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长征记忆 | 雄关漫道真如铁

核心提示: 就这样跌跌撞撞,走走停停,饱受摔跤之苦的红军战士们终于走到了宿营地,大家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开始嘻嘻哈哈地交流摔跤的心得。部队开拔,喝足了茅台酒的红军战士们开始踏上了新的征程。也正因为红军领袖在日常生活上与兵士同甘苦,所以虽在各种困难环境之下,而红军兵士仍毫无怨言。

长征,20世纪人类历史上伟大的英雄史诗

国家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

望断南飞雁。

屈指行程两万。

六盘山上高峰,

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

——毛泽东《清平乐·六盘山》 

1.长征印象——童小鹏的长征

童小鹏(1914~2007),福建长汀人,长征中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秘书。 

童小鹏记述了他与战友们在翻越雨后的大王山时摔跤的情景。为了防止摔跤掉队,有人发明了一种走夜路的好办法。

他为克服后面看不见,不能跟前面走的困难,他更发明了一种好前后联络的办法,要大家把一条白手巾挂在各人的背包后面,作为符号,这样后面的人就可以跟着前面的走,避免踏脚跟,只看前面的白手巾走左也跟左,走右也跟右,不动也不动。

就这样跌跌撞撞,走走停停,饱受摔跤之苦的红军战士们终于走到了宿营地,大家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开始嘻嘻哈哈地交流摔跤的心得。

老曹一手把小广仔抓到灯火的最近处,手指着说:“你们看他满面满身都是泥巴,像不像个泥菩萨?”大家同意似的说:“呀!广仔是泥苦萨!”“泥菩萨!”“泥菩萨!”大家哄笑起来了,广仔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2.在打鼓挨饿——莫文骅的长征

莫文骅(1910~2000),原名莫万,广西南宁人,长征时任红八军宣传部部长。 

在川西北,由于地广人稀,加上当地居民在国民党和土司头人的胁迫下大多数已逃走,莫文骅所在红军在此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粮食危机。经过商量,陈赓、宋任穷等干部团的首长命令各部采摘豌豆苗和野菜充饥。莫文骅将任务布置下去后,已经是极度的疲劳,躺在床上想着豌豆苗的味道就睡着了。

我因疲劳而且肚子饿,于是将必要的工作布置了之后,便到床上睡了。心中自己打算,豌豆苗是好吃的吧?两广不是叫作龙须菜吗?酒馆里六毛钱一卖(即一大碟),虽…想着,精神上很好过的样子,不觉睡着了。

作为配菜,豌豆苗尚可尝尝,但是作为缺肉少油又没盐时吃的主食,豌豆苗和野菜就难以下咽了。连日在饥饿中行军,加上这难以下咽的野菜汤、大家心中充满了怨恨。

看着大家吃时皱着眉头,我知道不妙,将碗拿起慢慢地夹了一筷子送进口中去。唉!如何吃得下!既没有油,又没有盐,清汤寡水,还有一股腥气。我吃不下,即倒在床上睡去。此时各个同志切齿痛恨国民党、他们既不准我们北上抗日,又压迫我们到这样不利的地区,还要欺骗压迫当地群众离开,使我们遭遇到这样的困难,真欲灭此朝食。

3.强渡乌江——刘亚楼的长征

刘亚楼(1910~1965),福建武平人,1934年时任红军红一军团红二师政委。 

为实现夺取遵义和桐梓这一战略方针,“无论什么‘天险乌江’和难破的娄山关,都非摧破不可”。在途中,为了迷惑敌人,红军采取灵活机动、声东击西的策略,扬言要攻打贵州省会贵阳。

“同志!此地到贵阳多少路?”“只有180里!”“贵阳好打吗?”“王家的人(王家烈的兵)不多的,你们红军大队去打,那一定要开呀,哪里还抵得住啊!”“是!我们就要去打贵阳,把贵阳打开来好好?”“好呀!贵阳打开了,免得王家烈榨取,榨得这么狠呀!”这样,进攻贵阳的消息,已经从老黄平到处传播出去了。

渡江行动开始后,第一批的八个红色勇士在寒冷的冬天赤着身子跳进刺骨的江水中并游到了对岸。但用于架桥的草绳却因他们精疲力竭而未能被成功拉到对岸,随后抢渡的竹筏也被敌人的炮火打翻。没有后续部队的支持,八个红色勇士孤立无援,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只能游回南岸,“其中一个同志赤身冻了两个多钟头,因受冷过度,无力游回,光荣牺牲”。但红军没有放弃,继续尝试偷渡、强渡,终于以疲惫之师,战胜了乌江天险,打通了通往贵州的道路。

4.吃冰淇淋——周士第的长征

周士第(1900~1979),广东乐会(今海南琼海人),长征时任干部团上级干部队指挥科科长、队长。 

顶着七八月的骄阳,走了几十里山路,上干团的成员们大概觉得口渴,萧劲光提议就着糖精吃雪,大家竟纷纷响应。

萧劲光同志提议吃冰淇淋,全体赞成。陈赓、宋任穷、毕士梯、莫文骅、郭化若、陈明、何涤宙、冯雪峰、李一氓、罗贵波和我十几个人都持着漱口杯,争向雪堆下层挖。

吃着加了糖精的雪,周士第立刻想起了以前在繁华的南京路冠生园吃过的冰淇淋,并将杯中的雪誉为比这些老字号的冰淇淋还美味的东西。听到这里,陈赓立即与他抬杠,说自己的冰淇淋更美味。

大家都赞美今天的冰淇淋,引得上干队好多学生也向雪中冲锋。“我这杯冰淇淋,比南京路冠生园的还美!”我说。

“喂!我的更美,是安乐园的呢!”陈赛同志说。

“冠生园的广告费,一年也花得不少!”陈赓同志暗中回了一枪。

5.痛饮茅台酒——熊伯涛的长征

熊伯涛(1904~1975),湖北黄陂人,长征时任红一军团教导营军事教员。 

在红军长征的食谱中,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著名的宣威火腿、粗制的蔗糖块、无法消化的青稞粒和难以下咽的野菜汤外,还有一样,应该就是醇美的茅台酒了吧。熊伯涛喜欢喝酒,他早闻茅台酒的大名,时常想着能亲自尝尝茅台酒的味道,一解自己对茅台酒的相思之情。

攻打茅台村的命令下来了,他异常兴奋。红军战士向驻扎在茅台的敌人发起了进攻,很快便将敌人逐出了茅台村。熊伯涛如愿以偿地喝到了日思夜想的茅台酒。

追到十多里后,已消灭该敌之大部,俘获人枪各数十,和枪榴弹筒一,并缴到茅酒数十瓶,我们毫无伤亡,战士的阶级友爱和胜利的热忱使得大家欣然给了我一瓶,我立即开始喝茅酒(的)新纪录了。

部队开拔,喝足了茅台酒的红军战士们开始踏上了新的征程。临走之前,熊伯涛自然不会忘了带走几瓶茅台酒。

6.长征路上的革命老人——董必武的长征

董必武(1886~1975),湖北黄安(今红安)人,长征中任中央干部休养连总支部书记。 

1934年10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五老”之一,年近50的董必武,也跟随红军主力,开始了他的长征。

当我们感觉到主力红军有转移地区作战可能的时候,我就想到我是被派随军移动好呢还是被留在根据地里工作好呢的问题。

有一天,何叔衡同我闲谈。那时我们同在一个机关工作。他问:“假使红军主力移动,你愿意留在这里,还是愿意从军去呢?”

“红军跑起路来飞快,你跑得动吗?”

“一天跑60里毫无问题,80里也勉强,跑一百里怕有点困难。这是我进根据地来时所经验过了的。”

7.一个“军医”的长征见闻——陈云的长征

陈云(1905~1995),江苏青浦人(今属上海)人,在长征中曾任红五军团中央代表、军委纵队政治代表。 

在《随军西行见闻录》中,陈云假托军医的口吻,向世人介绍了他所接触的毛泽东、朱德等红军高层领导人的情况。

红军中最高人物如朱、毛、林、彭及共产党中央局等红区要人、亦曾屡为诊病。这些名闻全国的红色要人,我初以为凶暴异常,岂知一见之后,大出意外。毛泽东似乎一介书生,常衣灰布学生装,暇时手执唐诗,极善辞令。我为之诊病时,招待极谦。朱德则一望而知为武人,年将五十,身衣灰布军装,虽患疟疾,但仍力疾办公,状甚忙碌。我入室为之诊病时,仍在执笔批阅军报。见我到,方搁笔。人亦和气,且言谈间毫无傲慢。这两个红军领袖人物,实与我未见时之想象,完全不同。

红军军官之日常生活,真是与兵士同甘苦。上至总司令下至兵士,饮食一律相同。红军军官所穿之衣服与兵士相同,故朱德有“伙夫头”之称。不知者不识谁为军长谁为师长。而且红军领袖与兵士特别接近,军长、师长常杂在兵士中打篮球、排球,军官与士兵相亲相爱。这种红军军官与兵士同甘苦之日常生活,确为国内其他军队之军官所无。也正因为红军领袖在日常生活上与兵士同甘苦,所以虽在各种困难环境之下,而红军兵士仍毫无怨言。红军领袖之品行及办事精神,亦为现世一般武人望尘莫及者。

30个长征路上的故事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