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红楼梦》中人是如何说方言的?

核心提示: 从语言研究的角度来看,《红楼梦》是一座词语的宝库。其中的方言词语很值得留意。曹雪芹在江南度过童年时代,之后生活在北京,语言上受到南、北两大方言的影响。

从语言研究的角度来看,《红楼梦》是一座词语的宝库。其中的方言词语很值得留意。曹雪芹在江南度过童年时代,之后生活在北京,语言上受到南、北两大方言的影响。

书中有大量的北京方言词语,如腌臜、编派、嗔着、待见、寻趁、尺寸地方等,少量的吴方言词语,如促狭、狼犺、人客等,都运用得十分准确而恰当。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词都是怎么用的吧。

北京方言

1

【腌臜】

北京一带方言。脏;不干净。

外面的人多,气味难闻,况是个暑热的天,哥儿受不惯,倘或哥儿受了腌臜气味,倒值多了。

2

【八下里】

北京一带方言。指各个方面。

如今这事八下里水落石出了,连前儿太太屋里丢的也有了主儿。

3

【白填限】

北京一带方言。指枉费财物,空作牺牲。《国语辞典》:“填馅,亦作填限,空作牺牲之意。”陈刚《北京方言词典》:“填馅,贴补(不领情的人)。从意义上看“白填馅”更恰当。

我们这一向的钱,岂不白填了限呢。

4

【编派】

捏造是非,讥讽别人。也作“编排”。

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了。

5

【才刚】

北京一带方言。刚才;刚刚。

1.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

2.今儿奇怪,才刚太太打发人给我送了两碗菜来。

【说明】

“才刚”是北京一带方言,陈刚、宋孝才等《现代北京口语词典》、徐世荣《北京土语词典》都有收录。“才刚”和“刚才”的使用,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有明显不同。前八十回中,多用“才刚”,后四十回中,多用“刚才”。

6

【嗔着】

北京一带方言。嗔怪;埋怨。

姑爷,你别嗔着我多嘴。

7

【沉重】

①沉静;庄重。

②北京一带方言。指较重的责任。

1.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

2.人家陪着你走了二三千里的路程,受了四五个月的辛苦,而且在路上又替你担了多少的惊怕沉重。

8

【成年家】

北京一带方言。整年。意指从来总是某种状况。

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

9

【尺寸地方儿】

北京一带方言。指很讲究规矩的地方。

如今还比你们在外头随心乱闹呢。这是尺寸地方儿。

10

【挫磨】

北京一带方言。折磨;蹂躏。

了不得!你听听,他该挫磨孩子了。

11

【错缝儿】

北京一带方言。指很小的过失。

虽然这几年没有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有个错缝儿,暗里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12

【大发】

北京一带方言。过分;过度。

琴姑娘罢了,他在大奶奶屋里,叨登的大发了。

13

【待见】

北京一带方言。喜爱;喜欢。“不待见”含有憎厌的意思。

难道图你受用一回,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

14

【官中】

北京一带方言。指大家庭所共有的。

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

15

【好早晚】

北京一带方言。时候很晚。

天又下雪,也好早晚的了,就在这里同姐姐妹妹一处顽顽罢。

16

【黑家白日】

北京一带方言。整天整夜;日日夜夜。

这么大丫头了,没个黑家白日的只是顽不够。

17

【拿款(儿)】

北京一带方言。自傲于别人,摆架子。

如今大了,就拿出小姐的款来。你既拿小姐的款,我怎敢亲近呢?

18

【勤谨】

北京一带方言。勤快。

然碰不见衣裳,或者太太看见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也定不得。

19

【韶刀】

北京一带方言。言语絮絮不休,说话不着边际。

贾芸听他韶刀的不堪,便起身告辞。

20

【掏澄】

北京一带方言。想尽办法获取更多的好处。

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

【比较】

例中“掏澄”,据己卯本、庚辰本、杨继振藏本、圣彼得堡藏本,蒙古王府本、戚序本、舒序本作“淘澄”,梦觉本作“淘摸”,程高本作“掏摸”,周汝昌精校本作“淘澄”。

21

【听哈】

北京一带方言。意思是听命而行,不敢自专。第六十一回指受人差遣,地位不高。

我虽在这里听哈,里头却也有两个姊妹成个体统的,什么事瞒了我们!

22

【忒】

北京一带方言。副词。太。

难道荣儿不是贾门的亲戚?人都别忒势利了,况且都作的是什么有脸的好事!

23

【寻趁】

北京一带方言。寻其短处而斥责。

早都不知作什么的,这会子寻趁我。

24

【找补】

北京一带方言。把不足的补上;再添一点儿。

已经完了,难道还找补不成?况且与我又无干。

吴语

1

【促狭】

吴语。刁钻而好捉弄人。现多写作“促掐”,见于上海、苏州、杭州等地方言词典。

促狭小蹄子!糟蹋了花儿,雷也是要打的。

2

【促狭鬼儿】

吴语。迷信的人指专门给人制造灾祸的鬼怪,多用来讥称爱捉弄人的人。

这定是凤丫头促狭鬼儿闹的,快别信他的话了。

3

【多嫌】

吴语。因认为多余而讨厌;嫌弃。见于《丹阳方言词典》。

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

4

【共总】

吴语。总共;一共;合在一起。见于南京、苏州、上海、杭州、宁波等方言词典。

共总宝叔房内有几个女孩子?

5

【过】

吴语。传染疾病。见于南京、苏州、上海等地方言词典。

1.我那里就害瘟病了,只怕过了人!

2.不叫他在这屋里,怕过了病气。

【比较】

例一中“过了人”,程高本作“招了人”。

6

【闹热】

吴语。热闹。见于崇明、丹阳、杭州、宁波、金华、温州等地方言词典。

往年你老爷们不在家,咱们越性请过姨太太来,大家赏月,却十分闹热。

7

【偏生】

吴语。偏偏,表示事实跟所希望或期待的恰恰相反。见于苏州、丹阳、杭州、宁波等地方言词典。

偏生这日贾政回家早些,正在书房中与相公清客们闲谈。

8

【人客】

吴语。客人。见于上海、丹阳、宁波、温州等地方言词典。

每日在里头单管人客来往倒茶,别的事不用他们管。

9

【生活】

吴语。体力劳动的工作;活儿。见于苏州、杭州等方言词典。

因他自幼父母双亡,无人看管,便大家叫他作小舍儿,专作些粗笨的生活。

10

【事体】

吴语。事情。见于上海、丹阳、宁波等地方言词典。

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不过只取其事体情理罢了。

图书信息

《新编红楼梦辞典》

周汝昌、晁继周 主编

收词宏富,除百科条目,还注重收录语词条目

释义精准,包括本义、引申义、语境义,纠正前人的误释

比对十余种版本,提示不同版本使用词语的歧异

《红楼梦辞典》第一版曾荣获中国辞书奖

《红楼梦会心录》

吕启祥 著

本书由作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新世纪部分文章中选出。

作者认为,《红楼梦》是文学作品,阅读中凡会心处常有诗意美感在,它能开阔人的眼界,提升人的精神。作品的不朽价值,无论是社会的、历史的、哲学的,无不仰赖其审美品格来实现。这是她的着眼点与着力点,因而有关作品本身包括人物剖析、艺术探索、意蕴阐发等文章是本书的主体。

作者在《红楼梦》这一精神家园中不懈地寻觅,探求艺术的奥秘和人生的真谛,所发皆为真诚的“会心”之言。

《红楼梦风情谭》

马瑞芳 著

读此书犹如倒食甘庶,节节饱满,越嚼越甜;又仿佛看电视连续剧,集与集相对独立,又互相串连。新见迭出,妙趣横生,凝练深邃。真正是:步步闪亮点,层层涌高潮;篇篇连上气,一直不断线。随手翻开,几分钟读一段,必有收获。“谭外谈”揭密刘心武“秦学”来龙去脉,披露与《红楼梦》电视剧两代导演对话,颇值一阅。

来源: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