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缅怀 | 这些文稿,是袁宝华老校长为我们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核心提示: 2019年5月9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袁宝华在北京逝世,享年103岁。

2019年5月9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袁宝华在北京逝世,享年103岁。

他有着矢志不渝的国家情怀,心系天下的教育情怀,真挚浓烈的人大情怀,他是人大师生爱戴的老校长,昨天,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中国人民大学:“我们的老校长”袁宝华,永远离开了】

袁宝华老校长是我国宏观经济管理部门的卓越领导人,杰出的经济学家、宏观经济管理专家和教育家。他经历了共和国经济建设的各个历史时期,是我国经济各个重要时期和重大事件的见证者。他在经济体制改革、企业改革、教育改革等方面发表了大量重要文章和讲话,出版了一系列著作。这些文稿是袁宝华老校长为我们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们在此梳理袁宝华老校长著作,深切缅怀老校长。

袁宝华老校长与中国人民大学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713

袁宝华老校长出生于1916年1月,在1935年“一二•九”运动中投身革命,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他长期工作在我国经济战线的领导岗位,担任我国工业主管部门和国民经济综合部门的主要领导。1985—1991年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他在近80年的革命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成果,形成了自己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尤其在经济体制改革、搞活企业、强化企业管理和职工教育以及高等教育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学和现代企业管理学的创始人和奠基人之一。

在人民大学任职期间,他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大力弘扬学校优良传统和作风,积极探索中国共产党创办高等教育的模式与道路,着力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

他始终倡导理论联系实际,勇于改革,不断创新,鼓励学术研究面向实践、面向改革开放主战场,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理念和教育思想,学校学科优势进一步得到发挥、学术影响力大大提升。

他始终尊师重教,民主办学,经常深入广大师生听取意见和建议,与教师谈心交友,与青年学生座谈交流,被誉为“我们爱戴的老校长”。

卸任后,他仍然长期关心学校发展,担任了吴玉章基金委员会名誉主任,并积极为学校“双一流”和通州新校区建设出谋划策、发挥作用,为中国人民大学的改革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同时,他还十分重视国家行政管理干部的教育,在长期的领导工作中把提高干部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作为重要工作内容。在他的倡议和推动下,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了经济管理、行政管理方面的教学和研究机构,随后中央也决定组建国家行政学院,由中国人民大学负责筹建工作,他亲任筹备组组长,带领筹备组积极推进领导班子建设,确定培训方案,制定章程,选择校址,招揽专家学者,为国家行政学院的建成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他也是我国MBA教育的开拓者,提出“中国也要发展技术型的工商管理硕士”,曾担任第一届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

“我们的老校长”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743

袁宝华老校长。

袁宝华老校长为中国人民大学的建设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们的老校长”是人大师生至今仍保持的对他的亲切称呼。

朱镕基称,袁宝华是他最好的“启蒙老师”。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749

朱镕基(左一)与袁宝华(左二)。

2015年5月,“袁宝华系列著作出版座谈会”召开。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为《袁宝华文集》作序,出席出版座谈会并讲话。序言中指出,《袁宝华文集》对我国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座谈会现场,朱镕基愉快地回忆了60多年前与袁宝华共事的经历,并称宝华同志是自己最好的“启蒙老师”。袁宝华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勤奋严谨的工作态度及其对同事的信任关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他说,“宝华同志在其80年的革命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成果。他的系列著作丰富了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管理理论与教育理论,也是总结历史经验的宝贵文献。”并祝愿宝华同志“寿超期颐,文垂百世”。

《袁宝华文集》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829

《袁宝华文集》(十卷本),2013年12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袁宝华文集》(十卷本)汇集了袁宝华同志在经济建设、物资管理、企业管理、工业管理、经济体制改革、经济管理干部教育、职工教育和高等教育等方面的重要论述、访谈和诗词。

《袁宝华文集》编撰说明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834

《袁宝华文集》编辑组与袁宝华老校长

袁宝华同志经历了共和国经济建设的各个历史时期,是我国经济各个重要时期和重大事件的见证者。他在经济体制改革、企业改革、教育改革等方面发表了大量重要文章和讲话,出版了《袁宝华经济文集》、《袁宝华访谈录——中国社会主义企业管理论要》、《袁宝华教育文集》、《袁宝华文集》(共四卷)、《袁宝华访谈文集》、《偷闲吟草》(诗集)、《袁宝华协会工作文集》、《袁宝华论企业家修养》、《袁宝华谈政府与企业》等著作。为方便我国经济工作者、企业管理者、教育工作者以及学术界的专家学者学习研究他的丰富的经济建设经验和宝贵的管理思想,深入了解我国经济发展的历史,很多同志建议在已出版的几本书的基础上将他的著作重新整理,出版一套内容比较全面系统的《袁宝华文集》。这样由国家发改委曹明新同志、中国人民大学贺耀敏同志负责组成了编辑组,历时五年,经过几番寒暑的辛勤劳作,将袁宝华同志的著作和很多未发表的文稿进行了全面的、系统的收集,加以整理和认真审核,精心编选。

《袁宝华文集》分十卷出版,包括他的文稿、专著、访谈和诗词。《文集》选编了袁宝华同志从1945年离开延安中组部参加东北解放战争,担任县委书记,到2012年回忆和怀念已去世的老战友,长达67年的大部分文稿,以及从参加“一二•九”运动开始到现在的主要诗词。其中前六卷是他1946年到2011年的文章和讲话,第七卷是《论社会主义企业管理》,第八卷是《袁宝华访谈文选》,第九卷是《永远的怀念》(内容包括他对已故领导、战友和同志的缅怀与回忆),第十卷是他1936年到2009年写的诗词(还收入了部分战友和同志写的唱和诗词)。

《袁宝华文集》第一次较全面、系统地收集和整理了袁宝华同志的主要文稿,相信这些文稿对我们了解袁宝华同志的思想、观点、学识,深化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科学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推进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都有重要的借鉴和指导作用。《袁宝华文集》真实地反映了我国经济发展和建设的历史进程,也是我们总结历史经验的重要参考文献。

《袁宝华文选》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859

《袁宝华文选》,2010年2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本书为袁宝华同志在长期从事国民经济组织与领导工作中的文章选编,体现了其在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尤其在改革开放、搞活企业、强化企业管理以及人才教育等方面的丰富思想,对研究我国经济发展和建设的历史,总结历史经验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袁宝华诗词书法集》

微信图片_20190510141907

《袁宝华诗词书法集》,2014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本书收录了袁宝华同志创作的300余篇诗歌的书法手稿。袁宝华同志长期工作在我国经济战线各领导岗位,在繁忙的经济政务工作中,因深有所感、深有所得,创作了大量诗词作品。他既是诗人,也是功力深厚的的书法家,其诗词作品或忧世励志,或感怀凭吊,或游目骋怀,或欣于所遇,或喜乐欢颂,讴歌党和人民的伟大功绩,颂扬经济建设的丰硕成果,赞美伟大祖国的崭新变化,抒发自己的拳拳赤子之心。

《袁宝华回忆录》

微信图片_20190510142014

《袁宝华回忆录》,2018年5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本书是袁宝华同志的自述回忆录,记述了他从“一二•九”运动参加革命开始,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设,以及 “文革”期间经济运行和改革开放期间的国民经济管理等过程中的革命实践经历,涵盖了他几十年来的革命工作和经济工作的实践经验,以及他独到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 

袁宝华老校长的谆谆教诲

微信图片_20190510142020

【谈学生培养】 人大办学的目的是要培养学生树立革命的人生观,做人民共和国的建设者,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同学们首先应当是坚定的、清醒的革命者。坚定,就是遇到困难不动摇;清醒,就是遇事不糊涂。毛主席曾经送给叶帅两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清醒的革命者,就是大事要清醒,小事不糊涂。我们怕的就是那些大事糊涂、小事“聪明”的人。

【谈教育改革】 学校的教育体制改革,关键是教学改革。我们办高等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培养一批合格的人才,也就是适应四化建设需要的高层次人才,包括“三个面向”、全面发展等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要发挥高等学校的两个中心作用,即教学与科研的作用。教学与科研应成为中心,学校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这个中心来进行。对学校内部来说,改革的关键是教学。

【谈教师培养】 教育者必须先受教育。教师要“教书育人”,必须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教师不但是文化科学知识的传播者,而且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者,是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教师在政治思想、道德品质、文明教养、治学态度等方面,都应当严以律己,为人师表。同时,要结合自己的教学工作,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教育,进行刻苦学习、严谨治学以及职业道德教育。

【谈教育方法】 做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要有很强的针对性,不说空话,不许空愿,不唱高调。青年人想的与我们说的有很大差距,说不到点子上,就讲不到一块去。我们如果不理解青年学生,包括青年教师,思想工作就会软弱无力。党的工作,思想政治工作,不能采取强迫命令的方法,只能采取说服教育和引导的方法,这个问题确实有大量新课题需要我们去研究。  

——注:以上均摘自《袁宝华文集》

部分内容转载自:中国人民大学