二十四行 210 个字的形式开始创作,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用十年造就了这一本新时代的 “诗经”。

吴再说:" 我希望这本书能够走向大学,走向社会,让大家了解到文字可以优美、可以有爱,而不是单纯的矫情和喊口号,更不是声嘶力竭的咒骂。" 他强调:" 诗意就像一根蜡烛,在大风中摇曳,随时可能熄灭。但是希望大家能够呵护好它,照亮内心。”

说心里话,我真的被震撼到了,这种震动是从心核开始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文化大事件"。不敢说“绝后”,至少是“空前”。深圳人都忙着升官发财、享受花前月下的时候,吴再是如何忍受这种寂寞与孤独的,我不得而知。但我至少知道,吴再如果不是对诗歌热爱,痴迷,坚韧不拔与锲而不舍,2400首,24行,210字的《一个人的诗经》是无法完成的。

他把《一个人的诗经》当作无法返还的故乡。把风,雅,颂用24分行来阐释,用210个字的灵魂构成他的《新约》与《旧约》,他像一个深怀敬业精神的古代采诗官,“若遇採诗人,无辞收鄙陋。”吴再像一只勤劳的蜜蜂。

"采诗以显至德,歌咏以董其文。”他把乡愁作为一种元素,破碎的解构游子的思乡:

乡愁,不再掳走我的魂魄

不再茫然四顾

伏案一张书桌

却可极目远方

我仿佛看到一个淘蟛蜞的人在黄昏中歌唱


24行,210字

终于有了一片安放灵魂的原乡

我伫立于此,蓦然觉得缪斯需要这种清寂之境

不浮、不躁、不党、不群

从不担心下一首写不出来

《一个人的诗经》里没有上帝,只有“吴再文体创新”,没有喜欢说媒的关关雎鸠,只有"我要与《全唐诗》好好谈谈/试图抓住李白的手/试图让寒山子到城里走走"。

他创造一种与感觉模式和韵律模式直接相对的模式,赋予诗歌更大的复杂性。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再下一场雨

夏天该来了

仍然会有荷花/蜻蜓/裙子

仍然听莫扎特/巴赫

仍然喝本地啤酒

 

夏天的猫咪还会生下猫咪

夏天的院子仍有红的荔枝

夏天的约会

可以像小马一跳一跳

草原十分辽阔

……

他采用比别人更多的对世界的审视与勘探,获得了更为清澈的凝视和更加深刻的理解。他的诗艺娴熟,体现有道在身的笃定,又深得语言精妙的运用。

吴再一遍又一遍地书写大海,海南,深圳,田园山水,或抒发乡愁乡思,或赞美亲情爱情,或感喟历史烟云,或杂咏红尘百态,或阐发哲思禅悟,是否想重新定义风,花,雪,月?

柏拉图认为:好的诗歌能够揭示真理、导人向善;坏的诗歌则不过是一群因自恃才高挑战天神而被惩罚治罪的流浪者对真理的拙劣模仿,是一些“曲意逢迎人心无理性部分”的爱慕虚荣者用以娱人的花招、工具,不值一提。

所以说好的诗歌不仅仅是语言本身的问题,主要的是精神的导向。好的诗歌语言,你要写出七分留白三分,这是最好的状态,你要善于去留白,这个留白就是空间,这个空间部分就是留给读者的,留给读者通过你这一句话去发挥想象。说到底就是通过语言引导读者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到一个他从来没有到达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它是想象的、是有发挥有思考的。好的诗歌语言它不单单是感性的,也是感性跟理性相互参合了的一种语言模式,这就必然带动读者。

诗歌属于虚构的艺术,但贺拉斯认为,虚构的目的在于引人欢喜,因此必须切近真实。所以说,写作必须尊崇真实性。一定要从真实出发,不得胡思乱想 ,想象要有一定的目的性 ,要让你的诗歌有所立意, 但这不一定具备有意识的或强加的思维行动,好的诗歌是自然生发的,是一种和谐的生成。

吴再就是这样的诗人,他说:"诗歌唤起人们的生活热情,唤醒了良心和思想。于我而言,诗歌是信仰,诗歌是生活。因此,我要求自己诗歌的路子要正,不装腔作势,要说人话。因为,好诗来自生活的感悟和生命的体验"。虽然当下诗人开始拒绝“抒情”而转向叙述,吴再仍然在坚持着。他的抒情诗是他灵魂的影子。

其实《诗经》是以抒情诗为主流的。除了《大雅》中的史诗和《小雅》、《国风》中的个别篇章外,《诗经》中几乎完全是抒情诗。而且,从诗歌艺术的成熟程度来看,抒情诗所达到的水准,也明显高于叙事诗。如何破解吴再《一个人的诗经》,那一定还要做一些准备。比如意大利人彼德拉克、叶芝、米沃什、帕斯、卡瓦菲斯、布罗茨基、杜甫……在读过这些诗人的诗作后,我们能更容寻找到诗人吴再的诗歌思想,诗歌技巧,诗歌记忆,以及他语言的调性;我们也更容易理解这些创作的源头是从哪里来的。

比如这首,也许是他打开诗歌的密码钥匙。

《诗经》密码

我在哪儿

我要去哪儿

哪儿在哪儿……

关上窗户,我和我告别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黑色地图找不到家


现在,我终于看懂了

《诗经》就是一部“寻人的书”

要找那个投我以木瓜的人

要找那个报之以桃李的人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知我者谓我心忧……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

——我在哪儿

周公东征,四国是皇

——我在哪儿

日居月诸,照临天下

——我在哪儿


与我一起下落不明的还有甘棠

还有绿衣,还有大雅小雅

还有关关雎鸠

还有我漆黑的头发

这个春天,有人养蚕,有人插花

——我在寻找我的路上

弗洛伊德认为,只有能从艺术家个人生活的经历中找到作品的原型,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了。毋庸置疑,这种观点自有它的道理,因为任何一部作品都可比拟为一次精神病症状,也就可以追溯到我们心理生活中所谓情结的纠结上去。弗洛伊德的重大贡献在于他发现了一切精神病皆渊源于心理领域;情感波动,真实的或臆想的童年经验都可能触发这种病状。他的一些追随者,如莱恩克和斯德克尔沿用了类似的研究方法并取得了可观的成就。当然,在每一部作品中,诗人的心理禀质无不在处处渗透。

吴再这一首以小处写大的诗无处不在渗透着。

深圳很小,诗舍很大


总得干点自己的事儿

总得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儿

喜欢写诗,就写

喜欢读诗,就读

喜欢办一间诗舍,就办

房租不要太贵


租期不要太短

空间不要太小

停车不要太贵

消防,工商,税务,卫生

左邻右舍,都应友善一点

深圳很小


诗舍很大

深圳只有福田、南山、宝安

龙岗、盐田、龙华

坪山、大鹏、光明

诗舍却有大秦、大汉、大唐

还有大宋、大元、大清……


还有美利坚、欧罗巴、朝鲜

还有古希腊、古罗马、暹罗

还有上下五千年

还有纵横九万里

还有天上的雨点

还有梦中的花

这是一首很好的诗。乍一看,似乎是直描和记录。其实远不止记录这么简单。诗人在诗歌中置入的是一种瓦尔特·本雅明所谓的“灵晕的消褪”,或者诗人的无差别感。他是采用比较实在的叙述,写的都是客观世界看到的人、事。用实在的叙述来写诗,其实这是一种危险性非常大的写作方法,这些过去都是小说、散文、谈话的题材的写作手法。

诗人吴再为什么要采取这种“艰难"写作?特别是24行诗,严格要求每首诗一律24行,每首一律210个字呢?吴再说:"我喜欢“固执”的写作,喜欢一个写作者对自我的限制和尝试,哪怕这样会冒犯他人的阅读经验。他不愧于做一个冒犯者的。他无意于迎合时髦的写作方式,也没有想过满足大众情感和理解的匮乏。他只是按他的方式行走。

一首好诗,它起码有两个指标:提供了独特的审美经验;提供了独特的表达方式。吴再的诗就满足了这样的条件。他开拓了艺术的某种向度,陌生化和原创性极强,有语言的历险,有他自己独有的东西。诗的情感内核,表达技巧,融汇了深邃的哲学命题。让言外的东西与读者产生共鸣。

我们十分幸运,新媒介的超速发展和革新程度使得诗歌生态和诗歌写作发生了一场革命性的巨变。这是一个充满变革的时代,我们在效仿前人的同时又发展出独特的变奏。所以,这个时代已经具备了产生“伟大诗人”与“伟大诗作”的土壤。所以这部《一个人的诗经》是伟大的诗作,吴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2019.7.12.于深圳龙岗

微信图片_20190723121644

作者简介:

戴逢春,笔名“金不唤”,湖南湘阴人,中共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私营业主。作品在《企业家日报》《唐山文学》《现代诗诗歌》《牡丹》《青春岁月》《北极光》《参花》《漢字文化》上发表,入选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等,著有诗集《恩賜的非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